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贾振中 原创长篇历史小说,禁止盗版
第三十六回 李闯王报仇西中黄   周兄弟探宝留云洞

      周武听廉勇讲镖行走镖的秘密,打断了他当镖师的念头,觉得泄气,气愤愤把钢叉往洞壁上一戳,戳出一个洞来。周武连续用钢叉戳了几下,洞口扩大,能容得一个人钻了进去。周虎举火把在洞口晃了一下,俯身要往进爬。廉勇拉住他说:“且慢,待洞中的瘴气往外跑跑再说。”
       周文说:“这个洞中不知道藏有什么金银财宝,是不是李闯王的藏宝洞?早晨喜鹊冲着我叫,看来我们今天要发财了。”
      周虎说:“有可能是,北柴王家就是发现了李自成埋藏的金砖才娶得尉家姑娘。”
       周文和周虎说的李自成藏宝的故事,廉勇也听人说过。
       明朝末年,李自成带领陕西饥民造反,由壶口过黄河涌入山西境内,造反队伍出豁都峪进入太平县占领古城。李自成当年被驿站裁员,无处谋生,饥寒交迫,偷盗他人羊一只,被主家发现扭送到官。米脂县县令名叫张邝华,是山西太平县人,下令打他二十大板,当日受刑之时曾暗暗发誓,若他日这狗官落在自己手里,定要扇他二十个耳光。今日已到这狗官家门前,此仇如何不报?
       民军哨探捉来几个当地乡民,李闯王亲自审问,打听到张邝华家住西中黄村,正在组织村民加固城墙,磨刀擦枪,准备抵抗,心中大怒。令大将刘宗敏先领大军北上,占领襄陵。自己亲率十万人马如洪水出峪,蝗虫过境,刀枪旗帜,铺天盖地,杀腾腾奔向西中黄,喊声连天:“踏平西中黄,杀他个精打光”。十万人马里三层外三层,把个三千人的村子围的铁桶相似,野猫野兔也休想逃出一只来。
      西中黄村位于姑射山下,围村一周建有砖砌城墙,呈长方形,高三丈六尺,长五里,上宽一丈。开有东西南北四座城门,分别是“来青门”“建盛门”“永熙门”和“武安门”。城门上建有垛楼,四角建有箭楼,每楼可藏二百兵士,对外射箭打炮,典型的一座自卫的军事堡垒。北城门楼内檐下悬挂明代书画家董其昌书写的“古中黄”三个大字。
    闻听李自成大军杀到, 西中黄四门紧闭,砖石麻袋把城门洞堵了个严严实实。张邝华督促村中青壮男子上城守卫。城墙上摆满了檑木炮石刀枪弓箭,李自成连打十日,几次攻城,皆被城上民兵打退。
       李自成在营帐中咬牙切齿,城墙坚固高大,难于攀登,有人献计,可挖掘地道。李自成组织人挖掘,怎奈村庄周边土地皆是千万年洪水冲积形成,地洞挖的浅了坍塌,挖的稍深一点是卵石料姜,䦆头砍上去直冒火星。
     李自成无计可施,嘶吼连连,一个小小的村庄都攻打不下,如何能打到北京城坐天下?一旦攻破城池定杀他鸡犬不留!
