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秘塔碑》及柳公权简介

  《玄秘塔碑》,全称《唐故左街僧录内供奉三教谈论引驾大德安国寺上座赐紫大达法师玄秘塔碑铭并序》,唐裴休撰文,柳公权书并篆额。《玄秘 塔碑》立于唐会昌元年 (公元841年)十二月,碑在陕西西安碑林。楷书28 行,行54字,现存完整的字1276个。

  《玄秘塔碑》叙大达法师在德宗、顺宗、宪宗三朝所受恩遇,以纪念大达法师之事迹而告示后人。


《玄秘塔碑》是柳公权六十四岁时所书,为书法创作生涯中的一座里程碑,标志着“柳体”书法的完全成熟,历来被作为初学书法者的正宗范本,对后世影响深远。

柳公权博览群书,对《诗经》、《尚书》、《春秋》、《左传》、《国语》都很有研究,是一位很有才学的政治家、文学家、更是唐代有名的书法家、他酷爱书法,写得一手好字,对真、行、草三体都有很高的造诣,更工于正书。他初学王羲之,继学欧阳询、颜真卿、终于融合诸家笔法,独创一格,自成一家,史称“柳体”,对后世影响很大。柳体兼取欧体之方,颜体之圆,世称“颜筋柳骨”,与欧、颜齐名,是唐宋八大书法家之一,蜚声中外。那时,“大臣家碑志,非其笔,人以为不孝”。就连不习汉字的外国使臣,每次入京,也“必重购柳书以去。”

  刘熙载《艺概》谓:“柳书《玄秘塔》出自颜真卿《郭家庙》”,王世贞云:“柳法遒媚劲健,与颜司徒媲美”。王澍《虚舟题跋》说此书是“诚悬极矜练之作”。《玄秘塔》结字内敛外拓,运笔健劲舒展,笔法锐利,干净利落,筋骨外露,阳刚十足,字迹如刀如剑,笔画粗细变化多端,风格特点显著。


  柳公权,字诚恳,号松雪道人。京兆华原即今铜川市耀县人,村子是稠桑乡柳家原。生于唐代宗大历十三年。少时很尊敬父母,听哥哥的话,跟哥哥读书。写文章、写字、绘画、一学便会。酷爱文史,爱发表政治卓见。24岁考中进士。他头脑清楚,笔法流利,文词严谨,深为唐穆宗所常识。根据他爱儒墨,喜政论,文学书法和强记博学的特长,封为“翰林书院抬学士”等职。

  柳公权历经唐德、顺、宪、穆、敬、文、武、宣、懿十帝,官至太子太师,紫光禄大夫上柱国河东郡开国公。咸通六年(公元865)逝世,享年88岁,和兄公绰同葬耀县阿子乡让义村,墓前清乾隆陕西巡抚毕源立碑,上书“唐太子太师河东郡王柳公权墓”。1956年陕西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临帖:水乡船歌(房定旺)


临帖说明


记得还是在小学时,我无意间在家中看到柳公权《玄秘塔碑》拓本折册,深深被其精气神所折服,于是利用课余时间,在废弃的杂志上临摹。虽然册页散落不全,每每临摹,兴致不减。待到高考恢复后,临习中断,虽然偶尔也会提笔染豪,但始终没有再认真临习,所写楷书杂乱,与柳体渐行渐远。今逢瘟疫漫行,万巷皆空,人人闭居,疫情揪心,于是找来《玄秘塔碑》帖临习,断断续续,终于在昨晚通临全碑。这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通临《玄秘塔碑》,因此照相成篇,以作留念。


