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进深山


过小桥流水人家,

过寂寂无声古寺牌坊,

过青苔掩面的碑林,

过芳草萋萋的坟冢,

石径还在蛇似地盘旋,

靠一棵古松站下,

站成祖孙二人。


回首,人已浮在云海岸边荡着,

仰头,万木成梯搭向天穹,

天空一线蓝,斜崖挂一瀑,

叮咚琴声远,飞禽余音和。



寻一块裸露石板作基,

屈膝,拳抵下巴,双目凝睇,

红尘无影无踪,

仙山,多一尊远古沉思的神雕。


雕刻的铭文记着,

雕塑者来时的大街小巷,

来去奔跑的车流人流,

谁又跑在谁的前面,

谁又落在谁的后头。


世界的匆匆脚步,

何时不曾响起,

红尘世事纷纭,

仙山岂有宁静。


202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