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就是围城,很多人都相信这句话,我也信。而且围城中的风景也总是大同小异,夫妻之间的磕磕绊绊总是难免的,甚至比和睦相处的时侯还要多。写到这里,我已不知道怎样写下去才能表达清楚我要说的意思,我相信这不只是因为我缺少些文字表达能力的原因,还因为我想用最简短精炼的文字来叙述,然而想说的事例太多,我竟不知从何说起了。    

       我要说的主题是尽管夫妻之间不和谐的时侯也许会多于温情脉脉、和睦相处、欢欣融融的时候,但是只要坚持相信你的妻子(或者丈夫)之所以制造不和谐都是为了家庭、为了孩子、为了事业,你就算是为她(或他)着想了,这样你的抱怨和不满便会冰释了无、就会理解她(他)了。

        我有一位很要好的朋友,曾经有一次携妻子去一位医生朋友家里就餐,吃着谈着,我这位朋友突然间觉得脑袋晕晕乎乎,眼冒金星继而一片暗淡继而漆黑一片,并浑身乏力,“扑”地一声昏迷在餐桌上,人事不省。他妻子慌得手忙脚乱,死劲地拉着丈夫呼天抢地地号啕大哭,失去了任何主意。好在医生朋友见多识广,果断认定是低血糖症状,立即调制糖水灌服,朋友才悠悠醒来。朋友对我说,当时他自觉就象到鬼门关前遛了一圈,当魂魄回到身上他醒过来时,首先就看见了妻子痛哭流涕的脸上正在转为喜极的笑颜。朋友说,在那一刻里,他的心被深深地震撼了,因为从此他真切地体会到妻子是多么地在乎他!他也忍不住流下了感动的泪水。他拥着妻子不知是喜是悲,同时很认真地吻着妻子脸上的泪水。他说他在就要昏迷过去的时刻里,真切地听见了妻子的惊呼和霎那间迸发的哭腔。朋友说,就是那份真情、那不加雕琢的真情流露,使他从那以后对妻子倍加呵护。

        我甚至羡慕起那位朋友来,羡慕他因为有了那样的经历而使夫妻恩爱愈加坚固不摧。其实,爱存在于普普通通的每一件家庭琐事中,存在于夫妻的每一次眼神和言谈之中,只要用心去体味,用真情去感受,爱是无处不在的。

        我曾经去一个城市出差,一去就是二十多天。公事之余,朋友们盛邀我看电影、下馆子,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玩乐使我乐不思蜀、不知他乡为异客。十天之后,妻子忽然传呼我,我回话时妻问我:还要多久才可以回家呀?其时我正与朋友们在那个美丽的城市中花红酒绿、正在“乱花渐欲迷人眼”呢,于是我粗暴地打断了妻的话:不是跟你说过要出差二十多天吗,没事打什么传呼,瞎闹什么!我立马便挂断了电话。待我公差完毕回到家中,只见妻子早已为我备好了换洗衣物,放水让我洗澡,我的心为之一动。待我洗完澡,妻挨着我并排坐在沙发上说:那天我传呼你,我不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嘛,可你却那么凶,人家不就是挂念你嘛。望着妻委屈的样子,我无言以对,只是拥着妻子深深地吻着她的额头,久久不放。我是在用这种方式来表达我对妻子深深的歉意和安慰,因为我知道妻很在乎我,所以今后的我也会知道应该怎样去理解妻子的心。

        现实生活中的许许多多的丈夫(和妻子),或多或少地其实都感受过妻子(或丈夫)们的关爱,只是因为他们太缺乏理智的深思,因而被妻子(丈夫)关爱的感动来不及在心灵得到震撼之前就已经销声匿迹,而因为吵口和争执常常频繁于感动却在心灵上遗留下一次次的阴影,又由于阴影记录的叠加排斥着对关爱和感动的留存,我想这应该就是许多人总是渴望要逃出围城的缘故吧。只要我们都去深刻地体会妻子(丈夫)带给你的有限的每一次感动,你将会明白那些不和谐的音符尽管可能时时奏响,但那只是柴米油盐的调味品而已,对你真情的关爱总是在无形之中、默默之中,必须由你去自觉地、主动地去感觉、去捕捉。       

                                  200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