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唐诗,坑苦了多少不爱读书的人

唐朝诗人章碣写有一句流传甚广的诗句,经常被不爱读书学习的人拿来引用、自我安慰,它就是“刘项原来不读书。”

那么刘邦、项羽真的不爱读书吗?

据《史记·韩信卢绾列传》记载:“卢绾者,丰人也,与高祖同里。高祖、卢绾同日生。及高祖、卢绾壮,俱学书,又相爱也。”

意思是卢绾是丰邑人,和汉高祖是同乡。汉高祖和卢绾又是同日而生。等到高祖、卢绾长大了,在一块读书,又非常要好。

《史记.高祖本纪》记载:“高祖还归,过沛,留。置酒沛宫,悉召故人父老子弟纵酒,发沛中儿得百二十人,教之歌。酒酣,高祖击筑,自为歌诗曰: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令儿皆和习之。高祖乃起舞,慷慨伤怀,泣数行下。”

这就是传诵千古的《大风歌》的来源。

“自为歌诗曰”说明这首《大风歌》就是刘邦本人写的。

这首诗每句中皆带有“兮”。刘邦故乡沛县原本虽为宋国土地,但曾被魏国和楚国占有百年,刘邦家族又来自魏国 ,文笔自然不免沾染了大量魏风和些许楚风。楚辞由于其代表人物屈原的悲惨,而成为抒发愤懑的文体,且因楚地民风彪悍,楚辞便多了彪强和华丽婉转。魏风的特点是雄大而又婉转,变化曲折却又易于流转,魏风的诗辞风格更显得大气磅礴。 刘邦选取这种文体,恰到好处地表现了他对家国兴亡的担忧,又不失王者风范。

全篇虽只有三句,却包含了双重的思想感情,别具一格的转折。

首句用大风、飞云开篇,令人拍案叫绝。作者并没有直接描写他与他的部下在恢宏的战场上是如何歼灭敌军的,而是非常高明巧妙地运用大风和飞扬狂卷的乌云来暗喻这场惊心动魄的战争画面。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只一个“威”字就生动、贴切地阐明了各路诸侯臣服于大汉天子刘邦的脚下,一个“威”字也直抒了刘邦的威风凛凛、所向披靡,天下无人能与之匹敌的冲天豪气。

最后一句“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写他的心情与思想,刘邦没有沉浸在胜利后的巨大喜悦与光环之中,而且是笔峰一转,写出内心又将面临的另一种巨大的压力。这一句既是希冀,又是疑问。它显露了刘邦的无奈不禁叩问天下,有谁能为他守住这片江山之感慨。

全诗共三句,由过去而现在而将来,浑然一体。语言质朴,风格雄劲。不读书的人是无论如何也写不出来的。

再看项羽。

《史记.项羽本纪》载:

项籍少时,学书不成,去;学剑,又不成。项梁怒之。籍曰:

“书足以记名姓而已。剑一人敌,不足学,学万人敌。”

于是项梁乃教籍兵法,籍大喜,略知其意,又不肯竟学。

……

项王军壁垓下,兵少食尽,汉军及诸侯兵围之数重。夜闻汉军四面皆楚歌,项王乃大惊曰:

“汉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

项王则夜起,饮帐中。有美人名虞,常幸从;骏马名骓,常骑之。于是项王乃悲歌忼慨,自为诗曰:

