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的原因,与全国人民一道,宅在家里一月有余了。


        对于退休之人,“宅”已渐入常态,身心并无过多反感,况且,正好利用这段时光,静下心来,将压箱多年的老片子弄出来清理一番,整出了几篇照片集子,倒也有些许满意。


        但毕竟自我选择和强迫要求还是有差异的,而且超过一定的时间,宅也不是那么惬意的事了。前两天,从高楼望出,对面的沿河公园,人满为患唠。可见,耐不住“宅”的人并非我一人,好在我还可以坚持。

(尚在建设中的临河体育公园)


(春节前已经建成的公园)


(小雪之后的公园情景)


(和煦春光游园人众)


        今天看新闻,江苏的响应等级降为了二级。其实,这只是某种程度的妥协,而并非情势转向。


        君不见,湖北、武汉正处于关键期,尚处胶着;而周边的韩国、日本似乎正处于爆发的临界期,能轻松吗!


        更不能令人轻松的是,即便事件过后,我们当如何反思。

        十七年前的“非典”,随着时光流逝,在人们的意念里实际已经淡漠。随着时间的过去,我们会不会也对“新冠”淡漠呢?


       实话实说,经历过非典那个年代,记得当年仅是部分城市受影响,唯一记住的教训就是别沾野味。而对新冠,最初听到的专家说法是,比“非典”轻、无人传人、可防可控等等,了无任何警觉,差点还要去汉口走一遭。


        疫情发展到现在,好像远不是那么回事了,虽经举国之力,拐点远未到达。个中来龙去脉、是非曲直,过后自有相关部门、相关人士权威评说。

(后4幅片子引自网络,感谢拍摄者)


       我等位卑闲散之人,别无他想,只能心存些许期待:


        眼下的是,期待疫情尽早消解,能自由地外出享受和煦的春光,可以亲身去公园走走;


        稍远的是,期待国家疫情防控机制能够真正完善,再也别让那些“可防可控”之类的专业套话忽悠百姓了;


        再远的是,期待全社会,无论何时真正形成尊重善待医务工作者之风气,特别对这次众多舍命上一线的医生、护士以及像Dr.Li这样的“吹哨人”。


        最终的是,期待经历这样一次疫情,全社会的文明程度有一个质的提高,尊重生命,敬畏自然,善待善良,和谐共荣!


(一组照片聊表此时心声。原创作品  欢迎转载)

查看原文 原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著作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