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就这样过去了。哪儿也没去。惦记着公园的花,江畔的灯,但终究没去看。茂名有史以来装扮得最美的一个春节,却如此冷冷清清地过了。


我原想着即使疫情当前,也是可以出去走走的,到街头和公园广场拍些照片留个纪念也好,多年以后回想起来,会是怎样一种心情呢?
可除了因必要的工作出门之外,家人便很不想我外出了。其实我没有很害怕,但为免妻子担心,如无工作我便只待在家里,连楼下都不去。


对当年非典我几乎没存记忆。但这场新冠肺炎,给我的印象和感慨却是刻骨的了。让我知道,全民动员起来是什么样一种景象。因这场疫情,整个社会经济都受了影响,无数人为抗疫昼夜不息,无数物资因疫情而耗费,数万人被疫病折磨着,并且已有数百条生命消陨了。
经济和时间的损失难以估量,而生命的逝去更是永无挽回。


对此,我感到深深的无奈。感到无奈的当然不止我一人。我们不明白,为什么新年的到来,给人类带来了一场灾难。
这灾难不是因为战争,不是因为地震,不是因为台风洪水,而是因为小小的病毒,小到我们看不见摸不着的病毒。它来自哪里,为何而起,至今未能查明。也许,就只是三两个人的贪利和嗜吃,给全人类带来了灾难。这何其悲哀!


悲哀的还不止如此。
科技发展之快,可谓瞬息万变。人类已能上天入地,能顷刻炸毁一座城,能把地球变成村,能望见百亿光年外的世界,能制造智能机器代替人,还能把自己克隆出来。然而,在这微乎其微的病毒面前,却惊恐万状,无可奈何。
可笑吗?一点也不可笑。是可悲。


我多么希望人类可以少些贪婪,少些喧嚣。我们到底在追求什么?澳洲和亚马逊雨林的大火不知彻底灭了没。未来会否发生能毁灭人类的核武器战争或生化大战?……
把前进的脚步放慢一些好吗?我们所需真的要那么多吗?干净的空气、水和食物,可保暖的衣服能休息的房子,安闲一点不那么累的生活,这些难道不是最重要的吗?


春回大地,万物生长,多想出去走走呵!街头巷尾,郊外村旁,山间田野,都可。看闲云舒卷,看小草拔绿,看烟雨润尘,听虫鸣蛙叫,听风吟鸟唱,听山静水流。
可小小病毒,将人们锁在了家中,让繁华变了空城,也把万水千山与我隔断了。
我知道,疫情只是短暂的,病毒终将远去。
此刻,夜深,我在灯下徘徊,等待……


元宵夜随笔•野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