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杂记
蒹葭
一场瘟疫打碎了14亿中国人的佳节梦,腊月十八,我们放了寒假,卸下一年的疲惫,开始满心欢喜的准备过年。


腊月二十九,带着孩子回了一趟老家,回来后就听说武汉有瘟疫流行开始封城的消息,但是没有在意,毕竟武汉离我们远着呢。所以大年初一,天还没亮我们就启程回了老家。


每年的这一天都很热闹,堂叔兄弟们,从四面八方赶回来,一起给长辈们拜年,然后择机聚一次大餐。今年从武汉回来的两个兄弟和家人都很识大局,没一起拜年,主动在家隔离。其中一个弟媳,性格开朗,今年没了她的笑闹,少了很多乐趣。


中午与婆婆及大哥一家人吃了顿团圆饭。回来后,气氛就变得紧张起来,政府开始宣传不让串门,防止聚集性疫情蔓延。


原本计划的初二回娘家走亲戚,考虑到我们一起拜年的,还有两个从广东回来的兄弟,他们要途经武汉,想到万一有人从武汉上车与他们一个车厢也很危险,于是,初二早晨,我与弟弟妹妹们商议,临时决定,放弃团聚,听从国家号召,在家隔离。


老公的工作马上紧张起来,大年初二就开始上班,每天都要开会,布置防疫任务,挨个通知村子和社区,安排人员记录、排查、跟踪武汉返乡人员,村子还好排查,村民之间都了如指掌,谁家与武汉有瓜葛全村人都知道,没法隐瞒。难的是城中的各个小区,业主之间互不相识,天南地北,哪里的人都有。最难的是那些不知轻重,隐瞒行踪,拒不上报的顽劣份子。陆陆续续好几天,在他的辖区内排查出155名武汉返乡人员。

没有隔离服,只有口罩,其实老公和他同事们的工作,潜藏的危险也很大,所以每天老公回家都很搞笑,开门的第一件事,就是全家人向他喷洒酒精,把他当病毒一样消杀。


大年初九那天,老公刚进家门,便有电话打来,有一名武汉返乡女子,在家发烧咳嗽后,偷跑到县城,在人民医院附近,租住私人旅馆。并在附近小诊所输液两天,被社区干部发现。


疫情就是命令,当时来不及吃饭,马上排查她所居住的宾馆及输液的诊所,联系该辖区的民警及他所在乡镇的领导,然后赶紧出发,送她去医院诊断。临走时我也很紧张,叮嘱了又叮嘱:戴好口罩,注意安全。老公到很有气魄和担当,毫不犹豫的走出家门。那一刻我更深的理解了各行各业支援武汉的勇士们,离别家园时与亲人相别的感受,那一刻也让我感慨万分:这世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在负重前行。

是的,全国人民,此刻都在与病毒隔离,不同的是,我们隔离的是自己,而有些人隔离的是别人,置安危于不顾的恰恰是自己,那一刻让我觉得,我的老公虽然没去武汉,也是个英雄。



  其实,在这场全民战疫中,钟南山只有一个,像钟南山一样的英雄却有万万千千,上到医生护士,下到小区门岗的执勤人员,城乡路口的看守人员,派出所的干警……尤其那些乡村卫生人员,他们每天都要去武汉返乡人员家中,给他们测量体温。


这次疫情,让我们认识到:和平年代的中国人民,依然无私无畏,依然勇敢坚强,依然有崇高的信仰。


  在家隔离的日子,我每天最关心的,就是疫情状况。当看见有人带着病毒乱窜而让其他人感染的报道时,当看到有人得了病,不但不对医生心存感激,反而摘下医生的口罩吐口水时,我都痛恨不已,这些人即使没有染上肺炎,病毒也已浸透了他们的灵魂。这时我才觉得,教师的职业和医生一样,尤为重要,医生医治的是肉体,教师医治的是灵魂,可是医病体不易,医灵魂更难,像这些病入膏肓的灵魂,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救赎呢?


有时走到窗前,看向窗外,外面的世界安安静静,楼房之间的甬路上,偶尔有人孤独的走过,阳光灿烂,和风煦暖。打开窗子,有浩荡的春风汩汩吹来,扑在脸上,竟恍如隔世,像做梦一般,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才几天工夫啊,这好好的生活怎么就变了呢,这么美好的世界,怎么会处处暗藏杀机呢?


有时就想,释放病毒的一定是魔鬼,是非不分,好坏不辨。如果是菩萨放出来的就好了,他会只把那些十恶不赦的,恩将仇报的,背信弃义的收了去。但是菩萨是普度众生的,只有爱没有恨,每次孙悟空要打死妖魔时,菩萨都会说:“悟空,休要伤他性命”,原来在善恶面前,菩萨是没有原则的。那就换成孙悟空吧,悟空是爱憎分明的,要是这些病毒都是悟空放出来的就好了,踏碎凌霄,放肆桀骜,专收人间的魔妖。


元宵节的晚上,小区的人们都很自觉,没有燃放烟花,因为到处都用酒精消毒。生活出奇的安静,老公还在忙着工作,我所生活的小城也有了疫情,看着中央新闻频道里的慢镜头,武汉、上海、南京、成都、济南……全国各大城市最有代表性标志的建筑物上,都用彩灯闪出了”武汉加油 !”“中国加油 !”的字幕,看着这些字幕,看着万家灯火,看着遍街霓虹,看着满城空巷,看着世界的寂寞和空荡,不禁再一次泪流满面。


武汉,让人心疼的武汉 !


2020,这是一个不能团圆的春节,家家都有别离,但我知道,小别离是为大团圆。

每天都有好消息:治愈的病例越来越多,我的好消息是老家的两个兄弟安然无恙,我为他们庆幸;每天都有坏消息,全国各地,每天都在上演着生离死别的故事,不,不是故事,是事实。
  


  一个月过去了,疫情还没有解除,好向往平常的日子,吃饱穿暖就行,只要有自由就好,可以不戴口罩大口呼吸新鲜的空气,可以随心所欲,走在热闹的街市。


2020年的三月,山高雾重,春天来的有些吃力,但我还是听到了他的脚步。


我在等待,在春天的季节等待春来,在开花的日子等待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