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荷兰,有两个世界闻名的村子,一个是羊角村,一个是风车村。已经是第七次由二先生骑自行车驮着我去风车村了。天气冷,去的时候二先生记不住路了,我有点激闹。他停车研究半天谷歌地图,骑着骑着就问我闻到酒糟味儿没有,因为风车村旁边有个巧克力工厂,离近了就会闻到其实是巧克力味。

暖:长春市人。一个爱穿旗袍喇叭裤高跟鞋,爱码字儿的, 1968年出生的语文老师。
图片拍摄:暖,二先生。地点:荷兰
拍摄器材:iphone11pro max

因为水与海,数以万计的荷兰人居住在古世纪的湖床上,为了生存,几百年前他们就用独特的方式创造生活的传奇,为了让湖底保持干燥,人们利用风车来排水治涝,更使用风车把风力变成巨大的动力,从而使桑斯安斯成为世界上最早的工业区。1776年,美国的独立宣言是写在来自荷兰桑河地区制造的羊皮纸上的。这个羊皮纸就是1692年由桑斯安斯风车村的“De Schoolmeester”造纸风车制造的。

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荷兰,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车和小船,但他们还是选择自行车为主要通勤工具。荷兰小朋友通常两三岁开始学骑自行车,而且多数小学生也都骑自行车上学。今天从风车村往回走,是下午三点半,正是中学生放学的时间。小学生每天中午就放学,每周上四个半天。这一串长长的中学生骑行车队,真的震撼到我了。大多数荷兰父母的态度是,孩子上学是孩子自己的事,他们需要自己骑自行车前往,也让孩子们早些时间,学会独立学会对自己负责。原来二十多年前我的教育理念就与国际接上轨了。

相对于国内放学时校门口聚集的各种豪车,这长长的一串串的学生自行车队震撼到我了。有人说这情景是我们回不去的曾经,它的现在不是我们的曾经,我们的曾经是因为穷,他们的现在是因为富。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滋养了高度的返朴归真的精神文明。

上班的上班了,上学的上学了。我和二先生在阿姆斯特丹的街头闭逛。在女王商场,二先生试衣服的时候,我与服务员流利地交谈,震到了二先生,他说:“哎呀老周,你这英语说的是什么,连我都听不懂了!”“嗯,我好像可以当英语科代表了!”

近几年探亲出来,还兴嘣地会几句荷兰语,追23年韩剧,对韩语的五分熟儿,所以妞儿说我不应该是英语科代表,应该是外语科代表。她说我特别具备学习外语的天赋,我问为什么,她说,你胆子大敢说呀!这点非常重要!其实我是脸大!😂

女王商场。商场不大,但品牌齐全。驴店门前还是一长队的亚洲面孔,没敢往前靠。大赞今年的Loewe,很时尚很百搭。近几年来,女人时兴拿小包,越小越好。真的像张爱玲说的那样:包越小裙子越长,女人越高贵。虽然我都买不起,只是看看而已,但是,过我眼,即我有。

桔色盒装店,妞儿想要的康康包,永远没有!妞儿说,他们净整那饥饿营销,你如果说,我还要配一个全钻手镯,马上,立即,会拿出一堆康康包,各种颜色让你随便挑。买不买得到我是不管了,反正当爹娘的已经尽力了。我对二先生说,你说为什么女人对包都没有抵抗力,包治百病?二先生说,都是卖包的给女人们套路了!想当年女人们挎着筐要饭的时候,Sei用包啊!😂

也许,在外人看来,比妞儿年长5岁的姑爷长得不够高大不够帅气,可是姑爷是个诚信善良有韧劲儿爱钻研的孩子。他是生物工程学博士,目前在荷兰皇家科学院做博士后研究,时有文章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发表在《Cell》等世界顶级学术期刊上,是我大中国在全球范围内海选出来的500名中国优秀自费留学生之一。在中国驻荷兰大使馆接受大使召见,领取国家奖学金并代表留学生讲话……如此,你还觉得他不帅么?!祝姑爷32岁生日快乐!晚上我们请你去荷兰最好的川菜馆子给你庆生!希望你继续努力,出更多的科研成果,为人类的健康做出贡献,尽一份绵薄之力!

