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病毒在外高喊:出来吧,给你自由!

2020.02.22 阅读 1477

文字//照片//手绘:曹淑风原创


~~~~~~

二月二十二号(正月二十九),星期六,晴

早晨醒来,先生说江滨路边的花儿开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我的心就静止不了了。


数一数日子,已经25天没出门。


先生一直为复工准备各种物资填各种表,前天终于批准复工。我要提醒孩子上网课,他也需要我的手机交作业打卡,我也就没去上班。在线办公,不耽误事。


今天是周末,无需上网课只需要写作业,我是可以出去一下了。

是时候换一下那套乱搭的居家服了!


穿什么衣服出门呢?


打开衣柜看看,裙子感觉不安全,还是裤子吧。


找一条黑色裤子,一下子就穿上了,没有长胖,太好了(嗯,忽略它有弹性)!


配上粉色毛衣,咖啡色毛线帽(不管颜色是否搭,主要是捂住乱糟糟的头发),粉色口罩(我有一包口罩,十个,这是第三个),白色运动鞋。


出了卧室门,娘看看我说:好利索,真好看,像个大姑娘(我本来也不是小伙子啊)!


可见,娘也看烦了我一成不变的乱搭。

商场还没开,电子屏幕沉默不语,零散的几个人。

电动车,应该是商场地下超市员工的。


防控疫情的标语在护栏上。


行人有几个,有的戴口罩有的没有。


有个保安也没戴口罩,口里含着口哨,想必是用来警示谁的。他自己暴露着,对还是不对呢!

公交车站没有人等车。


后来路过几个公交站,只有一个站台有一个人。她一会儿看手机一会儿看车来的方向,焦虑不安的样子。可能已经等了好久!


等红绿灯时,右边停着一辆出租车,司机戴口罩,他旁边的女乘客把口罩褪到下巴上,抽烟。


总是有不在乎的。


什么都不在乎。

车辆稀疏。


木棉树上的叶子稠密,初秋的颜色,等叶子掉完,木棉花儿就开了。


虞美人在木棉树下艳丽。

园林工人在拔草,全副武装,防晒防病毒。

晋江水缓缓流,文兴古渡口不言语,一辆共享单车说有人来过。

先生把车停在路边,叫我去看大片的虞美人。他说:自由活动20分钟。


我下了车,隔着口罩使劲呼吸外面的空气。


看虞美人之前,先看看这些野草,看一朵小小的野花儿,不知道它的名字。


有个中年男人坐在草地那边发呆,没戴口罩。

荠菜长老了,早开的花儿结籽了,迟开的花儿细小的白着。

鬼葛针也白着,野菊花儿的姿势。

一大片的花儿之间,散落着几个人,在口罩后面,相隔遥远。


风吹花乱,在镜头里模糊。


先生说现在好多都开败了,前些天更好看。


我说以前的我没看见,现在的也很好看。


总会有错过。

我低头看它们,它们抬头看我。

喝下一碗阳光,一身子的暖。

谁的红裙子,在阳光里皱巴巴的舒展。

谁是谁的白,谁是谁的红,谁是谁的依依不舍。

谁是谁的姊妹。

一起美丽的盛开呀!

眉眼弯弯,微微笑。

咯咯笑。

听见咯咯咯咯的笑声了吧?


愿你也能一起笑。

四只蜜蜂儿,不怕被投诉聚众。


它们忙碌着,为自己收集粮食的同时当了花儿的媒人。


它们是花媒人。

那个爸爸带孩子出来放风,女孩儿指着花儿跟爸爸说什么,男孩儿却只顾低头看手机,不理会爸爸的叨叨:别看手机了,别玩儿游戏了,看路别绊倒了!要注意信息,有了信息或电话告诉我……

在孩子眼里,手机里的风景是最好。


只要有手机,室内室外,没有区别!


作为大人,我们也幸好有手机啊!

广玉兰高高的开,摸到蓝天了。

它们呼唤房子里的人,声声都是魅惑。

它们抱着阳光使劲亲吻,让人看见久别重逢。

花儿是美的,抗疫条幅提醒美丽中隐藏的险。


该离开了。

厂子附近的村路,前几天解除了,昨天因为新增数量反弹,又封住了。

菜市场原本是开放式的,现在围起来,只留另一边的一个进出口。

这里也再次封住了,留一辆车的宽度。


两个戴红袖章的老人把我们的车拦住,问是哪里的,去哪里,有没有办出入证。先生把身份证给他们看,放行了。

厂对面围墙上的炮仗花还开着。

有的谢了,是枯萎的鞭炮屑。

对面厂里老门卫种在绿化带上的菜开花了。

很阳光的开着。

我回来了,心里装满阳光,继续关住自己。

关住自己,保持心情愉快,是为了将来不被关住,好好放飞。


期待啊……


~~~~~~


以下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