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茅家的楷模

茅树森

<h3> ——记著名作曲家茅沅</h3> <h3>音乐:新春乐</h3><h3>作曲:茅 沅</h3>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  早在清末民国时期,济南历下区按察司街有个茅家大宅院,茅沅先生的父辈同其他茅氏家族的老一辈人一样,便是在这儿生活成长的。茅沅先生虽然从小在北京长大,但祖籍应属济南,他也始终为自己是血脉传承的山东人而感到欣然和自豪!</span></p> <h3> 青年时代的茅沅先生</h3> <h3> 中老年时代的茅沅先生</h3> <h3>茅沅先生的近照(2019、12月于香港)</h3>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  提起茅沅,可以说在我国乐坛,乃至广大音乐爱好者中有口皆碑,德高望重,实属一位颇具影响的资深音乐家。</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span class="ql-cursor"></span>早在六十多年前,由他精心创作和改编的我国首个管弦乐曲“瑶族舞曲”和小提琴演奏曲“新春乐”,广为流传,久盛不衰,被评为中外经典名曲,深得人们的喜爱!至今仍然是各大广播电视媒体以及各级各类乐团,经常播放和演奏的曲目。</span></p> <h3>连南瑶族自治县举办“瑶族舞曲”研讨会</h3> <h3>连南县长给茅沅颁发“荣誉市民”证牌</h3> <h3> 与瑶族演员合影</h3>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  其实,他搞音乐并非科班出身,只是受家庭熏陶,从小喜爱音乐,尤其是练就了一手弹钢琴技艺,当时可为是凤毛麟角;所以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他已完成了清华大学土木工程专业的学业,并分配相应工作后,依然被选调到刚组建的中央歌剧舞剧院,担任指挥兼作曲一职。</span></p> <h3> 指挥清华大学乐团演奏</h3> <h3> 在家搞创作</h3>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  在他从事音乐之路几十年来,他曾先后创作改编了上百支曲子,除了上述讲的那两支经典代表作外,他还参与了五、六十年代曾轰动一时,由中央歌剧舞剧院演出的大型歌剧“刘胡兰”的音乐创作,并担任乐队指挥;受国家选调参加了我国首个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音乐编导工作。</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同时他还为许多文艺团体和重大演出活动,谱写了许多优美的歌曲和配乐,直到退休后仍然笔耕不辍,积极配合形势,应邀创作了很多适时的音乐作品,并多次受各方之邀,作有关音乐专题学术演讲。</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特别是他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创作的合唱歌曲“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广受欢迎,甚至传至海外一些国家组织演唱。他们夫妇还因此受菲律宾有关方面邀请,赴菲出席盛大的演出此歌曲的活动。</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 为时代和人民创作出更多更美的音乐旋律和推广宣传优秀的音乐作品,已成为他一生中孜孜不倦的追求和责无旁贷的使命。</span></p> <h3>  茅沅演出完接受观众献花</h3> <h3> 与音乐爱好者交流</h3> <h3>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作“肖邦”专题讲作</h3>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  笔者是茅沅先生的远房侄子,我们叔侄之间虽非直亲,年龄也相差20岁,但彼此十分投缘,几乎无所不谈,感情之深和交往之密,可说是胜似亲叔侄,堪称忘年交!</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这源于家父在世时就与沅叔及其父亲关系甚好。</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六十年代笔者就读北京体院期间,便延续了这一份浓浓亲情,成了他家的常客,于是与其家中的婶婶和弟、妹们以及其他亲友也都建立了深厚的感情。</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七十年代我毕业分回老家山东工作后,每次去北京出差,无论时间多紧,我都会去府上看望叔婶及家人。</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尤其是退休后这些年,我们相互交往更加密切,北京、济南、潍坊、威海、滨州和东莞、广州、中山、清远等地都留下了我们相聚的足迹。</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span class="ql-cursor"></span>通过几十年的相处,使我对茅沅先生有了更深切的了解和认知。