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大河汤汤而下,无所遮掩地流经生死,同时流经一座古老的城。三千年不断的烟火,住神,也住人,和各种灵魂。天黑时暮气沉沉地睡去,天亮时醒来。

瓦拉纳西就是这样的一座典型的印度城市——交杂着肮脏与混乱,安静与嘈杂,肃穆与庄严,神秘与现实,鲜活与绚烂。印度旅行,这里是不可错过的一站。

从最不印度的乌代布尔到最印度的瓦拉纳亚,穿过犹如人类大肠一般的蜿蜒曲折的巷子,最终抵达河坛,沐浴并且接受恒河的洗礼。

清晨五点凉气袭人,坐在因为生死随喜,而成为平常人圣城的瓦拉纳西恒河边的台阶上等待日出。

当瓦拉纳西还笼罩在黎明前的黑夜里时,我已经走在河边上,远处昏暗的灯光下传来了阵阵的铃声,一天的宗教仪式早已开始。从每天洒下第一缕阳光,络绎不绝的印度人默念着祷词,码头就是天然的浴场,宽衣解带缓缓走入冰冷的水中。恒河为幕,石阶为台,宫殿寺庙作背景,这天然的舞台剧日日上演。随后在各种嘈杂的噪音中,这座城市开始了一天的运转。很多人不会在第一时间对这座城市一见倾心,但一定会在离开这里后难忘恒河。

恒河是印度的母亲河,恒河两岸,集结了这世间所有的生与死。


恒河两岸,只有左岸突兀地伫立了一座在千年时光从未曾没落的瓦拉纳西,而右岸却是辽阔的不毛之地。恒河,生死,信仰是这座城市亘古不变的主题。

当第二次走进这座喧嚣与平静共存的古都时,才发现自己依然保有初次来到这里的欣喜与热爱。

喜欢那些每天每夜都会传出祈祷文的印度寺庙,喜欢安静流淌着的恒河,更喜欢每天每夜都会在恒河畔举行的祭祀。

恒河,是印度文明的摇篮,是印度民族的灵魂和精粹所在。据说古时恒河水经常泛滥成灾,湿婆化作女神来到喜马拉雅山下,散开秀发让河水从自己的头发上缓缓流过,使得恒河两岸人得以安居乐业,于是两千多年来就有从未间断过的祭祀。

恒河祭祀是千百年来对于恒河的馈赠所回敬的感恩。印度教徒感恩于恒河所赐予他们的福泽与生命,每晚都会在主河坛举行的祭河仪式已有两千年之久,祭祀的歌声响彻恒河两岸。

仪式由一段古老的印度教经文诵颂开启,祭祀们用火用装满清水的法螺和鲜花表达对恒河的崇敬,手执蛇灯,拂尘,翩然起舞。

吟唱圣歌悠扬,犹如天籁之声,让人心灵霎时感到无比纯净。信徒们起双手向天共同祈祷,诵经之声充盈黑暗的苍穹,飘向遥远的天际。

在印度教徒的眼中,他们认为如果能在瓦拉纳西死去,便能够超脱生死轮回的厄运,他们始终相信在这条神圣的恒河中沐浴后,可以洗涤自己身在人世间污浊的灵魂。

每年都会有很多即将死亡的老人,从印度的各个地方被家人送来瓦纳拉西等死,亦或是死之后由家人带其骨灰来到瓦纳拉西,将骨灰洒进恒河水,超脱生前在人世间的痛苦。

看到恒河火葬的画面,其实非常触目惊心,火焰24小时不息,白天烧晚上也烧,空气中的味道难以形容。

处理遗体的是一群被剥夺了种姓的人。遗体用布包裹后放置在竹制的担架上,然后被抬着穿过老城区的小巷,一直到达神圣的恒河边。在火化之前遗体会被浸在恒河里。

沿着石阶顶端堆放着巨大的木柴堆,每一根都用大型的磅称精确地称重,这是为了计算火葬的费用。如何使用数量刚好的木柴将一具尸体完全烧成灰是一门学问。

恒河作为印度人的母亲河,当地人仿佛将从生到死的一生时光,都交给了这条大肠杆菌连年超标的河流。

他们在这里沐浴,在这里接受洗礼,在这里洗衣服,在这里洗菜,甚至将恒河水灌进瓶子里带回家饮用。

最具有生活气息的莫过于那些用于洗衣的码头,那是色彩的海洋。

花花绿绿的衣服平铺在岸边,果然一切都是色彩,遍地都是,无处无之……

事实上,作为世俗城市的瓦拉纳西以生产完美的丝绸纱丽及锦缎出名,作为高级纱丽服装和披肩的原料,丝绸已经融入了印度的生活和文化。

瓦拉纳西的迦特,天还蒙蒙亮,洗衣工就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抡起衣服,不停的摔打在岸边的石头上,奋力地想要用湿衣服把石头敲坏。洗完以后就直接铺在地上搭在绳上晾晒。洗衣工是印度种姓制度里的最低等级首陀罗,世世代代从事着洗衣的工作。

很多来过瓦拉纳西的人说,这座城市蜿蜒曲折的道路就像人类的大肠,可怕到没有一张地图可以画出这里所有的路,那些曲折的小巷,永远通向未知的地方。

人心不可控,无法让它快或者慢。呼吸可以控心,调节以让心变快或变慢。

日出恒河,面向东方打坐的是瑜伽早课人,用简单的动作调息。他们迎接新的太阳,也迎接新的自己。


每一天清晨的恒河,教徒们在那充满着大肠杆菌的圣水中沐浴洗礼,他们始终相信恒河水能洗涤掉自己此生所造下的罪孽,始终相信死后可以干干净净地离开尘世。



恒河两岸每天都上演着人间悲喜剧,在日出日落的晨光与余晖的交错中,它只是像千百年来它应该有的姿态,就这样沉默地望着芸芸众生。

历经沧桑后的瓦纳拉西,在佛教正式在印度灭亡后,这里在印度教徒眼中被视作为麦加一般的存在。

这里被认为是印度最古老的城市,坐落于恒河河畔,早在佛祖释迦牟尼时代,瓦拉纳西附近的鹿野苑是释迦牟尼成道后初转法轮之处,也是佛教历史上最著名的圣地之一。

来瓦拉纳西,佛陀的追随者一定会到鹿野苑。这里是佛陀初转法轮授业布道的地方。

阿育王时代的石刻残迹仍在,墙外的鹿仍在,佛陀的教义仍在,透过墙篱,乞者仍在伸着手,妇女抱着树枝递给你喂鹿,然后伸手要钱,嘴里喊着money。

物转星移,世事变迁,断裂的柱石被玻璃保护着,透过逝去的岁月仿佛告诉我这一切真的都发生过,但一切又那么模糊。

这也许就是金刚经里佛陀所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抓住当下,稍纵即逝……


清晨的瓦拉纳西,人们忙着各自的生活,不管是在媒体还是报刊上,印度给我的感觉是神秘和神奇,这里有很多古老的建筑和传说,也有很多不可理解的文化习俗,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去印度看看,会给你留下不一样的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