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想不到,不惑之年的我,竟然在家叠纸飞机玩。

  自从年前武汉出现新型冠状病毒以后,政府就提倡尽量减少外出,减少亲友之间的走动。咱多听话呀!没事不出门,亲戚不走动。不懂医术的我,只能通过自己微薄之力为国家做一点贡献了。所以,我就一个字——宅。

  亲戚不走动也好,家里来人少了倒觉得是一种难得的清静。就像文言文里说的那样“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但是我不想追求那种“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的境界。我还等着疫情结束之后出入无忧呢,我可不想待得像赵本山老师说的那样:“能憋疯”。

  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和儿子做做游戏,或者完成学校老师在群里交代的学习任务,挺好。还没准因为这个少出门的号召把我变得年轻呢。

  儿子不懂什么疫情,他只知道我这段时间在家陪他的时间很多,给我出了好多难题。

  孩子让我叠纸青蛙,我就在网上学习制作一只,还别说,轻轻一碰,纸青蛙还真的向前蹦;孩子让我叠千纸鹤,这个难不倒我,三下五除二就做好了一只。

  “爸爸,您给我做一个飞机。”儿子抬头命令着。

  还真不是吹牛,我把叠纸飞机说成是祖传,一点不为过。我小的时候就是爸爸教会的,属于轻车熟路。

  “行,我给你做。爸爸叠纸飞机还是跟你爷爷学的呢!”

  我找了两张A 4纸,给了儿子一张,让他跟着我一起学习制作。首先,沿着纸宽边的中心部位对折,然后打开,再从中间折印部分顺着中心线做两个斜角。这张纸就变成了一头尖的形状,再把这个尖对准中间之前的折印折过去。

  儿子拿着那张纸按照我的步骤学习,嘴里嚷嚷着:“爸爸等我一会儿,您没说清楚。”

  于是我又反过头来重新给他演示一遍,他还是不会。算了,一会儿再教他,我直接把自己的纸飞机做好了。

  儿子看着我的飞机做好了,直接就把他那个半成品扔了,一把夺过我手里的飞机说:“这个是我的,您重新做。”

  他那种霸道的感觉确实像土皇上。没办法,我捡起他扔在地上的纸重新制作。很快,我的另一件作品出炉了。

  还别说,儿子学习叠纸飞机的样子,还真有点我当年的感觉。父亲也是如此耐心地把我教会了,我也曾经霸道地从他手里抢过。

  我俩同时举起手里的飞机扔了出去。不知为什么,两架飞机在空中发生了空难。还好,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于是我们捡起来再扔,两架飞机还是不幸相撞。

  我俩反复试验了几次,结果依然是空中遇难。我们把扔出去的方向做了调整也是无济于事。

  怎么回事呢?我捡起地上的飞机翻来覆去地看,想找出飞机失事的原因。最后我发现,两架飞机的机翼分别有一只是偏的,十分巧合的是,我的那架飞机的右翼偏了,儿子那个是左翼偏了。于是我和儿子把飞机换过来扔了出去,这次,两架飞机平稳升空,在空中分别是向着两个方向飞出去的。

  终于安全了,再扔出去多少次也没有出现空难。儿子非常开心。

  玩累了,我俩就坐在炕上休息。可是我脑子里一直在考虑刚才玩纸飞机的全过程,我能不能改变机翼的角度,以此让它按照我设定的飞行轨道去飞,最后达到指定地点呢?如果真的能做到,这倒是一件非常有趣的游戏。

  说干就干,我拿过刚才玩过的飞机反复看着、仔细琢磨着。

  我终于看出了一点门道。

  “儿子,爸爸把飞机扔出去,让飞机找你去好不好?”我拿着纸飞机问儿子。

  “我就坐在这里,您把飞机扔出去,让这架飞机掉头回来找我是吗?”

  “当然了,你等着吧!”

  我把机翼的尾部向下弄成了弧形。轻轻扔出去,飞机真的在空中掉头了,只是缓缓地朝着我的方向飞来,没能够飞到儿子的身边。

  儿子有点不开心,嘴里嘟囔着:“飞机没飞到我这里。”

  “别着急,刚才这次没飞好,再来一次肯定没问题的。”于是我把机翼重新做了调整。

  再次扔出去,飞机依然在空中掉头。这次没有朝着我这里飞过来,而是慢慢地向儿子的方向飞过去了。

  儿子跳起来抓住飞机,开心地说:“飞过来啦,飞过来啦!”他把飞机递到我说里说:“您再扔一次,还让它飞到我这里。”

  我又一次把手里的飞机扔了出去。和上次一样,飞机还是在空中掉头回来,最后降落在了儿子的怀里。

  爱人在旁边撇着嘴说:“都什么岁数了,跟个孩子一样。你没看新闻?你还有心思在家玩飞机?”

  “你懂什么呀!新闻里这样说的,尽量减少外出。你能让我干什么去?去武汉?我要是医生早就去了,还用你说?我在家里待着,就是为抗击疫情做贡献呢。”

  “呦、呦、呦!你还真能矫情。”爱人笑着说。

  “这哪叫矫情呀?这叫临危不惧,是大将的风度。你没看《空城计》里边的诸葛亮?司马懿大兵压进,眼看着就兵临城下了,可是诸葛亮依然坐在城楼抚琴,最后终于吓跑了司马懿的雄兵。我开心是为了不被疫情吓倒,这也算咱为打败疫情做的贡献。还没准疫情结束了,我拿着纸飞机去电视台挑战不可能呢!最后主持人说我‘挑战成功’,让我介绍经验。到时候我不回答,让你介绍。

  你上台说:“我老公的成绩是抗击疫情的时候在家宅出来的。”

  “爸爸,您能让飞机穿过里屋门飞到外面去吗?”儿子拽着我问。

  “没问题。别看你爷爷当年不会这个,我这是适应时代的发展需要。看着啊!”我把飞机的机翼仔细做了调整扔了出去。

  飞机在空中拐了一个弯缓缓地穿过里屋门飞向了外面的客厅。

  客厅里正在看手机的女儿捡起飞机说:“飞机飞到我这里了。”

  “知道飞你那里了,你给爸爸拿过来。”

  女儿一手拿着飞机,一手把手机举到我面前说:“您看这个。”

  我低头一看,手机里是一段她们同学发来的视频。视频里,她们同学一家三口正在做游戏。

  宽敞的客厅里,地上零散地摆了各种物品,毛绒玩具、烟、打火机、水果之类的。她们同学父亲的手里拿着一个用竹片做的圆环,轻轻向着那盒烟扔了过去。可惜,没套到。

  “没套上,不许抽烟。该轮到我了。”他女儿开心地嚷嚷着。

  “都挺会玩的。xx 她爸爸这回可惨喽,要是一天套不到那盒烟,他就别想抽喽。”爱人在一边笑着说。

  “也是,在家待着想点这种有意义的游戏多好?即响应了政府号召,还能有效地控制吸烟量。”我轻轻地把手里的纸飞机扔了出去,飞机又一次缓缓地飞向了客厅。

  爱人、女儿、儿子看着我的样子,开心地笑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感谢图片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