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今年春节不同,

                      全民窝在家中。

                      只因病毒施孽,

                      街头巷尾遭封。


       元月28日(正月初四)愚夫曾去孤山踏靴寻梅(放鹤亭下,仅见一树孤梅开。)2月5日再次出门寻梅。骑行至岳坟,步行到孤山。

       游人比上次更少,极少未戴口罩。戴红䄂章的多了,体温监测点如雨后春笋。

      梅花仍未到盛开期,赏梅者人迹罕至。匆匆拍了一些花枝,沿白堤返⋯⋯







三面环山一面城,长波万倾无游船。



长天碧空如洗,借日弄影自拍。



两竿落日断桥上,半缕轻烟柳影中。



暮霭生深树,斜阳落远山。



余霞散成绮,西湖静如练。

六公园,“文革”时几乎天天光顾此地:游泳、打鸟、钓虾。)



烟波淡荡摇空碧, 楼殿参差倚夕阳。




远处斜阳夕照,近处树影婆娑。



落霞无孤鹜齐飞 ,湖水共长天一色。




天长落日远,水净寒波流。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




本想到长桥观夕阳。冬季,夕阳位置应在雷峰塔后——宝塔流光,景象万千!

观雷峰夕照,听南屏晚钟,怎能不“意气扬扬,甚自得也。”

       怎奈家人催急,且公交多停运,步行巳不及。

补几张夏日长桥旧照,聊以自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