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芳草地

图片:单反:上上水;手机:芳草地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日本是我们一衣带水的邻国,一直想去走一走。除了欣赏现代扶桑之异国风情,拋开复杂的政治因素,也想以一个旅游者的眼光,去见识一下这个国家高度的社会文明、国民素质及经济科技,这个让我们爱恨交加的国家,还是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的。 于是,在日本全年最美的11月红叶季我们去日本了,一路的红枫似霞带给了我们太多的惊喜。


铺天盖地的红枫景观


京都新仓山浅间公园


京都金阁寺


合掌村远眺富士山



我们这次参加的是本洲深度游精品小团,大阪进东京出,主要到大阪、京都、奈良、东京等地及富士山周边地区。


东航航班由上海浦东机埸准时起飞,让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平飞后刚用过餐点,感觉飞机就好像在下降了。果不其然,很快广播通知让大家系好安全带,飞机己在下降,大阪关西机埸马上就要到了,整个航程只要1小时45分。在国内旅行,偏远的新疆、西藏就别提了,就是一般的大城市之间,2小时多的航程也是家常便饭,“一衣带水”真不是说说的啊。


一下飞机,我们就真切体会到了日本社会一切按规则运行,处处井井有条、无缝銜接;感受到了日本人的礼貌待人、敬业自律。我们从下飞机后前往廊桥、进海关大厅、办入关手续、领取行李,一路都有人满脸笑容、躬身致意引领,让人心里顿升暖意。行李输送带上,一件件行李都排列的整整齐齐,没有以前见惯的东倒西歪;一只只箱子都是把手朝外,方便人们拎取,这些看似毫不起眼的细节,却彰显了日本人性化服务的无处不在、细致入微,真让人感动赞叹啊!


出了机埸,导游带我们很快上了早己等候在此的旅行车,轻松愉悦地开启第一站大阪行程。正值深秋,这个日本第二大的城市景观很漂亮。



我们在导游带领下,直奔大阪著名的古迹一大阪城。一到景点,远超出我们想像,铺天盖地、绚烂如霞的红枫惊呆了我们,日本这世界上著名的红枫景观真是名不虚传啊!


日本人特爱红叶,寺庙、神社、公园景点及居所都种满红枫,一年静候秋临红叶季,就像过节一样全民出动,观赏红叶盛开时的绚烂之极、浓烈如火;归于平静时的落叶为毯、遍地溢彩。


它远比春季清浅淡雅的樱花好看,美的可以用“极致”来形容,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前来观赏,也是我们选择11月红叶季前往日本的原因。



日本人将春季赏樱称作“花见”,而把秋季赏枫叫做“红叶狩”,我现在明白了是有深意的。不同于四月樱花的一夜盛放,秋季的红枫要浸染群山,须持续一段相对寒冷干躁的气候,还要有晴好的天气和较大的昼夜温差,这就意味着赏枫要有耐心,就像狩猎一样,要想猎取好的猎物,必须要静静地耐心守候。只不过“红叶狩”狩的不是猎物,而是秋红。


“红叶狞”简直叫绝了,不仅将秋天赏枫描述的惟妙惟悄,而且特有诗意。



大阪城的银杏也特美,好像要与火红的红枫比美似的,尽情释放着自己积聚了一年的能量,一片金黄灿烂地肆意着,喜煞了一众酷爱的游客。



历史悠久的大阪城由丰臣秀吉建于1583年,雄伟的城墙由大石块砌凿而成,据说当年丰臣有一统天下的野心,曾与德川在此激战。



城墙上有关楼和暸望塔,城墙外是护城河,是大坂最著名的古迹。



大阪城内的“时间仓”是用不锈钢制作的密封金属墓,1970年大阪世博会时埋下,里面封存有象征20世纪世界文明的社会、文化艺术、自然科技等领城将近3000件物品,要保存到5000年后才出土开封,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大阪城中央耸立着主体建筑天守阁,十分壮观,它不仅是坚固的军事防御设施,也是大阪城主人政治权利和地位的象征。



第2天,我们按行程到京都。它是日本历史上的千年古都,794年起到1868年迁都东京前,一直是日本首都,史称平安京。当年京都成为日本首都时,正是我国大唐国力最为强盛之时,京都就是模仿当年大唐都城长安城所建,至今日文中保留下来的汉字,也是当年从唐朝流入的。如今很多日本人仍然对盛唐时期的古诗词仰慕不已,像“枫桥夜泊”这样的传世之作不少日本人都很熟悉,可见大唐文化对日本影响之深远。


