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敬佩的战“疫”勇士


2019级幼教班 李正和

  今年春节,在这个本该阖家欢乐的喜庆日子里,却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新冠肺炎,它是一个病魔,无情地夺走了很多人的生命。当人们心惶惶、意乱乱,避而远之的时候,却有一群逆行者,他们不顾个人安危,无所畏惧地冲到抗“疫”第一线。

  大年初二的下午,下着小雨,公交车停运了,奶奶在村里老家想回镇里。于是,我和妈妈准备开车去接奶奶回家。只见我俩戴好口罩,全副武装,就踏上了接奶奶回家的旅途。一路上,几乎没看到人,仅看到几辆车在路上行驶。

  到了离村口不远的地方,便看见路旁设了卡口,搭着一个小帐篷,两个像哨兵似的人站在那儿,过往的车辆都被拦下来了。这样的场景不由得让我紧张了起来。我纳闷着:“这,干什么呀? ”随着车辆慢慢前行,突然我发现两个哨兵中有一个熟悉的背影。“诶,那不是舅舅吗?”我激动地对妈妈说,“看,看,那是舅舅”。

  今天的舅舅和往常不一样,只见他身着迷彩服雨衣,佩戴大口罩,手拿额温枪,表情严肃,俨然像个拿“枪”的战士。妈妈的车子慢慢靠近舅舅停了下来。舅舅上前一步,用手示意我们把车窗摇下来并非常严肃地说:“非常时期,要登记、要测体温,请你们配合。”妈妈焦急地说“我急着去接正和的奶奶,天都这么晚了,咱自家人,就不要这么麻烦啦!”“不行!”舅舅说完,便拿起额温枪在妈妈额前测量。我好奇地凑上前看了看,这时,我发现舅舅举着额温枪的手抖得好厉害,我再细细一看,舅舅的手被冻得通红通红的。妈妈的体温测量后没问题,舅舅又拿着额温枪转过身来给我测量体温。当他手拿体温计靠近我的额头时,我感到似乎有一块散发冷气的冰块向我靠近,顿时额头一片冰凉。舅舅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那双眼睛少了平日里的和蔼可亲,多了几分凝重,让人一下子肃然起敬。“这是平日里跟我开玩笑打闹的舅舅吗? ” 我感到心有点儿痛。 舅舅帮我和妈妈测完体温后,觉得我和妈妈都没问题,就挥手让妈妈把车开走。当我向舅舅说“谢谢”时,他后退一步,点了点头,眼睛眯眯地冲我微微一笑,转瞬间他又非常严厉地对我说“在家好好呆着,不能乱跑”。我连续点了几次头,在心里默默地祝舅舅平安。

  妈妈的车子越开越远,我从后车窗望去,舅舅的背影越来越模糊,但他手拿额温枪在冷风中坚守岗位,认真战“疫”的情景却越来越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里。舅舅好样的,我竖起我的大拇指。他也是战“疫”勇士——我的舅舅。

  我点赞每一位和舅舅一样的在一线战“疫”的勇士们!春暖花开,愿勇士胜利归来。

指导老师:欧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