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著名的惠州西湖的菱湖西侧,在绿色衬映之间,隐约看到一片建筑,这就是惠州最早的塑料制品厂原址,如今西湖已经成为国家五星级旅游区,这座工厂的废弃也就是迟早的事。

    事实上,惠州市政府为了打造国家五星级旅游胜地的景点,十年前就逐步将景区内的生产厂家清理了出去。

    2020年,这里将打造成文旅旅游景点,改造前我特意留下它的原样,看看它与改造后的景点有什么区别。

    坐落于惠州西湖菱湖畔的这个塑料制品厂,虽然已经停产,但牌面还在,厂房基本保持着原样,紧关着的大门门房仍然有人看守着,好像害怕我这个陌生人冒然进去。

    从厂外望去,可以看到厂内有一颗硕大的木棉树,满树的木棉花格外鲜艳亮丽,有葱绿的大树掩盖,我们看不清整个厂房的影子,只能断断续续地看到一些房角,短墙。

      在这样美丽的景区,它的确不能存在,这也是宿命,如果说我们一开始只顾经济腾飞而不在呼环保,那么现在,环保意识已经深入人心。

    这座楼房是塑料制品厂的生产车间,镶嵌在墙中的电扇随处可见。除了空荡荡的无任何生活气息之外,保存的还算完整。可以想象当年这个厂子的火热程度。

    仅靠菱湖边的职工宿舍,早已破败不堪。许多房顶已经倒塌,横七竖八的电线到处都能看到。不少门窗因害怕倒塌用砖瓦填充。可以看出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居住和维修了。也可以看出当年工人居住条件的简陋。

    许多房子已经成为危房🏚️,为了安全,厂家特意写了提醒招牌。

    围墙上的小树已经把根系延伸到了墙根,斑驳的墙面透漏出雨水浸透的痕迹,

    位于制品厂大门斜对面的半山上,遗留下工人临时建造的宿舍,此时,人去屋空,垃圾满地,杂草重生,一片沧凉之气。

    凌乱的院落遍布生活用具,可见当年的工人们过着怎样紧迫的生活,他们或许来之于千里之外,或来之于周边省市的农村,他们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带着满腔热情来到了菱湖旁,希望能挣到大钱,但谁知道他们到年底是怎样回去的呢?

    脏乱的地表曾留下了他们的脚痕,如今都被江南的烟雨冲刷的只剩下了禄苔,他们是一个人来?或是带着家人来?他们挣到钱了吗?他们如今还在厂里工作吗?

    他们好像离开的并不统一,稀稀拉拉地有的走了,有的还继续住在这阴暗潮湿的破屋里,好像等待着什么?或者恋恋不舍?他们舍不得菱湖美丽的风景吗?

    他们简陋的房顶被荒草侵占,那些叫不上来名字的鲜花是挥手护送他们?还是低头擦拭眼泪?

    这是一个时代的记录,是一个时代的写照。菱湖见证了这个时代,见证了一个个生命的挣扎,奋斗,菱湖听到了他们的笑声!或许也有哭声、叹息声!

    这个厂停歇了,未来可能打造成菱湖风景区内的文旅基地,它的故事可能还要继续。

    生活就是这样简单而又复杂,痛苦而有快乐!痛苦而有幸福!看到了遗迹,也就看到了我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