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走进都市


车站票检收束了视线,

天空留一块烙糊的饼,

心中的风筝没了牵挂,

耳边的鸟语已成神话。


大街是河,小巷成溪,

人车似浮游的鱼与鲸,

花园苗圃庭院河洲上,

觅着太阳的蚌与虾米。


楼群高低不分排成队,

站成连绵天边的群山,

那山山断崖的照壁下,

有着泉源不尽的流水。


来来去去的鲸与鱼,

晨起总在流水中游,

去去来来的鱼与鲸,

暮至总往崖洞里栖,


鸡鸭翘首洞中桌上供,

牛马立成河岸的石雕

崖洞里写着千年故事,

崖洞外不见远古风景。


202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