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的话

趁着退休后上帝恩赐给的时间,补一补以往因忙于工作欠下的课,是件自感十分惬意的事。尤其是读一读经典著作,悟一悟人生哲理,更是觉得心旷神怡,好像自己也变得聪慧了许多。读过之后,便想问一问自己有什么心得。有了心得,又不忍独吞,于是就有了《读经典 悟人生》这个感言系列。我将随读陆续谈吐自己的感悟,与朋友们切磋、交流,不妥之处请赐教。


✿28✿

 

【原文】

        帝聪明能断,善用人,行法无所假贷。隆虑公主子昭平君尚帝女夷安公主。隆虑主病困,以金千斤、钱千万为昭平君豫赎死罪,上许之。隆虑主卒,昭平君日骄,醉杀主傅,系狱;廷尉以公主子上请。左右人人为言:“前又入赎,陛下许之。”上曰:“吾弟老有是一子,死,以属我。”于是为之垂涕,叹息良久,曰:“法令者,先帝所造也,用弟故而诬先帝之法,吾何面目入 高庙乎!又下负万民。”乃可其奏,哀不能自止,左右尽悲。(选自《资治通鉴》二十二卷世宗孝武皇帝下之下•公元前87年)


【译文】

  汉武帝人很聪明,遇事有决断,善于用人,执法严厉,毫不容情。隆虑公主的儿子昭平君娶了汉武帝的女儿夷安公主。隆虑公主病危时,进献黄金千斤、钱千万,请求预先为儿子昭平君赎一次死罪,汉武帝答应了她的请求。隆虑公主去世后,昭平君日益骄纵,竟在喝醉酒之后将公主的保姆杀死,被逮捕入狱。廷尉因昭平君是公主之子而请示武帝,汉武帝身边的人都为昭平君说话:“先前隆虑公主又曾出钱预先赎罪,陛下应允了她。”汉武帝说:“我妹妹年纪很大了才生下一个儿子,临终前又将他托付给我。”说完后就泪流满面,叹息了很久,说:“法令是先帝创立的,若是因妹妹的缘故破坏先帝之法,我还有何脸面进高祖皇帝的祭庙!同时也对不住万民。”于是批准了廷尉的请求,将昭平君处死,但仍然悲痛难忍,周围的人也一起跟着伤感不已。


【袁公感言】

        不论在公职岗位做什么工作,这类问题是经常会摆在面前的。有时私情与公理难以兼顾,于情不忍为者,于理于法则不得不为。

        纵是皇上尚难随心所欲,况吾不上品级之官辈乎?不更应心存敬畏而战战兢兢吗?


✿29✿

 

【原文】

        上自劳军,至霸上及棘门军,直驰入,将以下骑送迎。已而之细柳军,军士吏被甲,锐兵刃,彀弓弩持满,天子先驱至,不得入。先驱曰:“天子且至!”军门都尉曰:“将军令曰:‘军中闻将军令,不闻天子之诏。’”居无何,上至,又不得入。于是上乃使使持节诏将军:“吾欲入营劳军。”亚夫乃传言“开壁门。”壁门士请车骑曰:“将军约:军中不得驰驱。”于是天子乃按辔徐行。至营,将军亚夫持兵揖曰:“介胄之士不拜,请以军礼见。”天子为动,改容,式车,使人称谢:“皇帝敬劳将军。”成礼而去。既出军门,群臣皆惊。上曰:“嗟乎,此真将军矣!曩者霸上、棘门军若儿戏耳,其将固可袭而虏也。至于亚夫,可得而犯耶!”称善者久之。月余,汉兵至边,匈奴亦远塞,汉兵亦罢。乃拜周亚夫为中尉。(选自《资治通鉴》15卷太宗孝文皇帝下·公元前158年)

 

