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与蓝


天空每天都在排练话剧,

各色的幕布下,各异的剧情。

比如此时天幕,蓝得可以拍证件照。

白云没有停靠,风依旧吹个不停。


山间的树木错落有致,绿叶待发,

树上的鸟儿聒碎着旧巢。我猜,

是麻雀,喜鹊,还是归来的燕子?

在枝头振翅欲飞,或被我的跫音打搅。


春天常被冠以妖娆,游春的人,

素履之往,却不曾路过万紫千红。

试问相思第几重?一重山,两重山。

采过红豆便下山,犹记相思枫叶丹。


我喜欢晨光熹微,也喜欢薄暮冥冥。

我愿红尘在尘埃里升腾起希望,

也愿浮世在喧嚣里沉淀出安宁。

我习惯了瓦楞上的曙光,抛掷了黄昏,

也习惯了屋檐下的夜色,催化了黎明。


我想在看不到你的岁月里沉睡,

醒来再看这个世界。没有你,不对!

悄悄地,你的眼睛,培育了一颗少女心。

而少女,默默地,只想在童话里苏醒。


筑梦之时月亮不睡,逐梦之时太阳不醒。


黑与白


若记忆能被覆盖,人生该是多么苍白?

爱恨也就寥寥无几,沉浮于茫茫天地。


暗夜隐遁过沉着,点燃过澎湃。

焦灼不足以期许,冷却过的期待,

是冰雪消融后的浮光掠影?

抑或是你侬我侬的分不开?


逝去的一年仿佛一切如昨,

分携的一天缘何要亘古不眠。

春从春雪,夜非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