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煎饼

文//布衣闲人

每个人的家乡都有几种美食,会深深地留在记忆里,东坡肉、佛跳墙,臭豆腐,每一种都是有地方特色,有家乡的影子,我的家乡没有这样的大餐,穷乡僻壤的地方,大鱼大肉也吃的少,不过有一种食品却是家喻户晓,那就是临朐煎饼。

临朐的煎饼养育了临朐一代代人,开始生活困难的时候,煎饼是用红薯面和玉米面,也有红高粱面、荞麦面,家庭好的会用全部玉米面,很少用小米做成的,小米做的是奢侈品。当时生活都很贫困,有煎饼吃就很不错了,没有挑着吃的,质量很好只有在调剂生活,和过年过节的时候才有。

临朐的煎饼,大致分两种。一种是甜煎饼,另一种是酸煎饼。甜煎饼的制作就是加工好的玉米糊糊,马上加工,加工出来的就是口感甜的有清香,大多数人都喜欢,是老少皆宜的食品。酸煎饼就是把玉米糊糊发酵一下,依照个人口味发酵的时间不同,发酵时间越长越酸,年长的有一部分喜欢吃,年轻的都不大喜欢。现在都是甜煎饼了,各家各户还发展了甜柿子煎饼,山楂煎饼,芝麻煎饼,种类还是很多的。说起这些煎饼来,煎饼的味道已经让我回味无穷了。

临朐煎饼的标配就是煎饼卷大葱,煎饼卷小豆腐,煎饼卷油条,煎饼卷辣酱,咸鱼煎饼和大葱,煎饼卷辣椒炒豆腐等等,煎饼是主角,身居霸主地位不可撼动。

临朐的煎饼我吃过很多,最好吃的还是我娘摊做的煎饼,那煎饼全部是手工做成的。把玉米整理干净,用石碾碾成细面,再浸泡,把漂浮的玉米皮去掉,去掉的玉米皮是可以喂鸡喂猪的。然后把浸泡一天的玉米面用石磨磨成玉米糊,再用柴草和铁鏊子做成煎饼,整个过程就叫摊煎饼。每一个细节都要认真,确保卫生干净,我娘摊的煎饼,金黄金黄的,超级薄。

我记得最好吃的也许要数第一个和第二个煎饼吧,做煎饼一般都是清早或者下午,这样空闲比较大,也不是很热,做摊煎饼不是个容易活。小时候的我比较贪玩,早上在睡梦里我娘会做好一大摞煎饼,头一个煎饼会留给我,因为第一个有油,都是把鏊子涂上油,吃起来也就特别香。下午要是摊煎饼,一般都是放学后,我玩一会也正好饿了,就回家等着,第一个煎饼总是在迫不及待,刚做好我就会急着要来,大口吃起来,要是有棵大葱或者烧咸菜,炸咸鱼那就是天下美味,第一个吃完,保准第二个还没做好,一口气我也会吃五六个。吃完

喝点水就跑了,玩累了饿了回家,农家菜卷煎饼,吃的香甜,总也吃不够。

临朐的煎饼,在我记忆里,我小的时候还是主要的食品,有漂亮的煎饼吃也是很幸福的事。逐渐长大了,总想吃煎饼,我娘也会算计着那一天我们回家,一定会有新做成的煎饼等等我们,还有煎炸好的刀鱼或者狗杠鱼,大葱和辣酱。临走还会捎上一大包,吃个一周两周是没有问题的,我娘做的煎饼就这样陪伴着我,过了很多春秋,这样的美食,煎饼的味道深深的烙印在记忆里。

我的儿女都大了,我的父母就更老了,我娘已经七十五岁了,她还执拗着要再给我们做煎饼吃,我们都劝她不要在受累了,勉强劝住。我们开始买煎饼,也给她们买回家吃,总没有符合口味的。可能是煤炭代替了柴草的原因吧,换过几家用柴草自己加工的人家,那些煎饼确实比煤炭的味道好一些。不过总没有娘做的煎饼的味道好吃,没有正宗的煎饼香。后来也研究过,总结原因,也许是磨成玉米面、玉米糊全部机器加工把自然的味道损失的原因吧。

后来细想,即再使用石碾石磨加工的煎饼也不会有老娘做的好吃,娘亲做的煎饼里揉合进了浓浓的亲情,热切的期盼,美好的祝愿,有父母的一片心意,有那对孩子深深的爱。明白了这个道理,就不再纠结,不再到处去找记忆深处的煎饼味,也不会在找到了,必竟父母年迈了,谁又会安心的再去满足自己的自私,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呢。

煎饼味道只有在记忆里回味的到了,和煎饼飘香的却是感恩的心,和父母保持一碗汤的距离,常回家看看都是不错的选择,一家人在一起,吃个家常饭,让老人享受天伦之乐,会有比煎饼更好的味道,这世间惟有行善和尽孝是不能等的。陪伴父母一起变老,我们牵父母的手,在晨晖夕阳里一起找记忆里的美味,找曾经的欢乐,不曾再吃过娘做的煎饼美味,这煎饼的味道却一直在我们左右,我们彼此拥有,享受幸福。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小时候的煎饼留在记忆深处,没有美味可以替代,亦不能占据心里的位置。因为那煎饼里有父母的爱和对孩子深深地思念,这是传承着的文明,是真情的流露,也培育了孩子们感恩的心,浓浓的思乡情和飘香的煎饼融合在了一起愈久愈香。






刘相强,微信名:布衣闲,临朐县柳宅村人,号:霹雳斗士,为正义和真理而奋斗。

1973年生人,生活在农村,向往闲云野鹤的生活。业余爱好就是学习着写点感想和感受。爱好的冲动总大于写作的能力,走在学习的路上,勇者无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