“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歌数阕,美人和之。项王泣数行下,左右皆泣,莫能仰视。

第一段话最易造成误解,认为项羽不爱读书。第二段话记载项羽创作《垓下歌》的背景。

这首《垓下歌》的第一句,塑造了一个举世无匹的英雄形象。

在中国古代,“气”既源于人的先天禀赋,又能赖于后天的培养;人的品德、能力、风度等等均取决于“气”。所谓“气盖世”,是说他在这些方面超过了任何一个人。尽管这是一种概括的叙述,但“力拔山”三字却显示了一种具体、生动的效果,所以在这一句中,通过虚实结合的手法,他把自己叱咤风云的气概生动地显现了出来。然而,在第二、三句里,这位盖世英雄却突然变得苍白无力。这两句是说:由于天时不利,他所骑的那匹名马——乌骓马不能向前行进了,这使他陷入了失败的绝境而无法自拔,只好徒唤“奈何”。“骓”的“不逝”竟会引起这样严重的后果,是因为在项羽看来:他之得以建立如此伟大的功绩,最主要的依靠说是这匹名马;有了它的配合,他就可以所向无敌。换言之,他几乎是单人独骑地打天下的,因此他的最主要的战友就是乌骓马,至于别人,对他的事业所起的作用实在微乎其微,他们的向背对他的成败起不了多少作用,从而他只要注意乌骓马就够了。这也就意味着:他的强大使得任何人对他的帮助都没有多大意义,没有一个人配作他的主要战友,这种傲岸无人可比,可谓天地间唯我独尊。不过,无论他如何英勇无敌,举世无双,一旦天时不利,除了灭亡以外,他就没有别的选择。在神秘的“天”的面前,人是非常渺小的;即使是人中间的最了不起的英雄,也经不起“天”的轻微的一击。项羽知道自己的灭亡已经无可避免,他的事业就要烟消云散,但他没有留恋,没有悔恨,甚至也没有叹息。他所唯一忧虑的,是他所挚爱的、经常陪伴他东征西讨的一位美人虞姬的前途;毫无疑问,在他死后,虞姬的命运将会十分悲惨。于是,尖锐的、难以忍受的痛苦深深地啮着他的心,他无限哀伤地唱出了这首歌的最后一句:“虞兮虞兮奈若何?”这是项羽面临绝境时的悲叹,在这简短的语句里包含着无比深沉的、刻骨铭心的爱。

虞姬也很悲伤,眼含热泪,起而舞剑,边舞边歌,唱道:

“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

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和项王歌》)

歌罢,自刎身亡,非常悲壮。

相对于永恒的自然界来说,个体的人极其脆弱,即使是英雄豪杰,在奔腾不息的历史长河里也不过像一朵大的浪花,转瞬即逝,令人感喟;但爱却是长存的,它一直是人类使自己奋发和纯净的有力精神支柱之一,纵或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在爱的面前也不免有匍伏拜倒的一日,令人赞叹。

《垓下歌》虽然篇幅短小,但却深刻地表现了人生的这两个方面。宋代朱熹评价这首诗说:“慷慨激烈,有千载不平之余愤。”

由此可见刘邦、项羽都是读书人,刘邦的弟弟刘交甚至还是一代大儒。后人在彭城项羽妾室的坟墓里挖掘出《孝经》《道德经》等典籍,为中国文化典籍做出极大的贡献。我们有理由相信项羽是个好书之人,为妻妾陪葬其大量书籍。《汉书.艺文志》曾录项羽《兵法》一篇,说明项羽并非是不通文墨之人。项羽困于垓下,即兴做出来的《垓下歌》,则成为千古绝唱,更是历代中学必备的教材。甚至有学者以“此身合是诗人未”的角度来分析项羽大气磅礴的诗性精神。

综上所述刘邦、项羽绝非传统观念中不读书的粗人形象,而是集能言善辩、豪气冲天与温文尔雅、彬彬有礼完美结合的文武双全的一代军事理论家和政治家。

回过头来再看章碣写这句诗的背景。

这句诗出自章碣的诗《焚书坑》:


竹帛烟销帝业虚,

关河空锁祖龙居。

坑灰未冷山东乱,

刘项原来不读书。


焚书坑是秦始皇焚烧诗书之地,故址在今陕西省临潼县东南的骊山上。诗的意思是燃烧竹帛的青烟散尽帝业也化而为虚,函谷关和黄河白白护卫着始皇帝所居。焚书坑内的灰烬未冷山东已发生暴乱,灭亡秦国的刘邦和项羽原本并不读书。

章碣用略带夸张的手法揭示了焚书与亡国之间的矛盾。以史家笔法,独辟蹊径,把“焚书”与“亡国”看似不相关的事情联系到一起,层层推进,自然圆转,言辞夸张,言他人所未言,巧妙的讽刺了秦始皇焚书的荒唐。作者的本意是说秦始皇焚书的荒谬,为了加强讽刺力度,故意说不读书的刘项却灭掉了秦朝。


为什么要读书?

读书有什么用?

读书和不读书的差别在哪儿?

杨澜说过的一段话就是最好的诠释:

“有人会问,女孩子上那么久的学、读那么多的书,最终不还是要回一座平凡的城,打一份平凡的工,嫁作人妇,洗衣煮饭,相夫教子,何苦折腾?我想,我们的坚持是为了,就算最终跌入繁琐,洗尽铅华,同样的工作,却有不一样的心境,同样的家庭,却有不一样的情调,同样的后代,却有不一样的素养。 ”

当你思考读书有什么意义的时候,这就是读书的意义本身。

读书教给我们最大的能力,就是对于一件大众习以为常的事,我们能够主动的去分析思考,而不是理所当然的被动去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