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分别多年我还是一个人

我已习惯了属于我的冷清

常常孤自一人走在午夜的街头到天明

陪我的只有头顶上那盏昏黄的路灯

我用一杯杯美酒清洗伤痕

让漆黑的夜碾压远去的曾经

遥远的星空吞食着我绵绵的温情

清清的风拔弄着我那把断弦的琴

不敢幻想你用柔柔的手

再为我捧来爱的纯真

因为岁月就是深山里疯长的刺藤

爬满了我锈迹斑驳的心门

文:彭乃胜

图:网络

曲:《守在你来时的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