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话说“抗疫”之路

多少人探索,

多少人寄托,

多少人心中有话说。

多少人离索,

多少人嘱托,

多少人有话没来得及细说。

多少人让其身囚禁寂寞,

多少人让其心独自诉说,

多少人被招去默默杀向疫魔。

十四亿人的心声,

十四亿人的脚步,

十四亿人的意志在高歌一曲。

是一个政府总体决策布署,

是一个政党险滩博浪掌舵,

与民同写一首生命的杰作。

泱泱大国不惧千灾万难,

悠悠五千年文明征途,

有经典有教训有神话,

世界还将千古评说赞扬。

2020.2.9

2.

叩问“新冠病毒疫灾”

千街万巷行人稀,

千家万户门自闭,

何方神魔今欲狂,

妄将人类囚笼禁。

白衣天使擎起来,

楼院公仆甩门出,

铠甲神勇狼烟起,

儒道名士高山鼓。

乾坤朗朗终有时,

妖孽必将遁地去,

叩问疫灾何方来,

不可河清逍遥安。

先朝遗训东北疫,

红尘嫔妃饰妆容,

欲将鼠皮作貂皮,

反遭冤魂弑其身。注。

天人规律不可逾,

正本清源方可为,

寰球并非人一族,

百家和谐共盛荣

儒佛经典今犹在,

不可忘在悼亡中。

2020.2.6.注:百年前的东北大鼠疫,一次死亡六万人。

3.

一个青春的站台

半世纪前,

一个沒有雨阳棚的站台,

一列喘气的绿皮火车,

中途咳几声,

把我的梦想丢在那里。

一杆雨雾缠绕的电杆,

一盏萤火闪闪的信号灯,

一股冷冷穿崖的山峡风,

随那车来车去的方问追。

无影无踪的岁月,

一个长辫子姑娘靠过来,

没有撑着油纸伞,

只有风撩拨的雨披,

眉眼发梢滴着水,

在那长长寂寥的站台里。

她说她只念过三年书,

总想去山外看看那城里,

她说常在夜半的梦里,

求人借她几本书,

那怕一次就一本,

有着那股香叶子味。

她的话儿轻轻,

她的声儿柔柔,

在那长长寂寥的站台里,

似那瘦弱的春风,

似那绵绵的烟雨……。

2019.12.30.

4.

抗疫天使

长河巨石孕育的一粒沙,

从恶浪漩涡中走出来,

来到“抗疫”生命通道上,

为铺垫他人路上那坑洼。

山中小草撒下的一颗籽,

从淫雨妖风中飞出来,

来到“抗疫”生命通道旁,

站成一朵纯洁奔放的生命花。

知道铺作路基会被碾,

知道开在路边会被摘,

你是山河降临的白衣天使,

你的回答既平凡又铿锵。

与其永在河沟里沉,

不如生命通道上铺,

与其久在深山中生,

不如生命通道旁开。

让双肩当作他人生命梯,

让生命之花开在众人的心坎上!

2020.2.4.

5.

抗疫断章

先有“非典”“埃博拉”,

今有“新冠病毒”漫天传染,

悠悠岁月曾有多少瘟神孽瘴,

萧萧古道曾有多少生灵倒下,

一次次瘟疫哀鸿遍野,

一次次生命奋起乾坤朗朗,

社会千秋演绎着神的图腾,

人类万古繁衍着独一无双。

静静待在冬去春来的过道上,

凭窗远眺“神龟金龙”锁疫流,

仰首遥看“三镇”挽弓射天狼,

韬光养晦更显华厦之风采,

同仇敌忾众志成城,

让江河动情草木换妆容,

九洲诚邀寰球唱一曲,

人间正道虽苍桑,

同唤地球村上万古长青,

同唱地球人的长生不老。

2020.2.3

6.

