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是连续的

草木如此,秋虫也如此

长毛脱毛

冬眠春醒

还有一些如皇帝

老的死去

新帝继承

——铁丁


  ①

我们小时候,老师说什么就是什么,父母也从不埋怨老师。老师罚学生做什么,父母一定认为就是学生错了。

而且,父母很少帮孩子做什么事,比如老师罚你搞卫生,罚你生炉子,父母并不问你会不会,并不教你如何准备,如何操作,一切都靠你自己想辙。

这就造就了两代不同的孩子。


  ②

昨天我出了一趟门。

不远,北郊到东郊。

出门前我是忐忑的,因为返回小区时要被测体温的。如果外出时恰巧着了凉,体温超过规定,哪怕是0.1度,不让回家了,我可怎么办呢?——但十多天没去看岳父岳母了,让人放心不下呢。还有,在北京,有机会看一看空街少人的景象,是一种多么大的诱惑啊。

2020-2-10-


  ③

请看余秋雨《一篇日记》节选:

今天是二十世纪的最后一天,我在尼泊尔。

我是昨天晚上到达的,实在太累了,我一口吹熄了蜡烛入睡,也就一口吹熄了一个世纪。

今天一早醒来,我感到屋子里,有一种奇特的光亮。光亮来自一个小小的木窗,我在床上就能看到窗口。一眼就惊呆了,我赶紧穿衣来到屋外,一点不错,喜马拉雅。

我知道,喜马拉雅背后就是我的父母之邦。离开它走了几万公里,看遍了那些与她同龄的显赫文明,所留下的一个个破败的墓地,以及墓地边上一片片废墟,一片片荒丘,一片片战壕。

我终于吃惊,终于明白,终于懊恼。

谢谢喜马拉雅,请给我让出一条道。

……

这是从《朗读者》看到的片段,全篇我还没有看。

那些喜欢余秋雨的人,看到这一段定会更喜欢;那些不喜欢余秋雨的人,单只这一段,说不定就喜欢上了。


  ④

小虫被小鸡吃了,小鸡被关在笼子里一脸懵懂,最终它也上了餐桌。

小虾被小鱼吃了,小鱼被关在水池里茫然无知,最终它也上了餐桌。

小羊被狼吃,也被人吃,它的反抗只能是咩咩的叫声。

不让他们吃不行,因为他们都靠对手活着。

我也吃,但我吃得越来越少。因为我刚一吃,就想起它们的前世今生来。我吃肉越来越少,越来越退到植物上去。

可有研究说植物也有好恶,听到优美的曲调就利于生长。我吓了一跳,我琢磨是不是喝水也能活下去。

可一个日本人出了一本书叫《水知道答案》,里面写到:干净的水在一定温度冷冻会结晶,自来水就不行;你说“你好”,水在冷冻状态时会结晶,你说“混蛋”它就不结晶。

我蒙了,我后悔看那么多书了。

我可怎么活呀。

谁会想过这些呢?我想过,所以我许多东西都不吃了。这是动物的悲哀,还是我的悲哀?

张晓晴说:难道食肉就有错吗?谁不是稀里糊涂的被带上了这条食物链。

听后,我的心宽慰了许多。


——读张晓晴《食物链》札记


文字:铁丁

图片: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