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对我们来说有点太突然了。新年来临的前夕,本该万家团圆,共享幸福的时刻,但它的出现打碎了一切。而我们作为新闻人第一时间投入战“疫”。

大年三十,放年假的第一天,刚刚吃过午餐躺下休息的我被手机铃声吵醒,“紧急会议,速到市综合办公区电视电话会议室。”“大年三十了什么会议?还这么紧急?”我心里想。干新闻二十多年第一次接这样的电话。我马上到台里拿上摄像机,火速赶到会议室。

新冠肺炎防控工作会议。会议从下午开到了天黑,对全市的疫情防控工作做了全面的安排部署,其中对宣传工作也提出了具体要求。

  第二天就是大年初一,台里的编辑记者腊月二十九晚才结束了手中的工作。疫情就是命令。台里的女编辑记者孟杰刚回到了商丘老家,一个电话,放下了年幼的孩子,立即在网上订了返程时间最近的火车票;浩子接到电话后,夜里开车从新乡家中来到了台里。


  这群记者、编辑、主持人没誓师会,没有请战书,一个通知让你们离开温暖的家,离开年迈的父母,离开可爱的孩子,在亲人的牵挂中义无反顾的踏上征程。

  在随后的时日里,你们的身影出现在我市城乡的每一个角落,一个口罩就是你们的全部防疫装备。当大家足不出户的时候,你们却每天迎着日出走出家门。你们不是医护工作者,却活跃在最前线,医院、卡点、城镇、乡村都留下他们的足迹。你们是这场战“疫”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风雪的清晨里,寒冷的深夜里,你们用手中的摄像机、相机和笔向全市人民传达会议精神,宣传疫情防控知识,撰写先进经验,播发典型集体个人。

  这是一群不知疲倦的团队。从疫情阻击战开始后,你们没有休息一天。从早上开始,从台里坐上车到新闻现场,拍摄记录,回到台里写作编辑播发,最多一天一人播发四篇稿件。中午,泡面;晚上,泡面。从早晨8点到深夜10或11点。你们每天在工作,在战斗!

  你们没有怨言。因为你们知道这是新闻人的责任和义务,是新闻人的初心和担当。

  感谢,亲爱的兄弟!我知道你们的辛苦付出。疫情当前,虽然你们没有道出苦和累,但我知道你们在挑战身体极限。你们知道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我们一定会战胜疫情。春暖花开,不会太久,当胜利的那刻我们会坐在一起共叙喜悦!

兄弟,你们是可爱的疫情防控“逆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