至今京都不仅完好保留着许多古色古香的古代建筑,拥有丰富的历史积淀和遗迹,而且是日本纺织品、陶瓷、漆器等传统工艺品产地,也是日本花道、荣道繁盛之地,可以说是日本传统文化发源地及国民的精神故乡。


京都的红叶观赏景点有几十处,我们的行程中列入了其中最著名的几处。我们首先到的是金阁寺,也叫鹿苑寺,建于1397年,因三层楼阁式建筑的舍利殿外墙以金箔装饰而出名, 那金灿灿的古典建筑衬托在红叶之下,真的很美,1994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金阁寺禅意素雅,在红叶季天天是人山人海。所幸主建筑舍利殿居于小湖中心,虽然人多却并不影响拍照,庭院的日式优雅融合了红叶的肆意娇艳,犹如写意的山水画,特别有韵味。



金阁寺的“枫情”也很美,它不同于大阪城的一片火红浓烈,其枫叶鲜红、橘红、金黄等红黄色交错,华丽丽地争相斗艳,迫不及待向人们展现它秋日限定版的绝代风华,让游客们赏心悦目。



静静的庭院中,只听见一片咔嚓声,人们都忙着把这美景永久保存。



离开金阁寺,我们马不停蹄又到了清水寺,它建于778年,是京都最古老的寺院,在日本的文学作品中经常出现,1994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清水寺依山而建,我们在停车埸下车,要步行经过一条叫清水阪的石板坡路。几百米长蜿蜒曲折的小路两边原来都是几百年的古建筑,现己发展成商业街。



行走在这古老的街上,身旁一些穿着色彩鲜艳和服的青年女子,靸着木屐迈着碎步,三三两两、结伴而行,京都的精髓韵味百转千回,浓郁的历史气息也浓缩在这古街深处。



古街两边各种各样的商铺鳞次栉比,京都的小吃、陶器、扇子、挂件应有尽有,充满着浓郁的日式风情,日本的古典美就渗透在商品的小巧、典雅和细节里。



我们一路走一路体验着浓浓的传统京都风情,终于走上山坡,远远地看见清水寺了。只见整个寺院被红叶包围,清水寺著名的三重塔耸立于一抹抹火红夹杂着黄色、绿色的枫叶之中,特别显眼。



眼前是立于高台、朱红色的清水寺山门仁王门,非常醒目,匾额上写着“清水寺”,右门柱上有“仁王门”的字样。



三重塔位于清水寺西门后,始建于平安京初期的847年,现塔为1632年江户时期重建,高30米,是日本最高的三重塔,也是京都的标志性建筑。



著名的本堂是清水寺核心建筑,其悬空的清水舞台结构巧妙、风格别致,是日本的国宝级文物。整个建筑没有用一根钉子,悬空离地高50多米,由139根高数十米的大圆木支撑。其正殿宽19米、进深16米,上面是乌黑的木结构大屋顶,周围三面都是悬崖,气势宏伟壮观。


我们跟着游客人流,进入正殿前先在青龙池前洗手漱口,然后脱了鞋子进殿,踩着古老而干净的木地板转了一圈,很是感概日本古时工匠的技艺高超。特别是站在正殿廊下,凭栏远眺时,真有种恍若空中楼阁的感觉,令人印象深刻。



离开清水舞台,我们又绕到北边被誉为“日本爱神”的地主神社,它建于701年,历史比清水舞台还早。这里到处写有“良缘祈愿”等字样,吸引了众多单身男女前往祈愿,期盼着能如愿找到心中之人,人来人往地很热闹。



京都第3站,我们到了较小众的景点天桥立,它是京都附近日本海宫津湾内一处天然形成的奇观。一条长3.6公里、宽40一100米的长条形沙洲,天然分隔了两侧的宫津湾内海和阿苏海海湾,沙洲上松树苍翠,风光很美,自古就是日本的名胜。



我们全体坐缆车上山顶观景,这里有种远离都市的海阔天空之感,极目远方的绿色岛屿和蓝天碧海,只见天海相间、白沙青松在此完美相融,让人很想张开双臂、用力微笑。



今日我们的行程较宽松,出发的较晚,天气却没前2天好,多云间阴。我们先到京都八坂神社,它始建于656年,是关西地区历史最悠久、最知名的神社之一,也是日本约3000座八坂神社的总社。我原来对日本的神社和寺院搞不清,经导游介绍才明白,寺院属佛教信仰,而神社是信仰神道,有点像中国的道观。


