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家华

图片:网 络

七. 初恋迷茫难牵手

这本是个只属于自己的话题,可一旦抖落出去,两人世界那点亊便赤裸裸的暴露在大庭广众面前,隐私便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为此,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是写,还是不写?”的两难境地中徘徊、纠结。然而,恋爱是知青岁月中绕不过去的人生旅程,是苦涩年华中相互支撑、艰难前行的精神依托。倘若因羞于启齿而有意抹掉这厚重的篇章,那么,知青这个特殊群体的特殊史料则显得残缺不全,少了维度和立体感,也有悖于我全面、客观、真实的记录知青生活的初衷。想到这儿,我一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矛盾心理,焕发激情,鼓起勇气,借一方萤屏将我的初恋和发生在我身边的知青爱情故亊向朋友们娓娓道来……

  人生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恋爱。下乡数载,劳动的艰辛、生活的困苦、内心的压抑以及前途的渺茫,使得知青们急于寻找一位志同道合、值得信赖的异性朋友,彼此互助互爱、互诉衷肠,以求得生存境遇的些许改善。而激情勃发的少男少女们正值荷而蒙贲张的青春期,这种外在条件与内在需求的叠加,助推具有知青特色的恋爱潮悄然兴起。

大约是从1970年开始,我们知青点就有了成双入对的恋人,你來我往,亲密无间。被爱滋润着的俊男靓女们是春风得意,笑挂眉梢,那精气神杠杠的,就连知青点也一扫往日的灰暗,凭添了一抹跃动的亮色。尚在跑单帮的哥几个也未闲着,私底下瞄准梦中的“她”发起求爱的攻势,哪怕是一帘幽梦,也要潇洒走一回。与这些费尽心思难如愿的哥们儿不同,我们组的这位老弟可称得上是恋爱达人,情场上的段子手。此人无论是相貌、习性、还是行亊风格,着实不敢恭维。虽下乡到哈尔滨郊区,却常年在哈市内游荡,生产队里几乎看不到他的身影。可说来也怪,这哥们儿仅凭一张说话哩哩啰啰、毫无顿挫感的三寸不烂之舌,竟然颇有女人缘,颇得女孩心。他想找个情侣那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不费吹灰之力。这不,今天信手拈来一个女友领到知青点,说是自己的邻居和同学,人家帮他洗洗涮涮,缝缝补补的很是体贴,可没过多久该女友便消声匿迹了。接着又拿出一张下乡在黑龙江兵团的上海女知青的照片在组里大似宣染,自称是新结交的女朋友,并绘声绘色的讲述与之交往的趣闻轶事,结果时间不长又沒了下文。

  此章节刚刚掀过去,这家伙很快又写出了新段子。据他介绍,女主角是同在哈市插队的天津市里的知青,探亲时还兴冲冲的跑到女方家中作客,一通白活至天明。当然,这注定是:恰似露珠一夜好,但等日出化为雾旳结局。按说该歇手了吧?没门!下面这个段子冷不丁的就进入你的视线。那是1973年的岁末,我与另一名知青偕同8名社员到哈市内掏粪,租借哈尔滨第四中学一间不足10平米的房屋,分上下铺居住。一天晚上,哥儿几个有的在床上休息,有的正光着上身擦洗,忽听有人敲门,这么晚了谁还能造访?门开了,进来的居然是恋爱达人!他身后一位面容姣好、肤色白晰的姑娘也款款而入,这不合适宜的谋面,直弄得光膀露臂的小伙子们藏无处藏,躲无处躲,好不尴尬。再看两位不速之客,混在男人堆里是谈笑风声,视若无人,嘿,赶情没当回事!毋庸置疑,这是段子手的新欢。与他交谈中得知,他两人先在知青宿舍逗留一夜,今天中午回到市内,晚上送女友上车返上海探亲。显然这一走就彻底拜拜了。唉,可怜的痴情女,你可曾想过,你就像穿在他身上的衣服,随时都有可能被换掉。遇到这样的情种,姑娘啊,你可长点心吧!还好,转年春天,这位小兄弟调回了天津,并组建了家庭,那颗放荡不羁的心总算安分下来,否则,不知又有哪位姑娘落得个“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下场。