</span></p> <h3> 笔者与茅沅夫妇合影</h3>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  茅沅先生是我心目中最受敬重和崇拜的长者,在他身上焕发着文人的气质和绅士的风度。</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他的许多优秀品德长期来对我潜移默化,受惠终生。</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他做人低调,从不炫耀自己,虽是名人长辈却非常平易近人;他待人谦和真诚,实实在在,不会虚情假意;他办事认真,从不敷衍,受别人之托,定会尽力而为;他学识渊博,勤奋好学,作为五十年代的清华学子,本就已具备深厚的文化底蕴,但仍然与时俱进,不断探索新知识,学习运用新科技。</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早在九十年代末他便学会用电脑发“电子邮件”和查阅资料,还能在电脑上编制“五线谱”。</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进入耄耋之年的他又学会了运用手机玩微信,确实令人刮目相看!与他一起言谈交流,颇有种“胜读十年书”之感。</span></p> <h3>在广州连南瑶族自治县广场茅沅题词石碑留影</h3> <h3> 在茅沅北京宅门口留影</h3>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  茅沅先生尤为珍爱亲友,重情重义,虽然他少小就离开济南故里,却始终心系故乡的父老乡亲,牵挂着家族的每个成员。</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每次与我相见总是不断打听老家的各方面情况。</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他总想并多次专程到全国各地拜访久违的亲朋好友。为看望长居美国的老姐姐,他不顾年迈孤行和长时旅途的疲劳,几乎每年都要远度重洋,以解想思之情。</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由他倡议组织的2008年济南茅氏家族大聚会,可谓是我们茅家最精彩的一次合家欢,参加人员之全,规模之大堪称是空前绝后,将永载茅家史册!</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特别是他在家庭中,从不以老大自居,尊重善待家里每个成员(包括保姆),尤其与夫人自1954年结为伉俪,恩恩爱爱,风雨同舟至今已走过了65个春秋,老两口始终互敬互爱,相濡以沫,从未红过脸拌过嘴,无愧是一对令众亲友十分羡慕和敬佩的模范夫妻!</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在此不得不提到茅沅先生的老伴,我的堂婶李克瑜女士,也是一位享誉中外的杰出人物,被誉为我国舞美设计专业的泰斗,著名芭蕾舞剧“天鹅湖”和“红色娘子军”的全场演员服装设计便是出自她的妙手神笔。</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她在北京芭蕾舞团工作三十余年,获奖无数,退休后即被北京服装学院聘请为客座教授,一干又是三十年,桃李天下,德艺双馨。</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他们夫妇俩都同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有卓越贡献的高级专业人才”的政府津贴待遇,他们的三个子女也都事业有成,职高位重。由于他们之间的和谐相处而构建了一个非常祥和幸福的家庭。</span></p> <h3> 茅沅与老伴李克瑜</h3> <h3> 茅沅夫妇及子女</h3> <h3> 与香港亲友团聚</h3> <h3>笔者一家与茅沅父子合影</h3> <h3> 笔者与克瑜婶及其大女婿留影</h3> <h3> 笔者女儿与叔爷一起</h3>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  今年茅沅先生已94岁高龄,也是我们济南茅氏家族中目前辈份最高,年龄最长者。</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令人欣慰的是,他老人家身体依然很健康,精神 矍铄 ,各项体检指标基本正常,而且头脑清晰,思维敏捷,完全不像一个如此高龄老人的状态。</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span class="ql-cursor"></span>他之所以能如此健康高寿,以本人所见,源于两大方面,一是他始终怀有一个乐观豁达的好心态,淡泊名利,荣辱不惊,随遇而安,繁事化简;二是自律性强,一生不喝酒不抽烟,不暴食暴饮,无任何陋习,生活很有规律,且平时很注重养生保健。这些良好的习惯和宝贵的经验,确实很深值我们现代人所需要借鉴和效仿的。</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 茅沅先生历来是我们茅家的骄傲和自豪!他的许多优秀品德、作风和精神,更是我们晚辈们所应学习和传承的傍样及楷模,并期望能将其发扬光大,后继有人。</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22px;"> 我们衷心祝愿茅沅老前辈晚年快乐幸福,健康长寿!</span></p><p class="ql-block"> </p> <h3>  2008年济南茅氏家族成员大团聚合影</h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