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武汉疫情肆虐,随着涉及的地区越来越广泛,从一开始的武汉到北京、上海,直至全国范围内,一时间内吸引了无数人的关注焦点,是的,这个春节,或许会为千万中国人留下无法抹去的印迹。

可是,为什么它给我们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印象呢?

其一,当然是人们对其危险性与传染性以及没有特效药等的恐惧;

其二,或许是源于它与每一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这样就极易形成一个庞大的话语圈,引米兰昆德拉,这正是人心深处媚俗之跃动。

其三,亦是本文之重点,新型冠状病毒引起了人们对于非典的回忆。

非典,是所有中国人共同的2003年的记忆,没有硝烟的战争与恐惧的阴霾,白色的口罩与焦虑的眼神共同在国人的记忆深处构建了一个人人自危的过往画面。

如今,17年之后,当新型冠状病毒被定性为与非典同类的进化病毒时,慌张之外恐惧背后,竟浮现出了一种令我们自己都震惊的亲切感,这亲切感无时不刻地推动着我们对于新型病毒的关注与狂热,这种感受让我不禁忆起昆德拉著作《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开篇里的永恒轮回学说(eternal return)。

是的,17年之间,当年的青壮年已变成了中老年,曾经的新生儿已迫近成年,时代在变更,岁月在消逝,风景在变幻,车水马龙的涌动中,有些人新生,有些人过世,生活已在我们意料之外悄无声息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年代的变迁中,试问谁不曾改变?至此,令我们恐惧的亲切感,或许正来自于非典——这个时代印记所带出的一张张熟悉的画面,就如米兰昆德拉所说的与希特勒的和解一样,当一切都被预先谅解了,一切也都被卑鄙地许可了。

可是,如果非典是可以反复的,每一年,每一分钟,每一秒,非典反反复复地发生,是不是也如米兰昆德拉所说,非典将重如泰山,以它无限的意义与永不可饶恕的罪过,持续地永恒地无止境地笼罩每一个中国人的人生呢?

可是请你试想一下,因为岁月这种无法反复的特性,那个曾被打到重伤的工人多年之后忆起当年的打他的包工头竟有如此的宽容与体谅;自小被父母遗弃的女婴,日后见到白发苍苍的养父养母时,也可无条件地原谅他们,因为当她用颤抖的手拿起一张泛黄的照片时,那照片上英俊的青年男子已给予了她无限的原谅的理由。

或许,这就像你忆起童年时落日里追晚霞那般温馨。

可是,这实在让人无法接受,岁月的变更甚至让一切变得善意而有尊严,让一切残酷而卑鄙的行径变得温柔且令人着迷,当你忆起非典——这个杀人不见血的恶魔吋,竟然如此可耻地宽恕了它,因为在非典背后,藏着你阔别已久的亲人,以及那一逝而不复返的温馨的生活,因此,你可以无条件地宽容非典,就像宽容以往的一切过错,因为,你看到了一张泛黄的照片和甜美的笑脸,隐隐约约地,在那满目苍痍的、罪恶的身躯之后。

夕阳下,你欲落泪,就像那个拿着泛黄的照片,曾经被父母遗弃的女婴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