京都八坂神社大门



八坂神社的建筑很有特色,木质结构、红墙黑瓦,横梁上挂满了白色的灯笼,上面写着赞助商和祈福者的名字。


因民间传说八坂神社能解除灾厄,故自古受到民众的虔诚祭拜,当天前来拜神的日本人也很多,我们出于好奇,就在一边观看他们的拜神仪式。只见他们祭拜很安静,心中默念祈祷内容,然后投下一币,拉一下殿前的敲钟绳,如此重复着,不烧香纸,很环保。


其实世界上没人见过神,祭拜只是一种唯心的信仰,一种对于自然的敬畏,以及对先人的崇敬和缅怀而己。



离开八坂神社己近中午,导游特意将午餐按排在八坂神社旁的家族式相扑火锅,让我们体验一下日本民间的用餐氛围,品味与中国不同的特色火锅。因店靠近景点,又具民间特色故较有名,生意很好,要提前预约。我们到时,前一拨客人没走不得入内,我们则趁机欣赏很有特色的火锅店布置,一些游客穿着和服在店门口拍照,也进入了我们的镜头。



轮到我们进去了,店不大但特别整洁,布置素雅温馨,充满日式风情。穿过窄小的店厅,用餐在小小的榻榻米房间,我们被要求脱鞋进屋,屋内榻榻米上有两张长条桌,每桌两两相对坐8人,刚好我们全团16人全坐下。


火锅菜式看样子与国内差不多,但却做的很精致,端上来时锅内各种菜己整整齐齐放好,到时哪一种不够可随叫随添,但绝不可剩下。



另外还每人上了一份刺身,衬着那红色的托盘,很漂亮精致。


待火锅烧开下筷,一品尝才真正知道与国内火锅的不同了。一是各种食材新鲜纯正,那豆腐,还有与江浙一带的油面团、油面筋相似的豆制品等,勾起了我们小时候的回味;剌身和肉类等到嘴细腻鲜嫩,绝无粗糙感。二是火锅没有刺激感,清淡可口,让我这平时不喜欢吃火锅的人也不知不觉又添了很多,再加上服务小姐面带笑容、周到细致的服务,真让你感觉是一种享受。



下午我们到京都祇园,它是京都最有名的艺妓区,也是京都古建筑保存较好的一个区域,与八坂神社只隔了一条马路。


我原来对日本艺妓的印象,就是遭人歧视的“妓女”,实在是太肤浅了。其实艺妓是日本文化中两大奇迹之一,曾被称为日本文化和艺术的缩影,是受到日本社会尊重的。她们管教严格,有较高的知识和艺术造诣,姿态优雅、谈吐不俗,脸上厚厚的白色脂粉和极有教养的气息,给她们带来神秘而富有魅力的色彩,卖艺不卖身是她们自古以来的“行规铁律”。


她们接待客人有很多讲究,保持着委婉而坚决的矜持,善于察言观色,懂得如何迎合男人的情绪和自尊心,顾盼之间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导游介绍说,日本男人家庭负担重,大多精神很压抑,但又不想把压力告之家人,也不願麻烦他人,所以自杀的人很多。而艺妓就象是他们的心理医生,他们在艺妓面前,可以放松紧张的内心,得到有针对性的工作或生活上的调教,从而有走下去的勇气。


京都祇园



来到祇园,有一条路名很美的小路不能不去,它就是“花见”小路,是祇园的象征。它是日本最为古老而著名的艺妓街,全长1.5公里贯穿祇园地区,充满浓浓的日本原始居住文化特色,鼎盛时期这里的艺妓达3000多人。



至今街道和建筑大多仍保持着日本江户时期的旧时模样,青石板铺地,路两旁是木制风格的建筑,乌瓦木篱、格子窗户、门帘低垂,一家家茶屋(艺妓工作地)和置屋(艺妓住所)形成一种特殊的日本传统花街古景。现在这里不少地方设有艺妓表演,还有艺妓教师在此进行传统茶道、花道、古琴、雅乐、狂言、京舞等培训,街头飘逸着浓浓的花街情趣,吸引着游客们一探究竟。



傍晚时分在花见小路上走一走,暮色苍茫中,三三两两穿着漂亮和服的的日本妇女是一道亮丽的风景,运气好还能偶遇气质高雅的艺妓飘然而过。白天大多闭门谢客的一间间茶屋、置屋此时也都亮起了灯,影影绰绰中更显神秘,是感受京都古韵和传统居家文化的极好时机,也是我们的导游特意按排傍晚前到此的用意所在。