姑爷多次受邀于大连理工,上海交大,苏州大学,西北大学,厦门大学……进行学术交流。以上大学及其它大学,还有一些制药企业,时而会对姑爷伸出橄榄枝。姑爷是我给妞儿选的,孩子们很相爱,丈母娘也挺满意的。即使这孩子没有更大的发展,也已经足够了。

我对妞儿从小的教育是,选丈夫,一个男人诚实守信顾家宠女人有责任,这些优点一个都不能少,要是能赚钱,那就最好。我一直认为,能赚到钱是男人最大的优点之一。男人的外表是最最不重要的,无论帅成什么样,其实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实际意义。脚踏实地不忘初心地把自己的日子过好才是最最重要的!

我还这样教育妞儿:找对象呢,南方的找南方的,北方的找北方的,门当户对年貌相当。减少地域与文化差异,省着结婚后总干仗,男方家可以比咱家条件稍好一点,但是别好太多,否则你和你的爹妈就失去了话语权,你会过得卑微。无论是生活还是做人,别奴颜媚骨别落井下石,实实在在的,堂堂正正的,要有正义感,任何时候,都要把腰杆儿拔溜直!

接孩子放学。阿姆斯特丹大学研究生院。见到妞的时候,妞儿说:“唉妈!我的心里一紧,恍然间回到了国内的时候,难道我又犯什么事儿了吗?我们老师找家长了?”

我妞儿不到六周岁上学,不到22岁国内三流大学本科毕业,获得了“会计学”学士学位。23岁在荷兰,自学雅思,考三次之后达到入学标准,自荐信写得感动了阿姆斯特丹大学的招生办相关人员,于是又重读本科,所读的“信息与传媒”专业全球排名第一。2019年顺利毕业,又获得“传媒学”学士学位。2019年下半年开始读“传媒与科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希望她明年二月顺利毕业,找到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

冠状病毒闹得正凶,后遗症开始显现了:经济发展停下了,社会生活静止了。太多企业主发出“病毒再闹俩月,我们必得破产”的声音。那些“手停口停”的谋生者更是生活无着落。这实在是对各行各业的一次洗劫!很多朋友说“满世界病毒,没心思工作”。病毒也许三个月也许五个月,它总会过去,但中国不能停下。在恐惧和绝望中才能生长出最坚硬的希望!大地快暖起来吧!春天一到,就有力气和欺负我们的一切抗争到底!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在大海里独踞。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减少,因为我包含在人类这个概念里。因此,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丧钟是为你而鸣。(约翰·多恩)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鲁迅)

在闺女家附近转一转,望一望天,深吸一口气,微风中河水与青草糅杂在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舒服。回到国内就是冰天雪地的生活了,东北的春天漫长又短暂,和冬天一样,很冷。保护好自己就是对他人负责,按要求主动自我隔离14天。等风来,等花开,愿花枝春满,山河无恙,人间皆安!

知道我明天走,我喜欢的天鹅又来到了闺女家的船台边和我说再见了。离我特别近,尝试着要上来。好吧,天鹅鸭子我一起喂了。

由于天鹅的羽色洁白,体态优美,叫声动人,行为忠诚,在欧亚大陆的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不约而同地把白色的天鹅作为纯洁忠诚高贵的象征。这几天AMS的天气特别好。到经常溜狗的大草甸子走一走,再喂一喂天鹅,跟她说一声再见。再见不会太遥远。

如果疫情过了,争取暑假再来,来帮帮孩子们做饭洗衣服擦地,让他们努力学习好好工作,孩子们工作学习都很辛苦!希望他们在各自的领域中最大限度地实现自我,最大限度地为社会尽责!

姑爷要快点发展,现在是崭露头角的国际青年学者,年轻的科学家,要快点成长为知名的科学家,把科技转化为生产力,给人类的健康带来福音!闺女要好好学习顺利毕业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尽快独立,体验生活的不易和人生的风雨,尽快成长!过几年如果我能升级当姥姥,也是很好的事情,,不升级我也没意见。不过,事先说好了:养大你是我的责任,养大你的孩子是你的责任,我坚决不看孙子。

这世界有时很糟糕,糟糕到难以入睡,它虚荣,残酷又自私。却也时常感到这世界依然很美好,美好到在屏幕这头默默感动,它朴实,善良又真诚。于是想明白了,别只觉得绝望,这世界大抵永远是复杂的,我们能做的,就是接受全部真相,义无反顾地站在你爱的那一侧。

