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巷总理


——致敬奋战在抗疫前线的社区工作者
孙钰林 文昌中学

2月10日傍晚

  爸爸一进门就说:“教育部通知延迟开学了。”我平静地回应了一声:“哦”。此时,我已没有往日听到这样消息的喜悦。我多想回到学校,见到亲爱的老师和同学们,多想闻闻学校的花香,摸摸操场上那往日看起来冷冰冰的单杠,然后舒坦地坐在草坪上仰望蓝天,呼吸新鲜的空气。可是,这一切因为一个可怕的病毒而成为奢望。这个时候,怎么高兴得起来呢?每天一打开电脑、电视、手机,映入眼帘的无一不是疫情的可怕消息。确症病例、死亡人数一直在增加,一线的战士接连倒下,医务工作者一波一波地上前,警察、共产党员、还有文艺工作者都加入了这场抗疫战斗中。

  哦,对了,还有那些社区工作者。


  1月24日傍晚(除夕夜)

  妈妈正和几个姐妹在铜陵外婆家“围炉”,叮铃铃,叮铃铃“姨妈的电话响了。姨妈:“喂,你好!怎么了?”

  “哦哦,好,我马上过去!”

  外婆:“怎么了,又得出去?”

  姨妈:“嗯,得去值勤。你们吃吧。”

  就是这么一个电话,就把姨妈从除夕夜的餐桌上叫走了。听妈妈说,除夕晚上姨妈跟其它社区的阿姨们在凛冽的寒风中整整值守了5个小时,在铜陵古城的多个路口,宣传劝导人们取消民俗活动,静守家中。

  1月25日中午(大年初一)

  姨妈:“姐,小宝要去妈妈家吃饭。他爸去西埔值班了,我还在小区里登记信息。”

  妈妈:“好的,要到什么时候?晚饭要来吃吗?”

  姨妈:“不知道呢。”

  原来,姨妈初一早上的任务就是要敲开一个个紧闭的大门,确认居民个人信息,排除每一个隐患。期间可能还会遭受不理解、抱怨。


  1月26日清晨(大年初二)

  妈妈:“喂喂,听得到吗?”睡梦中,朦朦胧胧听见妈妈与姨妈打电话。

  妈妈:“今天二姐要回泉州了,你要去送送吗?”

  .........

  妈妈:“好吧,那你专心工作。”

  我:“妈妈,姨妈怎么了?”

  妈妈:“哎,又要加班去防范疫情了。听说还有好多报表要报。”

  我:“天!怎么天天加班呀?”

  妈妈:“对呀。这种时候,她们也要站在最前线,因为她们是最基层的,是这场抗疫战役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是的,无数次地听见妈妈给姨妈打电话,电话那头无一不是匆匆落下一句:“我在忙。”便没了声响。每次与姨妈见面,她也总是忙碌的样子。妈妈笑谑姨妈是“小巷总理”,身兼多职,干最累的活,领最少的工资。

  是的,她们毫不起眼,默默无闻。她们没有护士帽,没有执法证,只有一只简单口罩,还有街坊邻居一张熟悉的脸。她们不需要请战书,只要一个电话便义无反顾地加班值勤。她们仿佛是千手观音——一夜之间生出了六只手,领文件、开会学习、上报信息、发放物资、堵截人员、测体温、排查登记填写数据;又睁开了四只眼,群内消息、文件、外来人员、出入群众,让她们应接不暇;又长出了四耳,新闻动态、会议内容、上级指示、群众意见充斥在她们耳旁;张开了三个嘴,汇报、宣传、辟谣,使她们唇焦口燥;一眨眼,她们又成了千里马,跑小区、跑上级部门、跑突发事件现场……俨然是日理万机的“小巷总理”。

  在疫情面前,她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在尽自已的一份力。因为她们恪守这样一个朴素的信念: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坚守自已的阵地!

  我们的祖国正是靠着这样默默无闻坚守自己岗位的普通劳动者,靠着许许多多各行各业的人们努力着,才能赢得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还我们一个山河无恙、国泰民安的中国!

指导老师:潘艳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