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愿君惜取眼前人


春意盎然,

后院玫瑰却花瓣焦黄,片片凋零。


他把它连根拔起,

狠狠地踩在脚下,如同践踏破砖烂瓦。


玫瑰汁液乱溅,瞬间碾压成泥。

他犹自在咒骂,嫌它硌了自己的脚。

他不知道,
它嫩芽初绽时,也曾娇怯可爱;


他不知道,

它含苞待放时,也曾矜持俏丽;


他不知道,

它含香吐蕊时,也曾大杀四方;

他不知道,
小松鼠每日绕道,只为多看它一眼:


他不知道,

树上黄莺不敢靠近,只敢遥遥对它吟唱;

他不知道,
它枯萎不是因为缺阳光缺雨露,
而是因为缺爱,

——他的爱!


凉风袭来,暗香浮动,
稍纵即逝,
他神色怅惘,
或许他不是不知道,
他只是忘了!

生活让他的手厚茧层生,
也遮了他的眼,蒙了他的心。

踌躇只是一瞬间,

他更大声地咒骂,

咒骂这枯萎的玫瑰,

咒骂着操蛋的人生,

然后跨步走向另一条路。


哎呀,

不好,踩到了一泡热腾腾的狗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