最初,没有人在意这场灾难,这不过是一场山火,一次旱灾,一个物种的灭绝,一座城市的消失。直到这场灾难和每个人息息相关。

从疫情爆发开始,城市变得沉默了。公共场所里更多的是低声细语、或者眼神交流,尽量避免张开嘴巴。城市突然文静了许多。可相信更多人期待的,是酣畅的聊天、热烈的拥抱,甚至是与最亲的朋友爱人痛痛快快吵一架、再抱头痛哭一场。人类需要清楚明白的情感。这很珍贵。

人在什么时候购物欲最强?是在你孤单、焦虑、恐慌、压力的时候。看着超市里形形色色的人,土豆大白菜成车的往家推,旁人劝也不听,急得一头汗“再不买买不着了!”其实他们并不真正缺少食物,而是购物以买个心安。经历过非典之后,特别能理解这种心情,人在慌张的时候,总需要囤积点什么以填补内心的不安全感,囤食物和囤药物都是很重要的心理能量补充。所有抢盐抢醋抢蒜抢双黄连抢各种偏方的宝贝儿们,如果购物能分散一部分的焦虑感,那好吧。但是一定记着:按点吃饭,对症吃药。

一些媒体,在形容这次疫情中普通人的居家隔离时,都不约而同用到一个词:
禁足。
疫情大事件,骤然中断了你绝大部分的社会联系,也禁止了你以前不停的社交。
禁足后,会发生什么?
你会发现总想逃离的家,其实也没那么可怕;
你会明白,静下心来看一本书也是可能的;
你还会明白,99%的社交其实是没什么用的。
你呆在家里这么久,没去参加形形色色的聚会、酒局、饭局。到最后,它们对你的影响依旧微乎其微。
那些只为聚而聚的社交,充其量只是一种弱联系,无法左右你的生活。你的对手在看书,你的仇人在磨刀,你的闺蜜在减肥,你却把时间浪费在一场又一场的饭局中。
这种生活,不值得过。
你真正需要的,是有价值的遇见。

我与妞儿平时的交流方式就是互怼,谁也不跟对方说软话,但是我们都知道:我们永远都是彼此最坚强的后盾和最安全的依靠。看我要回国了,她开始甩货了:衣服呀(主要是从我这抢走又还我)精华呀面膜呀口红呀眼影呀香水呀护手霜呀……都开始送我了,虽然有的用过一两次,有的一次也没用,我不嫌弃,但是我拒绝:“别给我,给完我回头你就说你什么都没有了去买新的,我怕太伤钱!”她说:“周姐,我这都是尖儿货,收下吧,不跟你要钱。”她让姑爷帮我买口罩,买消毒液,买去湿疹的药膏买脱敏的牙膏买海盐洗鼻子……晚上怕我冷,给我烧个暖宝,给二先生买最好吃的冰淇淋……她说:“我们都不希望你们走,你们在我们不用洗衣服做饭收拾屋子溜狗……”。我对姑爷说,我们经常来就是想磨合磨合适应适应一下彼此,你们得适应丈母娘的脾气,到时候得养我们老!姑爷说,什么脾气,适应不适应都得一起过呀!好样的!孩子们特别叮嘱我们不要用84消毒液,氧化能力最强,人的细胞最怕氧化,弊大于利!

AMS此时,2月8日早上6点。睁眼满屏叮嘱我在路上怎样防护的话:“姐,回来要戴好口罩,医用外科或者N95的,还有免洗洗手液(酒精配方的)坐飞机要不停地使用,到家要先囤好菜,带好消毒喷雾,到家门口要通喷一遍,能带多买点口罩回来,咱们这没有卖的!祝姐平安归来!!”一切都按照松洁兄弟的指导办!荷兰时间下午两点多登机,北京时间今天夜里九点多。因为北京~长春航班取消的原因,明天会在北京滞留12小时以上,所以明天什么时候能回到长春,时间未知。亲家母会给我们买好蔬菜水果,再做好了饭菜放在了我家之后,来机场接机。谢谢所有关爱我们的人。今天是元宵节,祝所有亲朋好友福禄安康!

除了口罩之外,姑爷给准备了一次性手套,闺女领着我们在全荷兰买已经脱销了,都被中国代购抢光了的酒精配方的洗手液,买了不少,准备送给亲朋。昨晚上孩子们给我们填退税单子,一直以来我们退的税都是进了妞儿的荷包里的。填完之后,妞儿说:“周姐,这次你的购买力严重下降啊!降的不是一点半点,批评你!”“能吃饱饭都不容易,哪有钱买别地!”