译文:唐故左街僧录内供奉三教谈论引驾大德安国寺上座赐紫大达法师玄秘

译文:塔碑铭并序江南西道都团练观察处置等使朝散大夫兼御史中丞上柱

译文:国赐紫金鱼袋裴休撰谏议大夫守右散骑常侍充集贤殿国赐金鱼袋柳

译文:公权书并篆额玄秘塔。於戏!为丈夫者,在家则张仁义礼乐,辅天子以扶

译文:世导俗;出家则运慈悲定慧,佐如来以阐教利生。舍此无以为丈夫也。背此

译文:无以为达道也。和尚其出家之雄乎!天水赵氏世为秦人,初母张夫人梦梵

译文:僧谓曰:当生贵子。即出囊中舍 利使吞之。在诞,所梦僧白昼入其室。摩其

译文:顶曰:必当大弘法教。言讫而灭。既成人,高颡广目,大颐方口,长六尺五寸,其音

译文:如钟。夫将欲荷如来之菩提,具生灵之耳目,固必有殊祥奇表欤?始十岁,依

译文:崇福寺道悟禅师为沙弥。十七,正度为比丘,隶安国寺。具威仪於西明寺照

译文:律师,禀持犯於崇仁寺升律师,传唯识大义於安国寺素法师,通涅槃大

译文:旨于福林寺崟法师。复梦梵僧以舍利满琉璃器,使吞之且曰:三藏大教尽

译文:贮汝腹矣。演大经律论无敌于天下。囊括川注,逢原会委,滔滔然莫能济其畔

译文:岸矣。夫将欲伐株杌於情田,雨甘露於法种者,固必有勇智宏辨欤?无何谒文殊

译文:於清凉,众圣皆现;演大经於太原,倾都毕会。德宗皇帝闻其名徵之,一见大悦。

译文:常出入禁中与儒道议论。赐紫方袍。岁时锡施,异於他等。复诏侍皇太子於东

译文:朝。顺宗皇帝深仰其风。亲之若昆弟。相与卧起。恩礼特隆。宪宗皇帝数幸其寺。

译文:待之若宾友。常承顾问。注纳偏厚。而和尚符彩超迈,词理响捷,迎合上旨,

译文:皆契真乘。虽造次应对,未尝不以阐扬为务。繇是,天子益知佛为大圣人,其教

译文:有大不思议事。当是时,朝廷方削平区夏,缚吴斡蜀,潴蔡荡郓,而天子端拱

译文:无事。诏和尚常缁属迎真骨於灵山,开法场於秘殿。为人请福,亲奉香灯。既而

译文:刑不残兵不黩,赤子无愁声,沧海无惊浪。盖参用真宗以毗大政之明效

译文:也。夫将欲显大不思议之道,辅大有为之君,固必有冥符玄契欤?掌内殿法

译文:仪,录左街僧事,以标表净众者凡一十年。讲涅槃以识经论,位处当仁传授宗主

译文:以开诱道俗者,凡一百六十座。运三密於瑜伽,契无生於悉地。日持诸部十

译文:余万遍。指净土为息肩之地,严金宝为报法之恩。前后供施数十百万,悉以崇

译文:饰殿宇,穷极雕绘。而方丈匡床静虑自得。贵臣盛族皆所依慕,豪侠工贾莫不

译文:瞻向。荐金宝以致诚,僧端严而礼足,日有千数,不可殚书。而和尚即众生以观

译文:佛,离四相以修善,心下如地,坦无丘陵,王公舆台,皆以诚接。议者以为,成就常

译文:无轻行者,唯和尚而已。夫将欲驾横海之大航,拯群迷於彼岸者,固必有奇

译文:功妙道欤?以开成元年六月一日,向西右胁而灭。当暑而尊容如生,竟夕而异

译文:香犹欝。其年七月六日迁於长乐之南原,遗命茶毗,得舍利三百余粒。方炽而

译文:神光月皎,既烬而灵骨珠圆。赐諡曰大达,塔曰玄秘。俗寿六十七,僧腊卌八。门弟子比丘比

译文:丘尼约千余辈,或讲论玄言,或纪纲大寺。修禅秉律,分作人师五十。其徒皆为达者。於戏!和

尚其出家之雄乎?不然何至德殊祥如此其盛也?承袭弟子义均、自政、正言等,克荷先业,虔

译文:守遗风。大惧徽猷有时堙没,而今閤门使刘公,法力最深,道契弥固,亦以为请,愿播清尘。

译文:休尝游其藩,备其事,随喜赞叹,盖无愧辞。铭曰:贤劫千佛。第四能仁。哀我生灵。出经破尘。教纲高张。

译文:孰辩孰分?有大法师。如从亲闻。经律论藏。戒定慧学。深浅同源。先后相觉。异宗偏义。孰正孰

译文:驳?有大法师。为作霜雹。趣真则滞。涉俗则流。象狂猿轻。钩槛莫收。柅制刀断。尚生疮疣。有大

译文:法师。绝念而游。巨唐启运。大雄垂教。千载冥符。三乘迭耀。宠重恩顾。显阐讃导。有大法师。逢时感召。

译文:空门正辟。法宇方开。峥嵘栋梁。一旦而摧。水月镜像。无心去来。徒令后学。瞻仰徘徊。会昌元

译文:年十二月廿八日建。刻玉册官邵建和并弟建初镌 。

庚子年正月,房定旺居家避疫临习。


《玄秘塔碑》全文


唐故左街僧录、内供奉、三教谈论、引驾大德、安国寺上座、赐紫、大达法师玄秘塔碑铭(并序)。

江南西道都团练观察处置等使、朝散大夫兼御史中丞、上柱国、赐紫、金鱼袋裴休撰。谏议大夫、守右散骑常侍、充集贤殿学士、兼判院事、上柱国、赐紫、金鱼袋柳公权书并篆额。

玄秘塔者,大法师端甫灵骨之所归也。

於戏!为丈夫者,在家则张仁义礼乐,辅天子以扶世导俗;出家则运慈悲定慧,佐如来以阐教利生。舍此无以为丈夫也。背此无以为达道也。和尚其出家之雄乎!

