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摄影:紫嫣

曾几何时,我不是很喜欢武汉这座城市,因为夏天太热,像座火炉,因为冬天又太冷,而且还很少正儿八经的下场像样的雪。


虽然生于斯长于斯,从小对那充盈于耳的汉骂一直不屑,觉得武汉人没有素质,出口成脏。常常羡慕住在北京的亲戚,是有多幸福,抱怨父亲当初为什么来到武汉。后来有机会去了北京上海大城市,越发的觉得武汉是多么渺小,有些本能的自卑。想着武汉人的汉骂,实在是没有文化的体现。武汉,想要爱你不容易。


小时候,武汉最让我们引以为豪的就是,有着中国在万里长江上修建的第一座铁路、公路两用桥——武汉长江大桥。巍然挺立连接起龟蛇二山。蛇山这边是闻名遐迩的黄鹤楼(后来新建的),龟山那边是高耸入云的电视塔,蔚为壮观。


随着年龄渐长,开始慢慢接受了这座城市,并也不由自主融入其中,继而喜欢上了大江大河大武汉。偶尔跟朋友们一起,也会很自然的脱口而出几句汉骂。后来才懂得,其实所谓汉骂有时就是武汉人的一种表达方式,有的是亲热,有的是口头禅,也许是夏天太热的缘故,造就了武汉人火辣辣的性格。男的手脚勤快,头脑活络,女的泼辣能干,落落大方。比起东北人的豪爽,武汉人多了一份聪慧,比起江浙人的精明,武汉人多了一份豪爽。要不怎么会说: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


这几年跟着我的朋友们到处游山玩水,走南闯北,更加对武汉有了新的认识,开始越来越喜欢这座美丽的城市了。每次在外呆久了,就会想念武汉的家人朋友,会想念久违的武汉热干面,(虽然平时很少吃),有时在异地看到有卖热干面,听到有人说武汉话,都倍感亲切。回到武汉首先想到的就是过早去吃一碗地道的热干面,听到满大街的热辣的武汉话:伙结,个板马,过早了冒?真的好亲切!在这座城市生活久了,就会不知不觉与之融为一体,不管你曾经是多么不喜欢,最后还是会爱上这座城市。


这些年,武汉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武汉变得越来越美,变得每天不一样。武汉高校林立,文化氛围浓厚,武汉商圈众多,经济迅猛腾飞,九省通衢之地,交通更加便利。现在的武汉已建好的长江大桥有九座,还有二座在建。繁华热闹的汉正街小商品市场,人头攒动的江汉路商业步行街,摩肩接踵的吃货的打卡之地户部巷,适于拍照的文化创意园汉阳造,小资情调的昙华林,高大上的武汉天地……不仅武汉人喜欢,也吸引了很多外地人慕名而来。



现在武汉三镇,江南江北,全都建起了可观性极强的新江滩。花开时节,吸引了满城的市民前来观赏拍照。每逢节假日,都会有很多人去江滩看灯光秀。夜色阑珊,大桥二桥灯光璀璨,美轮美奂。还有我们武汉人引以为豪的大美东湖,绝对是这座城市最美的一张明信片。这几年,新建的东湖绿道,不失为东湖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成为许多喜爱户外运动的人的最爱。在美丽的东湖绿道或徒步或跑步或骑行,走走秀秀,拍拍看看,触目皆是美景,怎不令人心旷神怡而忘却烦忧呢!



每年春暖花开,全国各地的游客纷至沓来,人头攒动,坐火车坐高铁涌入武汉,去武大,去东湖看樱花,成为武汉一道独特的景观。

去年我跟随我的朋友们一起去了上海广州,都是国际化的大都市,站在繁华的南京路口,我真是感慨万千。想起十几年前,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看看那电影里所见的霓虹闪烁,花花世界,听听那绵绵柔柔的吴侬软语,心里别提有多羡慕。看着一座座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内心的喜悦无以言表。美丽的大上海,我终于来到了你的身边。而这次重返上海滩,再次来到南京路,却少了几许期盼。所观之处,只觉得跟现在的武汉江汉路步行街相比也不过如此了。走在上海街头,也不再觉得底气不足,作为一个武汉人,为自己的城市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自豪。

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喜欢武汉,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热爱我们的城市——美丽的大武汉。静候春暖花开,春天就快来了,到那时,我们一起去看最美的樱花。

谢谢美友们关注点评!疫情过后,欢迎来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