虽说我坐不起F舱,但是孩子们每次都按F舱给我们配餐。到机场,先去AH给我们买吃的。主要是我不吃飞机餐。机场人挺多,没看见一个戴口罩的人,我们都在琢磨,口罩什么时候掏出来戴上才适合呢?我们决定到了登机口的时候再说。戴早了怕吓到人。

在安检口挥手告别,妞儿对我们是千叮咛万嘱咐,全程都要戴口罩手套,看好我老爹让他忍住了,不舒服是肯定的,但是健康是最最重要的……我挺直腰板一扭头就走,走了一会儿忍不住回头看看,妞儿还在电梯口注视着我们,跟每次我送她一样,瞬间泪目,于是走得更快。进去候机的时候,她还不断地打电话发微信,告诉我们更多的注意事项,还说,周姐,你们走了,家里有点儿空,我下午去找同学玩儿了……此生再无所求,有女万事足。必须继续惯着她,在我能力范围内我想给她最好的一切。

顺利出关了,超过八小时以上候机,南航给安排酒店休息。机场除了人少,人都戴着口罩,没有任何异常。没有人上机查体温,除了飞机上填了两个表,仿佛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传说中的故事仿佛一个也没有对上!

2020一开年,大自然就给人类上了一堂接一堂公开课。现在明白了,琴棋书画诗酒茶,风月无边富贵花,这些不过是饱暖时的消遣。而人类从未脱离自然界的生存威胁。可惜,我们过早地忘记了这一点……但是,最酷的人生从来不是一帆风顺, 而是穿越惊涛骇浪后, 灿烂地说: 很难,但是我过来了!

居家隔离有几大好处,省车省油省化妆品省衣服,时间自由,不梳头不洗脸,只是得天天做饭,顿顿做饭,因为做饭的问题,天天与二先生互撕。

居家隔离时期,我做了分工:我负责负一层及一二三层的卫生,扫拖擦,每天。二先生负责做饭,两顿,每天。他同意了。可是每次做饭的时候,都是车祸现场,毁掉了我所有的干净整洁,我又要跟在他后面收拾,我心情当然不好,磨叨他不珍惜我的劳动成果,调值很高。磨叨多了,他就一激歪,撂挑子不干了。他不干我也不干。所以今天一天,到此为止,我们都一天没吃饭。他吃瓜子+喝红酒;我啃玉米+吃草莓+喝蜂蜜水。我们各自心里都有气,假装彼此不认识,互相不说话,尽量避免不在同一个楼层出现。天无绝人之路,我大表妹用了大半天的时间给我们炖鸡炖鱼包饺子,一会儿送到物业,管家再派人给送来!一冰箱的鱼肉海鲜,可我们还是会饿死。

听说有饭吃,大家马上就有了共同的梦想,便朝着这个目标努力,都不约而同地来到了一层,因为这层有餐厅,气氛顿时觉得好起来了呢!😂😂😂

我每天从八点多醒来就开始做家务煮饺子洗碗擦地一直到晚上五点,用让二先生清理积雪换了我去做晚饭。我有点激闹:“我这一天到晚一刻不停地做各种家务,我还能不能干点正事了?瞅瞅把你仙儿的!早知道这样买个P房子,又花钱装修,我直接去大户人家当个保姆不也过上了现在的这种生活么?他们还得给我工资呢!”

“老周,我那几条烟你放哪了?”“先把碗刷了我就告诉你!”“那我不要了!”“好吧!那明天我处理了,送人!”“我是说我今天不要了!”“你明天要再给你安排明天的活儿!”吃完饭,这货嗞溜一下就跑了!

我家亲戚三甲医院的医生,仙女阳阳说:“别激动,激动1分钟,死10个脑细胞,衰老指数上升3...你就想想你那30岁的脸蛋,再说不管咋的是自个亲爷们,放过他,就等于放过自个的花容月貌🌸 ”那么阳阳,你看见哪个过劳的女人Sei还有花容月貌?

我教育他:“你得好好备课,疫情这么严重,谁都不找律师打官司了,你好好当大学老师,好好给研究生上网课,否则会饿死你家保姆!”他以此为由,天天beng个电脑,从炕头到炕梢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