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蒋大为不想办法为抗疫奉献力量,却于2月11日接受某频道专访,极力鄙视农民歌手,此举瞬间得罪了广大农民,激发众怒,骂声铺天盖地了。

  作为农民后代,我当然站起来驳斥蒋大为,第一时间写了《蒋大为有什么资格瞧不起农民歌手?》文章,阐明了自己的观点。

读者纷纷跟帖,认为蒋大为与其是歧视农民歌手,不如说是瞧不起农民了。

  早在农民歌手朱之文成名时,巜星光大道》主持人毕福剑在电视上现场撮合,蒋大为很开心的收了朱之文为徒,实际上利用了朱之文,被媒体热炒了一下。

谁知屁股一调,在接受别的电视台电话采访时,话锋一转,又拒绝承认是朱之文老师,且言语之中充满了鄙视,因为他看不起朱之文是个农民。

蒋大为再次成功的挑起话题,媒体又是一阵大张旗鼓报道,可以说将英雄暮年的蒋大为向前推了一大步,只可惜是把双刃剑,负面影响更大。

  同样是在央视节目上,主持人周炜也是现场拜了蒋大为为师,而周炜占尽天时地利和人和,却始终红不过朱之文,以至到现在,连个影子都看不到了,为什么蒋大为不否认周炜为徒呢?

原因很简单,蒋大为被周炜摆平了,而朱之文却不知道什么叫潜规则。

  我是白羊座,一眼便看透了蒋大为心事。

朱之文太老实,以为现场拜过师就行了。

殊不知,蒋大为在等着朱之文真金白银尽孝心。

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却传来了朱之文公开宣扬是蒋大为徒弟的消息。

蒋大为能不火冒三丈吗?好你个朱之文,只顾利用我的名声挣钱,却把我忘的一干二净。

既然得不到好处,还要你当徒弟干嘛呢?

于是,在蒋大为眼中,朱之文身上便有了农民式的狡诈。

至于周炜,水平不够,好处来凑。为蒋大为联系个演出,上个节目,平常喝个小酒,是没问题的,各得所需,也就相安无事了。

  不要以为我是以小人之心,度蒋大为之腹了,事实就是如此罢了。

就在2月14日,有人以《蒋大为:曾被陌生女人敲诈90万,夫妻常年分居,为女儿付出一切》为题,写了一篇文章,文章的意思就是蒋大为挖空心思为挣钱。

唱歌过了时,挣不到大钱了,只能想别的办法。

收徒是挣钱的另一手段。谁知朱之文不开窍,没有好处的事,蒋大为当然不干。


  知情人说, 这就是蒋大为瞧不起朱之文的秘密所在。

和蒋大为一样,对农民歌手不留情面的当数汪峰了。

同样是从《星光大道》走出来的两位农民组合,旭日阳光所唱的《 春天里》被“禁唱”了,汪峰解释说:“事实上从很早我就已经关注和提醒他们了!我希望他们能创作或拥有属于自己的作品。后来,在各种晚会、活动和商业演出中,他们越来越频繁地在未经我和版权公司许可的情况下,使用并演唱我的〈春天里〉以及我的其他作品。此时此刻,他们再也不是两个住在狭小屋子里、生活在最底层怀揣梦想的人,而是两个存在于这个追名逐利、为成功不择手段的娱乐圈名利场中做翻唱而努力的歌手。任何一个艺人,都不会同意这种滥用个人版权。”

说白了,只要旭日阳刚给汪峰钱,照样可以唱《春天里》。可叹的是,旭日阳刚毕竟是农民出生,要学的东西太多了。

  蒋大为骂朱之文一人就算了,毕竟事出有因,但没想到眼下变本加厉,把所有的农民歌手都骂了,难道真的与农民为敌了吗?


  难道七十三岁的蒋大为真的可以从心所欲吗? 但别忘了不逾矩是前提。 七十岁后做事可以随心所欲,却不可逾越规则,体现的是境界。

但没想到蒋大为一棍子想把所有的农民歌手打死,丝毫不留余地。

不可否认,农民歌手身上肯定存在不同的缺点,难道缺点只能放大,不能克服吗?

到了这种年龄,蒋大为应该为言行负责了,不过网友的结论是其歌唱生涯该"凉凉了”,因为农民不欢迎了。

(钱诗贵庚子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