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天过去,依旧没有看到希望。


许多小区被封,单元楼被封,前天又封了道路,上下班路上几乎空无一人,望之悚然。


一如既往,上班,工作,下班,回家。


我们医院被指定收治新冠肺炎,因此许多科室暂停收治本科病人,临时突击改装以后接受新冠肺炎确诊的患者。包括感染科在内,已有十个科室在收治,估算一下大约有五百名患者,跟昨天中央电视台报道的数字基本吻合。

虽然不在一线病房,但我们血液透析中心病人一直多,基本是老弱病残,特殊时期,我们除了认真地戴帽子口罩手套,做好基础的防护以外,还要穿上防护服,戴防护面屏,闭气不适,穿脱起来有些繁琐。

上班提心吊胆如履薄冰,紧张和压力带来焦躁。对于无法顾及个人安危战斗在一线的同行们深表敬意并且有似家人般的心疼,他们是在挑战自己所能承受的心理生理极限,他们的状态只有同他们有过相似经历的同行才能感同身受并且理解(想起二十多年前的乙脑爆发连续夜班累到虚脱发冷恶心晕倒),那些与他们有关的激励人心的文章和图片都不足以表达他们内心的煎熬与坚强。希望通过此次事件,能够促进医疗制度的改进,包括医护人员工作环境在内。

(我科主任带领的一线团队)

孝感市新冠肺炎防治中心告市民的一封信:“医护人员要不怕疲劳,连续作战”。好有诗意,好不食人间烟火。原来怕就会疲劳,不怕就不疲劳。疲劳这个东西到底属于生理现象还是属于精神层面,我有点糊涂,需要重新认识重新学习。


易中天说:说什么特殊材料或者钢铁铸成,简直就是草菅人命!不要再宣传什么怀孕的护士流产的医生坚守岗位之类。那才真是吃人血馒头!

(肺炎防治中心告市民书节选)

呆在家里就能够为国家做贡献的同胞们发出各种视频,诉说无聊和憋屈,我很理解,但更多的是羡慕。


各种段子,表现出人们的才情、幽默和乐观,可我笑不出来。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刻到了。


出了新冠肺炎这事以后,开始看网上各种链接,希望了解、认知,希望能够从科学的角度弄明白起因和事情发生发展的全部过程。从开始的惊讶、恐惧、悲伤、悲愤、无奈到现在,大致情况就是这样,此题暂时无解。然后关闭群消息,少看这类文章,清空无营养的碎片,让内心趋向平和安详。

(重庆援孝专家在示范crrt操作)

除了上班工作,下班时间限制外出,对于我来说没有太大的影响,读书,听音乐,看电影,玩游戏,站在阳台上瞎想,这些平常事物在表面安静其实危机四伏的环境中凸现出一种短暂而虚假的美,这种美怡神怡心,因此,弥足珍贵。

面对灾难,面对由此而呈现出的人间百态,才有机会深思自己的生活态度和方式。余生,是一次生命的重启。


生于斯土,长于斯土,将来也会埋葬于斯土,愿这块供我长眠的土地上永远没有病毒。

感谢您的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