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知道“子产拒鱼”的故事。就是这个子产,还被手下的人骗了,这事被孟子记录了下来:

昔者有馈生鱼于郑子产,子产使校人畜之池。校人烹之,反 命曰“始舍之,圉圉焉;少则洋洋焉;攸然而逝。”子产曰: “得其所哉!得其所哉!”校人出,曰:“孰谓子产智?予既烹而食之,曰,‘得其所哉!得其所哉!”’故君子可欺以其方,难罔以非其道。(《孟子·万章上》)

郑国国相子产,是个仁德之人,智慧之人,孔子曾经向他讨教,还夸奖他是“古之遗爱也”。一天,有人给子产送来一条活鱼,子产仁慈,让手下小吏把鱼拿到院子里的池子放生。这人却把鱼弄回家自己偷偷煮着吃了。第二天,子产见到他,问:那鱼放生了吗?他说:已经放生到水池里了。为了增加这个谎言的可信性,他接着编造说:“那鱼啊,挺逗。一开始放到水里,半死不活的;过了一会儿,它就恢复了生气,摇头摆尾地游走了。”子产一听,很高兴:“得其所哉!得其所哉!”所以,君子可能被合乎情理的方法所欺骗,但难以被不合情理的方法所欺骗。
孟子想说的就是那句话:要让君子上当受骗,得有合乎情理的说法,否则,还是容易被识破的。

换句话说,你撒的谎所有人都相信,它就成了真话了。

为什么会想起这个故事来呢?因为最近看到了几篇匪夷所思的报道,感觉有些人连骗人都不会,编故事起码要有合乎情理吧?可偏偏没有,当我们傻啊。

举几个例子:

好在第二天某报就出来致歉了,表示将深刻吸取教训,以更加谨慎仔细的工作态度投入到目前的宣传工作中去,坚决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

也有这么写的:

有细心的网友计算了下:4天3夜是84小时,行程300公里,那么时速大约3.6公里,而人的正常步行时速约5公里,所以初步推断这位医生是扛着自行车走了4天3夜。那么,这个95后女医生是傻逼吗?扛着自行车走4天3夜,中途在哪吃饭啊?三天都没睡吗?还风雨兼程呢!你还是不要回工作岗位了,病人都会被你治傻!

还有这样写的:
这个护士太厉害了,新冠肺炎的防疫救治工作竟然能把植物人丈夫治好!

即使小说也不能这样胡编呀,也要符合逻辑的呀。

不过,有些宣传也不需要什么逻辑,换个说法就可以了,譬如门口有保安,就是“管家式服务”;门口没有保安,就是“和谐的邻里关系”┄┄如此的“非真话”大家心知肚明也就算了,无多大害处。最坏的,是用合情合理的谎话去欺骗别人,就像子产手下的那个小吏,竟然连子产这样聪明的人也被蒙骗过去的这种。

宣传一旦过度了,谁还去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