静坐在母亲遗像前

母亲过世已有月余,

母亲本是一个文墨淑女,

她喜欢读书,

她读“增广贤文”,也读“千家诗”,

她读“四书”,也读“五经”,

最终成了一个忙于烦琐的家庭主妇,

她把四个儿子读成四本书。

母亲生前言语不多,

临终前很想说却没能说,

一场脑溢血将没说的都说了,

九十一岁的母亲就这样悄悄地走了,

好像这桌上一杯茶,

静静地缭绕着热气,

留着沁人的茶香让人品。

世上许多事多有遗憾,

这不能说是过错,

说者没说,听者没听,

也许是最好的回答。

2020.1.19

7.

人生

人生,

是一条路,

是山穷水尽,

是前程万里,

都在你脚下。

人生,

是一条河,

是九曲回肠,

是一泻千里,

都由你把舵。

人生,

是一首歌,

是哀怨愁叹,

是豪情奔放,

都由你填词谱曲。

人生,

是一本书,

是信手涂鸦,

是经典流传,

都由你书写。

人生,

是一幅画,

是风花雪月,

是跃马扬鞭,

都由你描画。

人生,

是一壸酒,

是浓烈,

是醇香,

都由你酿造。

世上人生,

经纬相结,

却表里不一,

别人的人生再好也是旧作,

自己的人生再难也能创新!

2020.1.18.

8.

远去的炊烟

远去了,故乡的炊烟,

那朝阳落曰的神臂,

送故乡一杆青墨一池玉砚,

在灶台,檐口,篱笆,墙院,

在荷塘,山坡,瓜棚,莱园,

柔柔研磨,

研磨出淡淡,浓浓,丝丝,缕缕,

洇散飘荡,

飘荡在故乡晨暮的画屏上。

池边修竹扯起了羽巾,

葱茏的果园拉起了纱帘,

庭院的古樟踮高了身躯,

阶前飘来瓜菜米饭的喷香,

山坡上的牧童藏进迷宫,

牛羊走进似幻似真的仙境,

宗牌上的老人竟活在天穹下张望,

房前屋后的呼唤渐渐远去……。

远去了,故乡的炊烟,

千万年一幅神来的画卷,

催生了新一代远走他乡的梦想,

那浓浓淡淡的炊烟,

一缕缕装进了远去的行囊,

一丝丝灌进了新城里管道,

仅留一方挂在留守老人的房墙上。

2020.1.14

9.

那逝去的老人那忠诚的狗

哦,大黄狗,

你为何喘着气儿在呜咽,

是因了远方的孝子回来,

不给你脖上系上小白花,

难让你心儿宽。

哦,大黄狗,

你为何哀哀地泪蒙了眼,

是因了灵堂人多太嘈杂,

打扰了你身边沉睡的棺,

让你心儿酸。

哦,大黄狗,

你为何总在紧紧地跟,

是因送葬的队伍那么长,

却少了锣鼓唢呐人呜咽,

让你心儿怨。

哦,大黄狗,

你为何日落还守在山腰间,

是因身边多了一座新坟堆,

还是听到仙逝的主人在唤,

让你心儿牵。

哦,大黄狗,

你为何月上山巅还在新坟边,

是因了曾经孤独落寞的主人,

月下仰望远方灯火的那张脸,

让你心儿黏。

2020.1.2.

10.