天水赵氏,世为秦人,初,母张夫人梦梵僧。谓曰:当生贵子。即出囊中舍 利使吞之。在诞,所梦僧白昼入其室。摩其顶曰:必当大弘法教。言讫而灭。既成人,高颡广目,大颐方口,长六尺五寸,其音如钟。夫将欲荷如来之菩提,具生灵之耳目,固必有殊祥奇表欤?

始十岁,依崇福寺道悟禅师为沙弥。十七,正度为比丘,隶安国寺。具威仪於西明寺照律师,禀持犯於崇仁寺升律师,传唯识大义於安国寺素法师,通涅槃大旨于福林寺崟法师。复梦梵僧以舍利满琉璃器,使吞之且曰:三藏大教尽贮汝腹矣。演大经律论无敌于天下。囊括川注,逢原会委,滔滔然莫能济其畔岸矣。夫将欲伐株杌於情田,雨甘露於法种者,固必有勇智宏辨欤?无何汝文殊於清凉,众圣皆现;演大经於太原,倾都毕会。

德宗皇帝闻其名徵之,一见大悦。常出入禁中与儒道议论。赐紫方袍。岁时锡施,异於他等。复诏侍皇太子於东朝。顺宗皇帝深仰其风。亲之若昆弟。相与卧起。恩礼特隆。宪宗皇帝数幸其寺。待之若宾友。常承顾问。注纳偏厚。而和尚符彩超迈,词理响捷,迎合上旨,皆契真乘。虽造次应对,未尝不以阐扬为务。繇是,天子益知佛为大圣人,其教有大不思议事。

当是时,朝廷方削平区夏,缚吴斡蜀,潴蔡荡郓,而天子端拱无事。诏和尚常缁属迎真骨於灵山,开法场於秘殿。为人请福,亲奉香灯。既而刑不残兵不黩,赤子无愁声,沧海无惊浪。盖参用真宗以毗得大政之明效也。

夫将欲显大不思议之道,辅大有为之君,固必有冥符玄契欤?掌内殿法仪,录左街僧事,以标表净众者凡一十年。讲涅槃以识经论,位处当仁传授宗主以开诱道俗者,凡一百六十座。运三密於瑜伽,契无生於悉地。日持诸部十余万遍。指净土为息肩之地,严金宝为报法之恩。前后供施数十百万,悉以崇饰殿宇,穷极雕绘。而方丈匡床静虑自得。贵臣盛族皆所依慕,豪侠工贾莫不瞻向。荐金宝以致诚,僧端严而礼足,日有千数,不可殚书。而和尚即众生以观佛,离四相以修善,心下如地,坦无丘陵,王公舆台,皆以诚接。

议者以为,成就常无轻行者,唯和尚而已。夫将欲驾横海之大航,拯群迷於彼岸者,固必有奇功妙道欤?以开成元年六月一日,向西右胁而灭。当暑而尊容如生,竟夕而异香犹欝。其年七月六日迁於长乐之南原,遗命茶毗,得舍利三百余粒。方炽而神光月皎,既烬而灵骨珠圆。赐諡曰大达,塔曰玄秘。俗寿六十七,僧腊卌八。门弟子比丘、比丘尼约千余辈,或讲论玄言,或纪纲大寺。修禅秉律,分作人师五十。其徒皆为达者。

於戏!和尚其出家之雄乎?不然何至德殊祥如此其盛也?承袭弟子义均、自政、正言等,克荷先业,虔守遗风。大惧徽猷有时堙没,而今閤门使刘公,法力最深,道契弥固,亦以为请,愿播清尘。休尝游其藩,备其事,随喜赞叹,盖无愧辞。铭曰:贤劫千佛。第四能仁。哀我生灵。出经破尘。教纲高张。孰辩孰分?有大法师。如从亲闻。经律论藏。戒定慧学。深浅同源。先后相觉。异宗偏义。孰正孰驳?有大法师。为作霜雹。趣真则滞。涉俗则流。象狂猿轻。钩槛莫收。柅制刀断。尚生疮疣。有大法师。绝念而游。巨唐启运。大雄垂教。千载冥符。三乘迭耀。宠重恩顾。显阐讃导。有大法师。逢时感召。空门正辟。法宇方开。峥嵘栋梁。一旦而摧。水月镜像。无心去来。徒令后学。瞻仰徘徊。

会昌元年十二月廿八日建刻,玉册官邵建和并弟建初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