  说了那么多青年点的恋爱趣亊,该讲正题了,尽管曲难唱,口难开,还是要坦露心扉说说我自己吧。在我们组论年龄,我最大,论条件,不算差,但 若论结交女朋友却不紧不慢的跟在恋爱队伍后面遛跶。倒不是本人清欲寡欢,也非自命清高,只是不苟言笑,不善交际,靦腆呆板的性格至使我的“情商”颇低,内生动力明显不足,既如此,那就随缘呗。但我的几位发小儿可不这么想,他们为我着急为我忧,瞅准机会在我背后用力一推,把我推到一位女生面前,冥冥之中,初恋竟由此拉开帷幕。她叫周婷(化名),曾与是我同校同级不同班的学友,下乡后,同在一个屯子分在两个队。周婷中等身材,扎着短辫,略白的脸上戴一付眼镜,看上去挺文气的。此前,不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屯子里,我与她是只谋其面,不曾往来。如今彼此心有所属,交往日深,对周婷的初始印象渐渐的清晰起来:她勤劳朴实、直率泼辣,对我颇为关照。为了让我吃的好一些,她从集体伙食中将属于自己的那份面粉提出来,单立锅灶烙大饼让我享用。有时下地干活赶上顺路还大大方方的送到田间地头,引得社员们一阵善意的哄笑。有一次,记不清是不慎崴的,还是被马蜂蛰的,右脚至小腿肿胀的无法行走,只得卧炕休息。得知此讯她来了,帮我擦药揉搓,与我谈天说地,减轻我肉体的疼苦,抚慰我思乡的忧烦。漂泊在异地他乡的游子有恋人的关爱和陪伴,那种感觉真好!

  既然确立了恋爱关系,双方父母总是要见的,那年回家探亲我先到周婷家拜访。不知怎的,面见周婷的父毌就如同古代学子进京赶考,这心里象是吊了十五个水桶七上八下的,紧张得手心直出冷汗。推开外屋门,一位高高大大的老人起身相迎,经介绍,这是周婷的父亲。老人家面圆耳阔,慈眉善目,一脸富胎相,是那种见到第一眼就没有距离感的长者。彼此寒喧后走进内屋,一眼得见炕上的周毌。老太太盘腿卧脚,正襟危坐,浑身上下打理得干净利落,是东西沽标志性的家庭主妇形象。落座后,周母那双深遂、犀利的目光不时的往我身上扫描,瞅得我直发毛。老太太话語不多,声音低沉,但话一出囗有板有眼、实打实凿,容不得你含糊其词、敷衍搪塞。面对周母的问讯我有点儿发懵,唯恐答不上来或说错了话,从始至终不敢与老人家对视,忐忑、侷促、如坐针毡,心里嘀咕着:快点结束吧,我实在撑不住啦!走出家门的那一刻,我长舒一口气,啊,总算解放了。此次“面试”能否过关?听周婷事后讲,她的父母及家人同意我俩交往,转而面带狡狤的告诉我:我妈妈说你老实巴脚的挺稳当,还说你是个做事有心路的人,坐在那儿两眼眨巴眨巴的总琢磨事,是个“算天星”。听了后面的评价我暗自发笑,心想:老太太您抬举我了,我只是行事谨慎,忧忧寡断罢了。至于“算天星”之说,本人实不敢当。(此段落如有不恭或冒犯,敬请周母在天之灵宽恕。)

