长寐多梦。是所谓日有所思成梦寐,竟梦与苏子泛舟江城。

        你别和我较真,李白是去过天姥山的,梦没有梦到过? 诗人告诉我们,他梦到过,而且梦得绚丽多彩。

        踏莎行一阕,是以为记。



                  樱径亲花,

                  湖边近柳。

                  琴台水边流连久。

                  枝头莺曲啭空灵,

                  几番涩滞春歌口。


                  一棹扁舟,

                  苏子同游。

                  韵穷杯尽屠苏酒。

                  窗外春雨漏声残,

                  清欢梦里堪回首。   



注1:  标题借用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意境

        李白一生徜徉山水之间,热爱山水,达到梦寐以求的境地。此诗所描写的梦游,也许并非完全虚托。

        其实,虚不虚托又有什么关系呢?这首诗的内容丰富、曲折、奇谲、多变,它的形象辉煌流丽,缤纷多彩,洋溢着诗仙的浪漫主义情怀。


注2:樱径、湖边、琴台

        均江城风景。

        珞珈山(武汉大学)的樱花;

        武汉东湖;

        古琴台对龟山、临月湖。相传,春秋时期俞伯牙在此鼓琴抒怀,山上的樵夫钟子期能识其音律,知其志在高山流水,伯牙便视子期为知己,几年以后,伯牙又路过龟山,得知子期已经病故,悲痛不已的他即破琴绝弦,终生不复鼓琴。


注3:苏子同游

        东坡先生对楚地从来就有感情。我向来认为黄州(今黄冈)是苏轼诗词的顶峰。

        在黄州,苏轼游山玩水,泛长江、吊赤壁;饮酒赋诗,大搞舌尖上的中国,煮“东坡羹”,做“东坡肉”,酿“东坡酒”。在这里,他找到了真正的自我,获取了真正的个性自由。在这里,他写下了《前、后赤壁赋》和千古绝唱《念奴娇·赤壁怀古》。



      少时学过一篇课文《核舟记》,“盖大苏泛赤壁云”。东坡、佛印(苏东坡好友,高僧)和鲁直(黄庭坚)三人同游黄州赤壁(后被称为东坡赤壁,实际上东坡老先生搞错了,赤壁之战的赤壁离黄州甚远)。而且,从历史记载来看,他们三人是没有在黄州见过面。

        这一次是东坡泛舟江城了,不是三人观画卷,而是二人对饮,东坡先生这个无可救药的乐天派(林语堂语)是擅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