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黎明斜射的眼睛,

还是黄昏敲碎了西山。

当欢聚的帷幕拉开的瞬间,

是谁在宏伟盛宴的餐桌上撒下了剧毒;

是谁把举国上下排山倒海。

浓雾的惟帐用厚度拘押灿烂的躯体,

巨大的疼痛驱赶那雄伟的圣灵,

你哭我喊,你推我桑,

你抢我夺。

人间的阳光如巨大的火焰,

燃烧着山川河流,

山叫海喊;

人间如一片悲惨景观。

就那蝙蝠飞满的空夜下,

撕扯夜得蒙面,白衣天使翩翩而降,

你拉着我的手,

轻轻吐诉爱的能量,

你吸我吮,你传我接,

在巨大的屋檐下面向歹毒的翅膀;

展开拉锯战,

盯住黑色的翅膀,

锁住医技的闪耀,

高举爱的利剑,

把到挂的屏障一层层划开。

亲爱的人,

此时轻易不要飘摇,

不要恍惚庭院的整洁,

不要匆吸隐身的烟雾;

等待吧!

金色的钟声就要敲响。

利己不在谈诉,辩驳不在蔓延,

可就在那时,是谁又要把鸿毛般的利禄推来呢?

但凝聚是摇不动的山脉,

穿来的事无私的能量,

把此夜逐渐推向曙光的门槛,

看到了旭日的半边脸,

听到了江河流动的脉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