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东侧四尺弄堂里安装的木楼梯。我们曾经在这个房间结婚,并且生下女儿和儿子。

堂前楼上是我少年时代的房间,就在此度过美好的时光,看书、吹笛子、拉胡琴历历在目。

虽然历经半个多世纪,木材看上去仍然很新。

女和儿子在这里生活长大。

这里曾经有朋友和初中时期的老师住宿过。

两八两四一五进深的堂前屋,可以摆八仙桌六桌酒席。

这只古式大橱是传家宝。


一九五七年刮十二级台风吹倒的乌梓树,父亲花三元钱买下做了一条抬梁,替换了两根廊柱。

东大房与东居头连接的屋檐。

东居头楼下有烧柴火的土灶头,作为厨房用。

灶台烟囱和灶司菩萨。

我家曾经从五口增加到八口人,前后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

台门间和门前的照壁墙。

记得小时候的门牌是“灵官蔡头乡高登路三十七号”。

面临拆除心有不舍。

实际上重修后居住也挺好的。


如果父亲还健在,他会发疯的。

世事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