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2》马上就要大结局啦!可看了这么久,你对剧里所谓昊天世界的大致版图,乃至四大宗门都有谁,修行者的修行境界又是如何划分的,到底有多少了解呢?今天我们不妨一起来看一下:
  • 昊天世界版图

其实,昊天的世界并不大,也就包括以下几个国家的疆域,比如:大唐帝国、西陵神国、大河国、月轮国、南晋国、燕国等,外加荒原的金帐王庭和其它部落。

从版图里不难看出,大唐帝国的国土面积相对更辽阔,正处于三面诸国的环抱之间。它的南境与南晋国交界,再往南分别是位于东边的西陵神国和位于西边的大河国。西境则与月轮国接壤,北境亦与燕国、金帐王庭和西荒等相互连接。 这就是昊天世界版图内陆的大致概况,最后就剩下了风暴海、南海和热海三大海域,但这三大海域尚未被当时的人们所广泛涉足,所以在剧中也只是偶尔一提而过,并没有太多的诠释。 但就是在这么几个或大或小的国度里,却拥有着大量的修行者,并且这些国家的政权,几乎都被这些修行者所在的宗门操控。就像大唐帝国的实际控制者在书院,西陵神国的背后大boss在知守观,而月轮国仰仗得则是天擎宗,荒原各部落信奉魔宗,南晋国更是以剑阁为尊。

  • 四大宗门及各大当家人
昊天世界里共计有四大修行宗门:一观、一寺、一门和二层楼。 1、一观 一观,指的是西陵不可知之地,昊天道知守观。这里面的人大都以修行为主,平日里根本无暇顾及政务,所以世间的一切俗事,几乎全有西陵掌教来打理。 这在世人的眼里,难免就会误认为西陵一直都是以西陵掌教为尊,其实不然。当一旦发生重大变故或发生战争之际,知守观也会出来干预,乃至直接主导大局。

再说一下知守观的当家人,作为知守观观主的陈某,他的修为仅次于天女和夫子。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大修行者,当年却被夫子用一根小木棍阻在了南海之上,十数年上不了岸。 直到夫子大战天女后登天化月,陈某才得以重返知守观。不过好景不长,最终也就蹦跶了几下,便在举世伐唐之时被宁缺给打废。自此直到《将夜2》大结局,也未曾见他再出来兴风作浪。 2、一寺 一寺,指的则是位于月轮国的不可知之地,天擎宗悬空寺。悬空寺讲经首座,这个人在《将夜2》里的表述很少,就是在宁缺带着桑桑逃离天擎棋盘后,不巧在月轮国境内被他给截住,接着就把宁缺和桑桑好一顿揍。

感觉讲经首座的武力值挺高,当时就连及时赶到的书院大先生李慢慢都不是他的对手,还好后来大先生搬出了夫子,才最终让宁缺和桑桑再次成功脱险。 不过听说当年,观主陈某和讲经首座两个人联手都被夫子给挫败,看来修为相较夫子还差的远。再者,天擎宗一门几乎没有两个像样的人物,大多都是泛泛之辈,而且品性也相对差得很。 3、一门 一门,指的就是极北荒原的不可知之地,魔宗山门。此宗门的开山鼻祖,原本出自千年前与夫子同时代的西陵神殿上一任光明大神官,等后来传到“二十三年蝉”林雾时,魔宗遭到了来自西陵神殿的大军围剿,当时负伤之下的林雾被夫子所救,最终便投到了夫子门下,成为了书院的三师姐余帘。

余帘在书院其间,一直都刻意隐藏自己的身份和修为,除了夫子外,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来历和武力值到底有多高。直到举世伐唐的时候,当西陵掌教熊初墨去到书院后山,欲抢夺惊神阵阵眼杵之际,余帘才不得不展露出真正的实力,瞬间便将熊初墨给打残。 4、二层楼 二层楼,指的则是大唐帝国的不可知之地,书院后山。夫子不仅是唐国的缔造者,也是书院二层楼的创建者。他是和屠夫、酒徒从上一个永夜存活下来的大修行者。

夫子的修为极高,已经达到了“无矩境”,可以无视昊天世界里的一切规则,实属世间第一强者。也就是说,昊天的规则已经左右不了夫子,所以后来夫子才成功化月,堵住了天女重返上苍之路,最终使得昊天世界彻底崩塌。
  • 昊天世界的修行境界划分

昊天世界的修行境界,初分为五境:初境、感知、不惑、洞玄和知命。

再往上应该就是第六层,包括天启、寂灭、无量、天魔、无距等。 第七层,魔宗之不朽、书院之超凡、道门之羽化、佛门之涅槃等。 第八层,清净境。 第九层,无矩境。听说昊天世界人类史上,数万年来能达到此境者,唯夫子一人。

不过,若超过初五境以上的大修行者,必会遭到昊天的猎杀,因为昊天不想看到有人最终破坏已定的游戏规则,这是她所统治的世界,只允许有一个至高无上者的存在。 但凡修行者的修为不破五境,你该哪忙上哪忙去,昊天赖得搭理。但若一旦达到五境之上,那就要多加小心了,更不能太张狂,否则势必会遭到天谴,这里的天指得就是昊天。 像小师叔轲浩然就是个最好的例子,他的敢于逆天而为,最终不就被昊天给打得魂飞烟灭。

像夫子也只不过是在最初阶段隐藏得较好罢了,才没被昊天所发现,等昊天真正注意到夫子时,夫子已经强大到足以与昊天对抗,这才有了日后的改弦更张或说革故鼎新。

看来凡事还需有点把握再去做比较好,这样的胜算才会大些,要不然就是在单纯地给人家送人头,再无其它。 好啦!关于将夜剧中的昊天世界版图,四大宗门和其当家人的概况,以及昊天世界的修行境界划分,今天就为大家讲到这里。 大家是否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不妨也谈一下自己对《将夜》的一些认知,若有何不妥之处也望给予指正,谢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