  那一天,周婷由她的闺蜜陪同来到我家。乍与家人见面,她略带羞涩,但仅一袋烟工夫便热络的无话不谈,摟不住的“话匣子”火力全开,张家长李家短,东一榔头西一锤的神聊起来。高分贝的音亮、快节奏的语速絲毫不影响她话题的转换,好似没经过大脑的程序编排便叽哩咕噜的脱口而出,傍人若想找出语言间隔插句话,还真是个难亊。至于说的嘛?不知她自己是否清楚,反正十句话有五句我没接住,掉在地上都是回响。坐在对面的母亲是强作欢颜,笑脸相陪,静听她侃侃而谈。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一个劲的给她使眼色,暗示她停一停,有话慢慢说,可人家硬是不往我这边光顾,此时的我比在她家里还难受。既然拦不住,干脆任她信马由缰吧,借此机会也好理一理思绪,重新审视眼前的这位女友。其实,早就得知周婷爱说的传闻。与之交友后,朋友群就有人善意的提示我“你们俩一个没话说,一个说不够,性格差的不是一星半点”,言下之意俩人的关系不被看好。人们说,恋爱中的男女智商最低,此言颇有道理。因情迷而意乱,因意乱而缺乏理性。所以,最初我对外界的议论和周婷的性格特征虽有所感知但并没有在意。而此次面见长辈一定终身的紧要关头,她仍然口无禁忌,滔声依旧,仿佛惟此方博得家人的好感。孰不知,她越是这样,我越是如芒在背,如鲠在喉。至此,我脑海中的周婷印象又有了新的版本:你咋这样呢?太放任自己了。送走周婷,我聆听母亲对她的意见,母亲说:人还不错,心直口快的,没嘛心眼。你在农村挺苦的,小周给了你很多帮助,看来是个能体贴人,会过日子的孩子。可我放心不下的是她太爱说,不稳当,说话不分场合,也没个分寸。你的脾气又太绵,有事总爱闷在心里,将来过日子我怕你太憋屈。婚姻是终身大事,成与不成靠的是缘份。你已经长大了,大主意还得你自己拿,你认准了的妈妈不干涉。

  母亲的一番肺腹之言即肯定了周婷人性的真善,也委婉的否定了她张扬的性格,而被否定的正是母亲最为看重的。受儒家思想的影响,在老一辈人的婚姻观里是“夫唱妇随”的传统,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训诫。温婉娴淑、举止端庄、知书达理的女孩方为他们之所爱。母亲之所以在肯定与否定之间难作取舍,除了怕给我增添烦恼外,也为我留下谨慎抉择的余地,老人家的心思我懂。做为新生代,我固然不会传统的像个当代“老夫子”,但骨子里仍深得母亲的遗传基因和家风家教的熏陶,仍守望着内敛而不失理数,文静而不失大方的女孩与我牵手同行。显而易见,周婷特立独行、行而无度的个性不是母亲和我心怡的类型。从与母亲见面的那一刻起,我的心理出现了阴影,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阴影似一把利剑,在我与周妍的恋情中划出一道无法弥合的裂痕。相处中,我下意识的疏远她,想以若即苦离的方式冷却这段恋情,但这并没有减缓周婷对我的关照,同时也没有收敛其个性的张扬。内在的柔,外在的癫,两者的融合如同水与火的碰撞,直搅得我身心俱疲,好不神伤。啊,周婷,想要与你举案齐眉、比冀双飞,真的不容易!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与其在有缘无份的“苦恋”中挣扎,莫不如走出蕃篱,各自单飞。经再三思量,一封沉甸甸的分手信转至周婷手中。对我而言,分手或许是一种释然与解脱,但对一往情深、痴迷于我的周婷来说,无疑是沉重的心理伤害。接到信后,她没有回复,也从未谋面,平静的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后来随着知青政策的宽松,她调到某省某地,在那里安家落户。往亊不堪回首,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每每想起与周婷的初恋,心头似有千千结,总想对她说点什么,但又觉得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不足以表达内心的五味杂陈。好在历经十数天的追忆与自省,完成了这篇《初恋迷茫难牵手》,里面较完整的再现了我初恋时的心路历程。谨以此了却自己多年的心愿,也给与周婷一个迟来的交待。而下面的结束语则是我献给初恋的内心独白:

静静的分手了,

正如我静静的走进爱的情怀。

没有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

也不曾有海誓山盟的浪漫色彩。

痴心、痴情、痴迷、痴爱,

是你最真诚的表白。

岁月悠悠不可逆转,

人生过往不会重来。

惟有那曾经的美好,

在陈封的记忆中深埋。

静静的分手了,

带着惆怅、迷茫和几多无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