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就想起了老屋,很想去看一看,现在很少进去了,怕地楼板承受力不够,只能在阶檐下走走。站在门口往里望,久久地望着里面,把能看到的都要看一遍。

老屋是父母亲汗水的结晶,低矮但明亮,简陋不失宽敞,冬暖夏凉舒适温馨。当年算是大户型,长长阶基十数廊柱二十多房间,具有年代奢华感,曾令多少人投以羡慕的目光。老父常以此为傲。老屋与我同龄,在这经历了许许多多的第一次,每个角落刻有我童年天真、少年懵懂年青徬徨的印迹。

时代变迁,老屋已完成了应有使命。随社会脚步,二十年前我们搬进了新家。动了几次推倒重来的念头,都在老父反对声中作罢。现在我越来越明白,越来越明白老人家的心意。留着老屋,不但留住了老人家对年轻时的记忆,也留住了家的情怀与我们的出处。

半个多世纪过去,老屋在风雨中飘摇,仍如一位慈详老人,张开双手敞开胸怀,迎接从这里走出去的年轻人,张望守候着游子们的归来,还是那么亲切,还是那么令人身有所依心有所归的温暖。要尽量保护好,尽量使老屋存在的时间长一点。

如果有一天,老屋变成了废墟,我也会经常去,如果有一天走不动了,我会柱着拐杖去,如果有一天真的走不动了,要儿孙扶着去,看看我出生的地方。看看父母辛勤劳累为我们全身心付出所有的地方。

记住老屋,记住生我养我的父母!

老屋!心灵的归处!






风车

老屋

  

文字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