再见吧,半月湾

——一个大学新生的告白

再见吧,半月湾,

我的井台,青苔,竹篱笆,

我的梧桐,桃李,油莱花,

我的秧田,石桥,溪水洼,

我的牛羊,黄狗,池塘鸭,

我的菜园,小径,半月山,

我的青瓦,炊烟,少年家。

再见吧,半月湾,

我的村祠殿堂上的祖宗牌位,

我的晒场牵着岁月的爷爷奶奶,

我的田埂上挑着担儿调情的叔伯,

我的溪边浣纱家长里短的婶姨,

我的不唱情歌盯看玉兰花开的村姐,

我的穿着开裆裤随地尿的山里小弟。

再见吧,半月湾,

忘不了刘家新居那场夜半的火灾,

忘不了陈家兄弟那个早晨的生死格斗,

忘不了那个疯着回娘家的寡妇,

忘不了那个喝农药没能救活的大妈,

忘不了东山那颗每天被鸡鸣唤醒的太阳,

忘不了西山口那棵被山风吹弯腰的古槐。

再见吧,半月湾,

我只是暂离不是永别,

我知道半月湾有我的胞衣和脐带,

我也知道我的祖国那么大,

我更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我只想去走走看看。

再见吧,半月湾,

我不会久别还会再来,

我只想去京城的学堂坐坐,

我只想去科学馆里走廊探探,

为什么我的家千百年来取名半月湾,

我只想摘颗圆月回家乡。

2019.12.23。

11.

北飞追梦的倦鸟

〈一〉

在惊涛骇浪中搏击,

在电闪雷鸣中长啸,

在眩目沙滩上片刻徘徊。

梦想告诉你:

那儿不是观光的行宫。

来自心房加剧的律动,

是那炎炎烈日的烘烤。

飞翔吧,

飞翔是你求生的本能。

〈二〉

跃过泥泞的沼泽滩涂,

越过起伏迷茫的丘陵,

在村镇阡陌中片刻驻足。

梦想告诉你:

那儿不是歇息的驿亭。

来自记忆中的哀鸿警醒,

曾网去多少同行的性命。

飞翔吧,

飞翔是你逃生的本领。

〈三〉

远离炊烟缭绕的村镇,

掠过长练如飘的江流,

在都市楼台上片刻迷离。

梦想告诉你:

那儿不是旅程的黄昏。

来自历练中的刻骨教训,

是那阴霾让你有过生存的绝境。

飞翔吧,

飞翔是你再生的途径。

〈四〉

盘旋寻觅从前的路径,

逃离迷茫惊魂的迷宫,

在深林中有过夜的驻停。

梦想告诉你:

追梦得有能量的凝聚,

残缺的巢穴是去者的庭院,

还是热恋者先前的婚床?

寄居吧,

寻一个短暂的休眠。

〈五〉

是阳光清脆的唤笛,

是同林族居的欢愉。

伸伸腿抖抖昨夜窝巢的羽翎。

梦想告诉你:

那儿仍不是久留的栖身处。

尽管有去者惠赠的家居,

同类们的盛情邀请。

飞翔吧,

飞翔是你追梦的本真。

〈六〉

前路还有沙漠戈壁滩,

去途还有沟壑千重嶂,

不再回眸射向北去的长空。

梦想告诉你:

在那晴空如碧的天边,

有你魂牵梦绕曾相厮守的知音。

在那漠漠北国的丛林中,

有你探巢盼归望穿双眼的乡亲。

飞翔吧,

飞向童年天堂般的故乡……

12.