【译文】

  文帝亲自犒劳军队,到达驻扎霸上和棘门的军营时,文帝一行人直接驰马进入营垒,将军和他的部属都骑着马迎送文帝出入。接着文帝到达细柳的军营,只见将士们身披铠甲,手执锋利的武器,张满弓弩。文帝的先导队伍到达,不能进入军营。先导说:“天子马上就到了!”把守军门的都尉说:“将军命令说:‘军中只听将军的号令,不听天子的诏令。’”过了一会,文帝来到,也不能进入军营。于是文帝便派使者持节诏告将军:“朕想进入军营慰劳军队。”周亚夫才传达军令说:“打开军营大门。”守卫军营大门的军官向皇帝的车马随从说:“将军有规定:在军营内不许策马奔跑。”文帝一行人便拉着马缰绳缓慢地前进。来军营中,周亚夫手执兵器对着文帝拱手作揖说:“身上穿着盔甲的武士不能下拜,请允许我以军礼参见陛下。”文帝被打动了,面容变得庄重肃穆,手扶车前的横木,向军营将士致意,并派人向周亚夫表示谦意,说:“皇帝恭敬地慰劳将军。”完成了劳军的仪式后离去。走出营门,群臣都表示惊讶。文帝说:“唉!周亚夫才是真正的将军呢!前面所经过的霸上和棘门的军队,如同儿戏罢了,那些将军很容易受到袭击而被人俘虏。至于周亚夫,谁能冒犯他呢!”文帝对周亚夫称赞了很久。过了一个多月,汉军到达边境,匈奴远远地离开了边界,汉军也就撤回来了。于是,文帝任命周亚夫为中尉。


【读者勘误】

        本节先在小范围发出后,在师范院校从事语文教学一生的田凤林老师指出劳军一节有一句译文不准。他指出:“使人称谢:'皇帝敬劳将军。'成礼而去。”  '谢',告诉。应是皇帝派人告诉将军,皇帝来劳军来了。'敬',敬词,可不译。”据此,袁公特增加【读者勘误】一栏,并对田老师不吝勘误表示真诚感谢!

 

【袁公感言】

        有人说周亚夫厉害,也有人说周亚夫放肆。说他厉害的人,想必是以皇帝都“怕”他而言之;说他放肆的人,可能是说他连皇帝都敢视而不见,在皇帝面前竟如此无礼。真的是这样吗?要是换个昏愦的皇帝,他还能这么厉害、还敢如此“放肆”吗?如果真遇上这样的皇帝,恐怕他连“展示”厉害的机会都没有,他哪还敢、他哪还能如此“放肆”呀!他纵使厉害,纵想“放肆”,估计还不定才“展示”到什么程度,小命儿早就没了。到底是谁最厉害?当然是汉文帝刘恒了。汉文帝比谁都明白,打仗就得有这样的将领,带兵就得有这样的统帅,治军就得有这样的严吏。人家有这种气度和胸怀。

        相比之下,在我们现实社会里,总有那么少数人,身为单位“一把手”,却总怕哪个副职超过他。每当听说哪个副职的群众威信高,工作能力强,他非但不庆幸,反而跟吃了一大坛子醋似的,心里总觉得酸溜溜的。我好歹也是从“一把手”岗位上走过的人,我就纳闷,他的醋意何来?副职有能力、有威信,于公于私不都是件好事吗?于公,给单位增活力;于私,为正职争荣光。说得再自私点儿,他再有能耐、威信再高,不还是副职吗?也高不过你呀!真是可笑!


✿30✿

 

