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毛主席和两个小八路的照片,令人过目不忘。这张经典照片,是毛主席生前最喜欢的两幅照片之一。

这张照片的拍摄者,是我国著名摄影家石少华。

石少华是广州番禺人,1918年5月生于香港。早年在广东求学,1938年相继在陕北公学、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后历任冀中军区宣传部摄影科科长、晋察冀军区晋察冀画报社副主任。建国后任中央新闻摄影局副秘书长、新华社新闻摄影部主任、中国摄影学会主席、国务院文化组秘书长、新华出版社社长、中国老年摄影家协会主席等职。石少华同志是中共九、十届中央候补委员,第三届全国文联委员,第三、四届全国政协委员。1998年6月30日在北京逝世。

1964年,毛主席在家中设宴招待石少华。在谈到石少华的摄影作品时,毛主席说:“你为我拍的照片都很好。”毛主席又特意指着《毛主席和两个小八路》这张照片,和另外一张《毛主席在杨家岭与农民亲切谈话》的照片说:“这是我最喜欢的两幅。” 当毛主席如数家珍地说起《毛主席和两个小八路》这张照片拍摄的经过时,石少华才知道,这张照片给毛主席留下了很深很深的印象。

这张照片,拍摄于1939年4月24日上午。

这一天,毛主席乘车到位于延安东关黑龙沟的抗大校部,参加抗大生产运动初步总结大会。
上午8点左右,当毛主席乘坐的汽车快到抗大校部门前时,有两个小八路,兴冲冲地从南河边沙滩上跑过来向毛主席问好。
毛主席亲切地问道:“小同志,你们多大了?” 
个子稍矮的小八路抢答:“我十四、他十五。” 
毛主席又问:“你们这么小,为什么参加革命啊?” 
两个小八路同声回答:“为了打日本,解放全中国!” 听着两个小八路的豪言壮语,毛主席笑了。

毛主席点了点头,左右端详了他们一下,又问:“你们跑来看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您是毛主席!”两位小八路异口同声地答道。

毛主席说:“不对!我不叫毛主席,我叫毛泽东。”
 接着,毛主席又问:“你们读过书没有?” 两个小八路摇摇头。 
毛主席伸出左手,用右手的食指做笔,在左手的掌心里一笔一画地把“毛泽东”几个字写了一遍,耐心地边写边教两个小八路“毛”字怎么写,“泽”字怎么写,“东”字怎么写,并问:“记住了吗?” 两位小八路回答:“记住了。” 
毛主席语重心长地说:“你们要好好学习,以后工作有的是你们做的。” 
就在这一瞬间,石少华轻轻摁动了相机快门,摄下了这张珍贵的经典照片。 领袖与两个小战士亲如一家的感人场面,被永远定格。

这张照片中个子稍高的小八路叫安定保,当时是抗大东北干部队队长张学思的通讯员。 1944年,他跟随“东干队”的同志潜往东北敌占区,路过当时的热河省会承德附近时,被日军包围了。战斗中,“东干队”的同志有60人牺牲了,安定保从此也没有了消息。

 张学思后来回忆说,由于当时日军尚未投降,形势恶劣,“东干队”的同志是分批潜回东北的。安定保是与其他同志结伴同行的,至今下落不明,结果一定是凶多吉少。

照片中矮个子的小八路叫刘长贵,1945年随部队转战到了东北。在解放本溪、抚顺、沈阳等战斗中流过血、负过伤,后又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 1955年,部队精简整编,刘长贵转业到海城市交通局当科长,后又调到海城丝绸厂任监察委员、设备动力科长、基建科长。 

刘长贵的一位战友在军事博物馆为他复制了一幅《毛主席和两个小八路》的照片,刘长贵也精心制作了相框,悬挂在居室中央。

当年的小八路已经年过花甲,刘长贵最想知道的还是当年拍摄这张让他终生难忘的照片的摄影记者是谁?他现在在哪里?

时间到了1986年的4月中旬,时任新华社副社长、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的石少华来到辽宁丹东。

有人告诉石少华,有了那位矮个子小八路的下落。 而此时的刘长贵也接到通知说,当年拍摄那张《毛主席和两个小八路》照片的记者来到了丹东。 

石少华很是担心,因为很多年来,已经有很多个“小八路”来认照片,但都不是真的。 

负责接待刘长贵的同志,与刘长贵先聊起了当年的情景。刘长贵说,当年他很小,只记得为他们拍摄照片的人个子高高的,有高高的鼻梁,旁边还站着扛摄影机的外国人。 

刘长贵说的这个细节,让石少华激动不已,石少华心里说:是他,一定是他!

在丹东的锦江宾馆,两位老人相见了。 

刘长贵说:“你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变,我永远忘不了你的模样,就是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所以一直没有找到你。” 

石少华也说:“你这个小八路,让我找得好苦呀!” 

刘长贵对当年的事情还记忆犹新:“当年我这个穷小子还不知道什么叫照相机呢!” 

石少华说:“我给你们拍照,我还听到毛主席对你们说,要好好学习,打败了日本侵略者,全国解放后,有的是工作等着你们去干哩。” 

“对!对!”刘长贵激动地说,眼睛里闪动着泪花,满怀深情地说:“这张照片成了我的传家宝。我一看见它,就想起延安,想起火热的革命斗争生活。”

 石少华激动地告诉刘长贵:“毛主席生前讲过,他最喜欢我给他拍的两幅照片,一幅就是毛主席和小八路在一起,一幅就是毛主席和陕北农民谈话。”

 两位阔别了47年的老人,欢声笑语,喜庆相逢。

这张珍贵的照片,今天看来仍然让人倍加感动,它反映的是领袖的平易近人,是领袖与八路军小战士的亲密无间。

延安时期是一个奋发的年代,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年代,是一个党和人民、领袖和群众同甘共苦、相濡以沫、共同创造英雄史诗的年代。

那个年代,关心群众生活,密切联系群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和人民打成一片。这些屡屡见诸党的文献的论述,毛主席既是首倡者,又是模范的实践者。 

党爱人民,人民爱党。陕北老百姓高唱《东方红》、《绣金匾》,高唱着“共产党毛主席天心顺,普天下的老百姓都随了红军”。

也正因为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中国共产党在小小的山沟里,成就了前无古人的辉煌业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