哦,我的远去的同窗

——谨以此诗献给当年毛家湾的全体同学

山中有着崎岖的路,

山外有着连绵的山,

蜿蜒的山路尽头有村庄。

一张青春的请柬盖着革委红红的章,

牵来四面八方泥土的梦想。

左边草绳打结梱被包,

右边红薯杯罐盛腌菜,

杂木扁担弯又弯,

三寸祠门内各自登台亮相。 注1

三年的风雨同窗

三年的青春时光。

我们同坐一教室,

前排后座。

我们分居两卧房,

上铺下铺。

饭前同唱一首歌,

天大地大。

最是那一桌的碗筷叮当,

无荤尽素刷锅汤。

三年的风雨同窗,

三年的青春时光,

台上有过比拼,

来自檄文的战斗口号。

台下有过嫉妒,

来自异性的眸光。

晨昏有过诺言的坚守,

早请示晚汇报。

最是那红光满面时,

奖状锦旗青年团的徽章。

三年的风雨同窗,

三年的青春时光。

去过那尘土飞扬的工坊,

将那卷边的铁皮敲得脆响。

去过那山坡田间,

扯秧割稻未闻得上油菜花香。

见过那雄赳赳气昂昂的军帽领章,

手痒痒却没能摸过枪栓。

最是那舞台上的京胡唱腔,

唱出全校众多的扬子荣阿庆嫂。

三年的风雨同窗

三年的青春时光。

历史的长河有时也拐弯,

有人续写红色梦想曰记,

有人暗传蓝色朦胧情书,

有人默念单词弄着圆规细思量,

有人寻找古今中外那尘封的毒草,

有人不忘初心仍去校外担水浇莱。

最是那操场上的笑声呐喊,

一绳拔河双方統统拉倒。

三年的风雨同窗,

三年的青春时光

你曾在校外田径莹露中轻轻吟唱诗文,

我曾在寒风中的杨树下背诵过伟人词章。

可她曾在睡梦中怨过爹娘,

可他曾在往返校园的路上捉过迷藏。

那谁将煤气灯扯成了风箱,

灯光引力招众人围成同心圆的熣灿。

最是那道无根无解的方程式,

被众同窗弄得支离破碎无答案。

三年的风雨同窗

三年的青春时光,

人生的蓓蕾花开,

世间的风云变化,

近半纪的天涯海角,

快五载的探讨求索,

有的同窗在路上沉思永远睡觉了,

庆幸更多的同窗还在往前跑。

哦,我的远去的同窗,

你可还记得四十六年前我们分手时的大合唱:“起来……”国歌!

注1:我早年就读的中学,原是旧时一大姓贺家祠堂改建而成。

13.

黎明时我返回故乡

哪有海上的太阳没被海水泡过,

哪有江中的明月没被江河洗过。

我被一座他人的城市无情抛弃,

在一个孤独无助的世界中逃离,

有着薄荷清香的晓风晨露,

把我从遗梦中摇醒。

哦,我的故乡,

躺在大山怀里似醒未醒的孩子,

让我汗颜,让我心酸,

我把肩背上空空的,沉沉的行囊,

挂在西山口瞬间隐去的残月里。

村中一位早起的老人,

正在那棵千年古榕下张望,

他是谁家的兄长,叔伯,或是祖辈,

树旁那盏路灯分外明亮。

我不再犹豫徘徊,

顺着老人牵我的目光匆匆前行,

我的脚步走成了一村的晨哨,

招来了鸡鸣狗吠羊咩人喧,

还有半张稚嫩红润的晨阳面庞,

正在东山梁上悄然升起。

2019.8.21

14.

戏说徐志摩

说悄悄的你走了,

正如你悄悄的来。

这分明是你没走,

这分明是你还在。

这诗国曲曲的长廊,

何处不见风花雪月,

何处不见生生灭灭,

何处没有离情别绪,

何处没有儿女情结。

那北雁南飞的桑田耕夫,

那风雪四季的南极冰客,

那漠漠戈壁的航天隐士,

那烽烟弥漫的维和战神。

君不见老叟稚子门前木木地呆望,

君不见夜半佳人镜台默默地涕泪,

君不见黄昏娘亲檐下依依地期盼,

君不见他乡故人天涯殷殷地祈愿。

说你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真谢你挥挥衣袖,

留下了一片云彩。

这诗国勃勃的今朝,

那里不见初升的太阳,

那里不是百花的春天,

那里不是百业的擂台,

那里不见复兴的辉煌。

这北斗璀璨的星河,

这一掌乾坤的屏幕,

这纵横万里的通途,

这九州独创的器物。

君不见月儿火星要回访,

君不见物换星移的港湾,

君不见一带一路被连通,

君不见改革潮头搏巨浪。

悄悄的已不见你别离的笙箫,

跃跃的已是飞天征途的鼓角。

那油油的青荇只在水底招摇,

这猎猎的战旗已在蓝天飘扬。

那满载的不仅仅是一船星辉,

是金波奔流不息的黄河长江。

2019.12.5

15.

