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犷


这些年,

住长江边,

看江自天上来,

看江自天上去。

风从背后来,

总把一些心思带去对岸。

风从身前来,

浪与岸的拥抱,

看星星点点的白沫,

也不知捎回多少话。


202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