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印不尽可学,要当择善而从。其平正者、质朴者、有巧思者可学,板滞者、乖缪者、过纤巧者不可学。

临古要不为古人所囿,临其神不临其貌,取其长不取其短,有似而不似处,有不似而似处,斯为得髓。若一味摹拟,求其貌似,则近世铸板之术大行,摄影铸板,百无一失,何贵乎再借刀锲哉?

先秦古玺处于古代玺印萌发生长之初,尚未形成稳定制度,用途多样,形制活泼、品种丰富。先秦古玺产生的时间跨度长,使用地域宽广,是商、周、乃至春秋战国历史的印证,是先民的遗赠,是古典篆刻中尚未被充分开发的艺术形式。

黄易(1744-1802),字大易,号小松,又号秋庵,仁和(今杭州)人。其篆刻师事丁敬,又有创新,与丁敬并称“丁黄”,为“西泠八家”之一。曾任监生、官济宁同知。其父工篆隶,通金石。黄易继父业,以篆刻著称于世。隶书摹《校官碑额》,小隶有似《武梁祠题字》。


精于博古,喜集金石文字,广搜碑刻,绘有《访碑图》,并著《小蓬莱阁金石文字》等。隶书《警语》,其书笔划圆润平实,气势宏大,深得古法,是谓大家。他有"小心落墨,大胆奏刀"一语,深得篆刻三昧。

浙派白文印的章法与汉印非常接近。浙派切刀下的线条是制作特色非常突出的线条,与之对应,浙派白文印的文字也较方整。浙派白文不论何人所作,不论印文多少,大都与汉印有着相似的章法特点

从古玺印开始,到文人印章中的文彭、何震、丁敬、邓石如、吴让之、赵之谦,在刻制印章时其篆文一律是光洁挺拔的——吴昌硕则反其道而行之:他的篆文之线条‘结构既不是四平八稳,线条也不是圆转流畅,而是大力强调其结构上的层次错落、线条的起伏顿挫与粗细变化

印眼有神,全局皆奇,全印皆活.多读汉印,与汉人息息相通,希望汉印多给力,为的是我们的印眼也能明眸善睐.

篆刻无印眼死,有印眼则活”, 一首诗有诗眼,一方印也有印眼,顾名思义,印面最惹眼、最精彩、最能传神的地方就是印眼。

封泥多板拙,以印于泥,凹者凸而凸者凹故也。故临封泥必须从死中求活,于板拙中寓巧思方可,然巧不能过,过即怪诞。

若有需要欢迎微信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