       军师牛金星进帐,向李自成报告说:“公公曹化成来信,催大王迅速北上,他已做好内应准备工作,若迟恐机密泄露。”
      李自成说:“如今张邝华已成瓮中之鳖,我已下令踏平此处村庄,誓报昔日受辱之仇。”
       牛金星说:“大王兴义兵本为百姓,若是因为张邝华一人而屠尽一村数千人口,如何能收揽民心?我有一计,可令张邝华提头来见。”
      李自成说:“军师有何妙计快快讲来。”
       牛金星说:“请大王下令,人马分头行动,把村庄四郊的麦子收割干净,麦秸堆放在城墙下,作出放火烧城的样子。待我射一封书信入城内,保障张邝华的人头纳与大王帐下。”
     李自成说:“好。下令各营依计行动,麦粒充作军粮。”
      西中黄村内百姓在城墙上看到贼军四处抢掠麦子,作出长期围困的准备,人心惶惶,没有了粮食如何能长期坚守?有人准备出城向李自成投降。
      牛金星带领数骑来到城墙下,向着城墙上喊话:“张邝华昔日在米脂县当官,盘剥百姓,滥施刑罚,官逼民反。今日闯王只为张邝华一人而来,若捉得张邝华者,赏黄金千两,若负隅顽抗,城破之日,玉石俱焚,鸡犬不留。”说罢,让人把一封信射入城内。
      众人拾得李自成射入城内的书信,打开来看,只见上面写道:“不动村民半钱油,只要邝华一颗头。十万大军围城外,定要报得昔年仇。”
      张邝华接到李自成告示,自知性命难保,叹息说:“当年未能杖毙此贼留下后患,给国家带来如此大的灾难,皆我的罪过也,我当一死以谢天下。若能保全村人性命免遭生灵涂炭,我何惜此头颅哉。”说罢让家中长工张三把自己绑缚。
      张三押着主人走上城墙,张邝华面向北京方向跪下,头伸向垛口外。张三忍泪举起大刀,闭目砍了下去。张邝华的一腔污血顺城墙流到底部,头直直的掉落,碰上城墙凸出的部位被弹了出去,骨碌碌滚到牛金星的马蹄下。。
     牛金星提起张邝华的头走进闯王大帐,李自成自然认得,哈哈大笑,对着张邝华的脸扇了二十巴掌。扇得张邝华的眼睛微微睁开,下巴壳子也掉了下去。李自成大怒,学着张邝华当年审判他的样子:“来人,给我把这死不改悔的贼拖下去打二十大板。”一脚把张邝华的头踢出帐外。
      两个军士用枪尖挑着张邝华的头绕西中黄村,在城墙外走了一圈,推来一个碾麦的石磙,当着军士和在城上观看的村民面,把一个苍白的头颅碾的粉碎,骨头脑浆毛发压在一起成了肉饼。
     城上西中黄村民看的心惊肉跳,唯恐李自成说话不算数,继续攻城。待看到义军撤退,远远而去,张邝华的家人才将无头尸体入殓,草草运出城外埋葬。
     闯王报了仇,撤了西中黄的围,帅军急急北上攻打平阳城,刘宗敏已围城十余日,无计可施。李自成与刘宗敏查看地形,被城上射来一箭,伤了一只眼睛。
     李自成脱下盔甲,挂于树上,弃平阳城而去。至今临汾城外有一村名叫挂甲庄,即李自成受伤挂甲之处。
      李自成避开平阳城,绕道率大军继续北上,投奔义军的民众越来越多。李岩红娘子夫妇领三十万人马从河南越太行山与闯王汇合,声势大振,占大同,夺居庸关,一路势如破竹直逼京畿。公公曹化成打开宣化门迎闯王进京。
    大明皇帝崇祯撞响景阳钟,百官无一人上朝救驾,走投无路,孤零零一个人吊死于煤山一颗歪脖槐树上。留遗书曰:“朕凉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误朕。朕死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无伤百姓一人 。”
       三百多年后有个太平人到北京游玩,在景山公园看到这棵槐树,想起崇祯当年的情景,查阅历史,连连叹息。李自成连太平县的一个小小的西中黄村庄都攻打不下,在平阳城外受了伤还差点丢了命,若大的一个国都,墙高城固,满朝文武,世食国家俸禄,国难之日,居然无一人坚守,放任一群乌合之众入城。是朱由检面对内忧外患,治国无方,刚愎自用,朝令夕改,急于求成,君臣离心离德,自毁栋梁乎?可叹!可叹!大厦将倾,天之亡也,非人力可挽。当即口占一绝:
      浪得浮名曰国槐,弯腰屈脖也生哀。
      满园可恨无他种,事急难寻砥柱材。
