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爱茶的朋友告诉我“人在草木间”,是为茶,听后恍然大悟,茶在汉字中岂不就是上草下木中间一个人吗?天地之美,草木如诗,茶是大自然精华孕育出的神木,上天赐与人类的神奇饮品。种茶极为坚辛,饮茶极为讲究,中国人天人合一的自然之道在茶文化中展示的淋漓尽致。

在唐代陆羽以前是没有“茶”字的,“茶"为“荼”视为一种有苦味的药。陆羽写的《茶经》上说“江南有嘉木”谓之“茶”,从此茶从杂学上升成为一门专门的学问,陆羽因此被称为“茶圣”。由此看来学问之道,贵在精深,陆羽爱茶,把茶视为世之精灵,探访寻觅,收集各方茶品,仔细比较研究,成为一代宗师。

记得一次在杭州喝茶,那盏龙井茶极甘洌,汤色碧绿,口齿留香,忍不住买了半斤,回来后无论如何泡制也没有了当初的味道,我不知道是茶不是当初的茶还是水不是当地的水。后来到云南旅游,喝了潽洱茶,感觉极绵醇,就买了几饼沧浪源牌的,冬天喝来感觉暖暖的,胃极舒服。其实潽洱有绿茶,制成茶饼是为了方便贮藏运输贩卖,唐代以后通过茶马古道互市将茶运输到藏区和西北草原,以满足少数民族食肉后消化减脂的需求,绿茶无法适应长途风雨的路途。但现在人们喝的潽洱多数还是饼茶,据说有减肥保健功效。由此看来我是爱茶的,但对茶的秉性了解极少,最多是个热爱中国茶道的茶粉。

“ 一器成名只为茗,悦来客满是茶香。”饮茶是极讲究的一件事。从种植、采摘、炒制、贮藏到几案、茶椇、环境都极其严岢,中国人把饮茶视为人生快事,视为道,以茶悟道,从饮茶的过程窥探人间大道,在闲适的氛围中感悟人生。其实饮茶不必行远,我的家乡安徽在中国十大名茶中占有三席,六安瓜片、黄山毛峰和祁门红茶,安徽茶文化源头极长,与徽派文化相得宜彰,有着明显的区域文化特色。

清代戏剧家李渔在《闲情偶记》中有一篇写茶的文章,他写了几案、茶具、贮藏等。他说茶壶嘴宜直,便于清理残茶;茶叶的贮藏以锡制品为好,以绵纸包装;几案以木竹清雅为上,与居室环境相合为妙。可见饮茶是件雅事,有品味的事,也是极为讲究的事。

筑精舍一间,临水,靠山,四周小桥修竹,半亩荷塘。邀几知己同好,品茗论道,指点江山,激昂文宇亦是人生快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