【原文】

        夏,六月,己亥,帝崩于未央宫。遗诏曰:“朕闻之:盖天下万物之萌生,靡不有死;死者,天地之理,万物之自然,奚可甚哀!当今之世,咸嘉生而恶死,厚葬以破业,重服以伤生,吾甚不取。且朕既不德,无以佐百姓;今崩,又使重服久临以罹寒暑之数,哀人父子,伤长老之志,损其饮食,绝鬼神之祭祀,以重吾不德,谓天下何!朕获保宗庙,以眇眇之身托于天下君王之上,二十有余年矣。赖天之灵,社稷之福,方内安宁,靡有兵革。朕既不敏,常惧过行以羞先帝之遗德,惟年之久长,惧于不终。今乃幸以天年得复供养于高庙,其奚哀念之有!其令天下吏民:令到,出临三日,皆释服;毋禁取妇、嫁女、祠祀、饮酒、食肉;自当给丧事服临者,皆无跣;带毋过三寸,毋布车及兵器;毋发民哭临宫殿中;殿中当临者,皆以旦夕各十五举音,礼毕罢;非旦夕临时,禁毋得擅哭临;已下棺,服大功十五日,小功十四日,纤七日,释服。他不在令中者,皆以此令比类从事。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霸陵山川因其故,毋有所改。归夫人以下至少使。”乙巳,葬霸陵。(选自《资治通鉴》15卷汉文帝下·157年)

 

【译文】

  夏季,六月,己亥(初一),文帝在未央宫驾崩。文帝留下的遗诏说:“朕听说,天下万物萌生,没有不死的;死,是天地的常理,是万物的自然规则,有什么值得特别悲哀的呢!现在这个时代,世人都乐于生而厌恶死,为了厚葬而破产,为了强调服丧尽孝而损害身体健康,朕很不赞成这些做法。况且,朕本人已经没有什么德行,没有帮助百姓,现在死了,如果再让臣民们长期地为朕服丧哭悼,经历寒暑变化那么久,使民众父子悲哀,老人伤感,减少了他们的饮食,停止了对鬼神的祭祀,这是加重了朕的失德,怎么对得起天下人呢!朕获得了保护宗庙的权力,以渺小之身,托身于天下君王之上,已经有二十多年了。依赖上天的神灵,社稷的福运,才使境内安宁,没有战争。朕确实不聪明,时常害怕自己做出错事,而使先帝遗留下来的美德蒙受耻辱,惧怕年久日长,自己可能会因失德而不得善终。现在万幸的是我得以享尽天年,又可在高庙奉养高帝,哪里还有什么值得悲哀的呢!诏告天下官员百姓:令到以后,哭吊三天,就都脱下丧服;不要禁止娶妻嫁女、祭祀、饮酒、吃肉。亲戚中应当参加丧事穿丧服哭吊的,都不要赤脚;孝带不要超过三寸粗;不要在车辆和兵器上蒙盖丧布;不要调发百姓到宫中来哭吊;殿中应当哭祭的人,都在早晚哀哭十五次,礼仪完毕就停止哭祭;非早晚哭祭时间,禁止擅自前来哭祭崐;棺椁入土后,凡属‘大功’的宗室 亲戚,穿丧服十五天,‘小功’穿丧服十四天,‘纤服’穿丧服七天,然后脱下丧服。其他未在诏令中规定的问题,都要比照诏令的用意办理。此诏要向天下臣民公布,使大家清楚知道朕的心意。霸陵周围的山脉河流都保持原貌,不许有所改变。后宫中的妃嫔,从夫人以下到少使,都送归母家。”乙巳(初七),文帝被安葬在霸陵。

 

【袁公感言】

        汉文帝刘恒,在历史上称得上是一位有作为的皇帝,曾与其子汉景帝刘启共同开创了太平盛世“文景之治”。就是这样一位“了不得”的皇帝,临终还专门留下遗诏,对自己的葬礼做出如此低调的安排,字里行间充满着对臣民的体恤,这是多么难能可贵啊!即使放在当今,也不失为楷模。

        身为一国之君尚且如此,但不知那些习惯在老百姓面前耀武扬威、不可一世、压根儿就不晓得天高地厚的“半瓶子醋”们望之汗颜否?


题图来源:网络

插图摄影:张庆文(美篇朋友)

原文译文:百度

译文勘误:田家(田凤林)



袁公致读者

您的关注,是我出征的战鼓;

您的点赞,是我渴望的美餐;

您的评论,是我前进的指针;

您的分享,是我挺胸的脊梁!

若有兴趣,可加我微信h18931141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