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天刚黑时,突然听见外面传来放鞭炮的声音,突然醒悟:今晚是三十晚上了,正月已经过完了!本来我一向对农历的日子是搞不清楚的,是前天和一个哥们通话时他告诉我说是明天就是三十了,和他一起感悟着日子过得好快,不知不觉在隔离中一月已经过去了。


想起这一月来,除了初一去了一趟娘家走亲戚外,从初一晚上回家形势开始就变得严峻起来。本来是计划好了第二天去姐姐家的,谁知正在朋友圈浏览朋友们发的有关病毒的资讯时,姐姐电话打过来告诉我说,她家的几个亲戚都说病毒太严重了,都打算第二天不来她家走亲戚了,让我也不要来了。随后就看到群里有人发的关于晚上村干部开会的通知。武汉年前封城了我们都知道,但总感觉那儿离我们陕西这边还远着呢,谁知刚翻过年头,病毒好像已经逼近我们的生活了。


第二天就看到了各个群里发的各个村子里封村封路的消息和图片到处都是,看来政府的执行力是很强的,一声令下,从昨晚到今天,我们这儿的抗疫战打响了。初二这一天,发现路上行人和车都很少了,同初一那天路上车水马龙的样子比起来真是立竿见影。


这次去超市买东西时,经过小区门口时只见门口有一纸牌写着:非本小区人不得入内几个字。

  看起来有了防疫情的措施。去超市时,超市门口也有提示:承诺疫情期间,绝不涨价,并提醒顾客最好带上口罩购物,不要囤货。


出了超市一想起家里的面粉所剩无几,看到网上武汉人屯货屯到超市好多货架空,连大白菜都涨价了。赶紧未雨绸缪,电话通知家里两个男人赶紧去搬回一袋面粉来,省得涨价。


初二晚上就看到群里有人发的我们当地县际之间的班车,还有去西安、咸阳的班车停运的消息。还有部分公交车停运的信息,至于何时通车,有待以后通知。感觉事态越发严重起来,这时候看看疫情数字:全国确诊四千多例,疑似的和死亡的没太记住具体数字,总之不少。


此后一天天形势越来越严重起来,每天早上起来先看疫情动态图,确诊疑似数字都是一天几千几千地增加,看得人忧心忡忡。随后朋友圈发的不是武汉的疫情形势,就是各个地方封村封城的各种信息,随之朋友圈又都喊口罩奇缺。接着就看到网上不断有医疗机构或个人哄抬口罩价格,或超市哄抬物价,让人恨得牙痒痒。可喜他们最后都吃了大罚单,让众人拍手叫好!喊罚得好!这时候也有令人感动的人和事迹,各地不断派出医疗队去武汉支援,韩红也在组织明星们捐款,火神山雷神山两座医院正在日夜施工。


随后几天朋友圈或群里不断有人转发急寻同乘人群,也就是2B,看得人心里慌慌的。接着周围县区或周围出现了确诊患者,看来的确是危机四伏,只有一个个乖乖呆在家里,除了出去买菜,听党和政府的话,绝不出门去添乱。


这次出门卖菜时发现小区大门已上锁,门卫处的一张桌子上放着登记簿,旁边还有84消毒液消毒用的喷壶。登记好了信息出门时,发现大街上空荡荡的,显得街道都是那么干净。有几个路口被红带子封住了,写着抗疫的宣传标语。

  这次去超市时,形势跟前一次不一样了,除了必须戴口罩外,在门口还要量一下体温,体温正常了还要在前台登记身份信息,我没有带身份证,幸好手机里存着身份信息,工作人员登记了信息后才算完了。


这次来超市发现菜价基本平稳,没有很明显上涨的样子。就是大白菜翻了身,以前从来没有超过一元,今天竟然也值钱了:1,9元,不过比起西安咸阳那些大超市来,还是便宜多了。


'买菜出来后,赶紧去超市隔壁的两家药店,疫情期间,也只有这两家药店和超市是被允许开门的。谁知两家都问了却都没有口罩,没口罩卖什么呢?我心里咕嘀道。看来口罩真的成了缺物,想起刚才在超市买菜时一个女的对人说她在熟人那里买了几个口罩,说是一个三十元,看来真是“物以稀为贵”啊!现在竟然是贵也没货了。只好失望而归,出来买菜买口罩,是这次出门的主要目的,看来要落空了,只能将就着戴着这个戴了好几次的口罩了。看看药店刚才门口的牌子怪吓人的:感冒发烧咳嗽的药一律不卖,去医院确诊。看来非常时期,感冒咳嗽的都不敢得了,否则别人知道了不把你当病毒患者看才怪呢!


回来时看看几乎没有一个人和车的街道,偶尔看到一个人也是戴红袖章和口罩的社区工作人员在路口值勤,感觉出来也没有意思。出门进门都要检查,虽然知道是为了防病毒,但是感觉好麻烦,没事还不想出去呢!

  太阳好的时候,戴上口罩热得难受,但是不戴又不行!


心想:看看网上口罩厂员工加班加点生产,为什么不能在社会上多招点人呢,好多人最近不是在家里闲得难受吗?如果我们这儿有口罩厂招工人的话我一定去,也算是为抗疫做贡献了。不信那么多人买不到口罩!


谁知晚上做梦时我们这儿附近真有口罩厂在招工,我还真的成了口罩厂的工人,只是厂子很简陋。谁知第二天醒来了才知道是美梦一场!唉!我们这儿为什么就不办一个口罩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