      李自成在北京紫禁城金銮殿坐了一个月,三千宫女尽情受用,过了一把皇帝瘾。每日拷打前明官员和城中商贾富户,追逼金银,放纵手下将士入户抢掠。突遇吴三桂引满洲辫子兵偷袭,李自成率六十万农民军仓促应战。
       那农民军个个腰缠抢来的财物准备回家过年,娶妻纳妾,买房置地,当一个富家翁,人人没有斗志,被满人二千骑兵一个冲击,即刻溃散扭头拼命逃跑。
      李自成将追赃来的金银熔化成锭,装了几十袋子,放在马背上从北京退到山西,清兵在后紧紧追赶。驮金银的马匹不断倒毙,人逃命要紧,只好将金砖银锭就地掩埋。
       李自成领二十骑逃到湖北九宫山,入村抢掠饭食,被当地农民程九伯一锄头打死,所藏金银从此无人知晓。
       话说自吴三桂引清兵入关,大清建立,太平县冒出一个大财主,跟随清兵南下,生意迅速扩张,买卖做到苏州杭州,自称师庄尉家。
       尉家有一年轻长工,姓王,北柴人。一日驾牛车在古晋国遗址城墙下拉土,掘出李自成掩埋的金砖,悄悄拉回北柴,第二日即向尉家提出辞职,并托人求婚,要娶尉家姑娘为妻。
      尉家想,这穷小子异想天开,莫非掘了金发了意外横财?人无外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若要想娶我尉家姑娘,一步一个金砖从北柴摆到我师庄尉家来。
     王小子满口答应,果然是一步一个金砖把尉家姑娘迎娶进门,从此北柴王家与师庄尉家齐名,成为晋南四大首富之一。
      周文说:“今日我们得到李闯王的宝藏,明天我就去南高刘家提亲,娶一个刘家姑娘。周虎哥,你也娶一个小老婆吧。”
      周虎说:“娶小老婆这话不敢胡说,让你嫂子知道了还不让我跪在院子里,剥我一层皮?我倒是要买一座院子,买二百亩地,美滋滋地当一回他二大爷呢。”
       周武说:“你们两个想得美,半夜做梦娶媳妇,净想好事。我怕洞里窜出一个妖怪把你们都吃了呢。”
       廉勇说:“人传说西贾龙王庙有一条地洞通到西毛沟,地洞中有水井、磨盘,藏有粮食,可供百八十人生活一个月,这说不定就是那条地洞。”
       四个人说说笑笑,大约有熬了一锅小米粥的时间,廉勇接过周虎手中的火把,伸入暗洞中晃了晃,火把依然燃烧兴旺。廉勇说:“可以进去了,就让我们一探虚实,解开西贾龙王庙的一段谜团吧。”
      关于廉勇四人在留云洞避雨意外发现一暗洞,是否从中寻到李自成埋藏的财宝,解开了西贾龙王庙的传说之谜,因他们没有向外透漏任何消息,外人不得而知,写书的也不好杜撰,只好留待后人挖掘证实了。
       且说周虎家人见周家兄弟一个晚上没有回来,心中着急,天明雨晴急忙报告里正。里正带了二十多人,拿起锄头棍棒到了沟底,远远就闻到一股腥臭,一条大蟒蛇躺在桥上,一动也不动,蛇身上黑压压的一层苍蝇。
      里正四处张望,不见周虎周文周武,莫不是天黑下雨,四个人掉到桥下水潭中去了?急忙让人用长杆铁耙在潭水中打捞,顺溪水向下游寻找
      昨夜下雨,潭水比过去深了二尺,溪水如同小河,正当众人乱哄哄在潭水边舞动长杆铁耙的时候,“呱呱”传来几声乌鸦的叫声,里正抬头顺雅雀鸣叫的方向望去,北岸悬崖留云洞口扑棱棱飞出一群红嘴鸦,廉勇、周武、周虎、周文,正挥手向大家致意。
      不到半顿饭的功夫,临近的西贾、东彭,上毛村的人都知道西毛沟打死了一条大蟒蛇,纷纷前来观看。
     众人找来扁担、绳索、太师椅绑了四顶轿,让勇士坐在轿上,身上披了红绸。一伙人抢着抬起四位勇士,另用一根长长的扁担抬了死蟒,敲打起威风锣鼓,吹吹打打到了太平县城。
     县令正在升堂,闻听外面锣鼓喧天,人声鼎沸,急令衙役打探消息。少刻回报,三毛沟打死了一条吃人的大蟒,乡民们正抬着打蟒的勇士和蟒向县衙而来。
     县令出衙门迎接,太平县一条南北大街上,人们摩肩接踵,你挤我推,争着向前看打蟒英雄和百年大蟒。
     县令看那被人高高抬起的打蟒英雄,心中大喜,传令左右,快快将那个好汉给我抬入县大衙来。
      欲知县令说的好汉是谁,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