溪楼夜笛声

那一年,

山窝里两座小木楼,

隔溪相望。

溪北的小伙子,

夜夜爱吹笛。

笛声起,山风柔,

溪南的木楼窗帘会拂动,

拂动还有过溪桥下的月影儿,

还有溪北木楼下的几声蛙鸣,

总把那笛声收了去。

笛声从春至夏至晚秋,

那一天,

小伙子破例白天吹起了笛,

悲壮的笛声把溪岸的枯柳吹倒了,

寒风里几个山汉子抬着一乘花轿,

绕上溪桥自东,西去了。

几天后,

吹笛的小伙子站在溪桥边,

将吊着红缨的金笛砸碎在溪滩上,

小伙子没回头,

绕上溪桥自西,东去了。

去了四十年,

也不见人来归。

2019.12.7

16.

猴戏

小时候那群猴子住在书包里,

白天跟我去学堂,

我坐椅上它蹲桌上,

夜晚跟我回家里,

我睡床上它睡窗台桌椅。

酣睡入梦时,

那群猴子悄悄起,

悄悄溜过窗前树荫处,

悄悄溜进房后池塘里,

闹着给月儿搔痒痒,

闹着给星儿抹胭脂,

恼了又悄悄躲进梧桐树叶里。

成年后我去乡场逛庙会,

那群猴子被人牵着听吆喝,

脖上全都套上勒颈绳,

一只老猴立起后肢敲面锣,

一只小猴含泪捧只盆,

挨个儿求人给它赏,

后排坐地的猴儿听鞭响叩着头。

悲哀啊,悲哀,

不忍看溜出那地场,

往人来人往的乡场上,

吐出一口带血的痰。

2019.12.8.

17.

夜飞的鸟儿

在叙利亚,

一座小镇的马路边,

昏黄路灯下,

我挎着旅行包,

独自返回住所。

一棵被炮弹削去半边的树干,

刹那飞出两只鸟儿,

也许我受了惊吓,

也许鸟儿受了惊吓,

我搂紧身前的包,

鸟儿留下几声怨叹。

好长一段路,

鸟儿总在跟,

我走鸟儿飞,

我停鸟儿旋。

昏黄的灯光中,

鸟儿把我头上的夜空,

搅得支离破碎。

迷惘中想起,

忙从包里掏出两片吃剩的饼干,

扔在一杆灯柱下。

我没有回头,

知道那对鸟儿白天受了惊吓,

夜里没了家,

会饥不择食将那饼儿吞下,

包括地上的几星饼屑。

明天的行程,无论如何,

我得赶紧回我的国我的家。

2019.12.10

18.

春燕

——懂以此诗献给深圳第一代农民建筑工

从北方的黄土坡,

从中原的黑土地,

怀着早春季节的梦想,

带着泥土的芳香,

振动希望的翅膀,

往南飞,

飞到太平洋岸边的小渔村。

千山万水的飞翔,

风里雨里的博击,

云里雾里的寻找,

来不及歇歇脚,

梳梳翎,

只听春风在海岸放歌,

和着那节拍,

那乐谱,

同唱一首“春天的故事”。

歌声起,

衔起一根根春枝,

歌声中,

衔来一嘴嘴春泥,

歌声里,

一层层,

往天空纵横垒筑,

筑一座天堂般的城堡,

一圈圈,

在大地经纬编织,

织一个世界都市的梦想。

花开花落后是瓜熟蒂落的季节,

一群早春迁徙来的候鸟,

展展翅,

不带走一砖一瓦,

振振羽,

只捎上再生的梦想与希望,

往回飞吧,

飞回黑土地,

飞回黄土坡,

离去时,

声声唤,

给新城留下一尾珍稀燕窝,

给都市留下一桌美味佳肴。

2019.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