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一直都在,是傲慢和狂妄,让我们放松了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