花见小路偶遇的气质高雅的艺妓



导游给我们留足了时间,我们得以慢行在花见小路上,尽情欣赏古朴的建筑,感受宁静而神秘的氛围。幽静的街道上,除了茶屋、置屋外,也有很多古宅改建的咖啡屋和料理商铺,还有小巧可爱的日式服装、发簪等杂货店。


这里窄而深的木制町屋是京都传统古屋的经典,大多是连体式二层结构,开间狭窄、进深悠长,从正面看起来只有5、6米宽的房屋,很可能深达20多米。门面看上去低调不起眼,一旦掀开门帘,却是一个和风浓郁,漾溢着京都千年底蕴的神秘世界。


祇园偶遇的艺妓,面对的众多相机淡定优雅,很配合地满足着游客



有的游客会选择在此穿上租的和服游览,过把和服瘾。不过既使穿上了最正宗的和服,基本一眼就能看出,日本妇女低眉顺眼的小碎步姿态,人家可是从小熏淘出来的。


穿着和服的游客



京都是个古韵十足的城市,时至今日,那些古风盎然、温馨精致的小店铺似仍在眼前;身着和服自小巷深处款款而来,木屐敲打着石板路发出的清脆响声也仍在耳边。


京都的“美”,到了京都自然能体会到;京都的“味”,却只有在你离开京都之后才能回味。



离开京都,我们下一站是日本著名古都奈良。它比京都更古老,当年深受中国盛唐文化的熏陶,是第一个仿造大唐长安而建的古都,710年一794年是日本第一座都城,史称“平城京”,至今己有1260多年的历史了。它是日本历史的摇蓝及日本佛教艺术的发祥地,具有民族原点的尊崇地位。


这是一座幽静、祥和的小城,如果说京都给人的感觉是古朴精致,那奈良则是原始自然,比京都更古色古香。整个奈良很好地保留着昔日古都的风貌,有许多寺院、神社、佛塔雕像、皇陵遗址。特别是奈良在古都时延续下来的东大寺、兴福寺、春日大社、唐招提寺、药师寺、平城宫遗址等,更是极其珍贵的国宝级古迹,它们与自然景观恰到好处地融为一体,1998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奈良街景



我们先到了710年为祈祷国家繁荣而建的春日大社,进了山门顺着山路往上走,一路上格外幽静,参道两边的树木繁密茂盛、遮蔽光线,参道右边就是郁郁葱葱的春日山原始森林。最令人惊异的是,参道两边如仪仗队般,排列着几千座原石雕琢的石灯笼,上面布满厚厚的绿色青苔,显得浓郁沉沉、古意森森,与千年原始森林融为一体,尤为壮观、堪称一绝。



我们的导游介绍,日本的庙宇神社没有上香,大都是献灯,春日大社几千座石灯笼就是上千年以来祈愿人的一种奉纳,当奉纳达到一定数量就可在神社立一座刻有自己名字的石灯笼,参拜时在自己的石灯笼里点上灯火。这些雕有各种图案和文字的石灯笼,其古朴的造型让人心生平静,点缀在寺院、神社里,成为日本一种独特的文化符号。



我们离开参道,到旁边的春日山原始森林里走了一走。它是春日大社的神山,公元9世纪起就禁止采伐树木,因此原始森林得到很好的保护,古树比比皆是,与春日大社成为不可分割的景观,共同纳入世界文化遗产。


春日山原始森林古树



离开原始森林,我们向神社本殿走去,清静的小径上,神社有名的古藤像门楼一样迎候着游客。



神社本殿由并立的四个社殿组成,在社殿外的石灯笼和屋檐下错落有致的铜灯映称下,显得格外古朴庄严。



围绕本殿的是朱红色的回廊,与春日山麓的绿色丛林,回廊边的红枫、银杏相映生辉,别有一番韵味。



本殿前高大的古银杏一树金黄灿烂,释放着浓郁的深秋风光。



古时的奈良将鹿奉为神灵,这传统一直保留至今,现奈良有1200多头野生梅花鹿,主要栖息在春日大社和东大寺等处。它们完全不怕人,对着过往的游客一副高冷的样子,大模大样、悠哉游哉溜达着。但当你拿出它们最爱的鹿饼,就四面八方全部围上来,撒娇卖乖的有,用头顶撞的也有,不把你手中的鹿饼搜刮干净决不罢休。



春日大社内随处都有这些小鹿可爱的身影,有时冷不防,路旁探出一两只小鹿,会吓你一跳。



那些古朴的石灯笼间也是小鹿们喜爱的休憩之处,它们或是轻盈地在石灯笼间探头探脑、来回踱步,或是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注视着过往行人,似在问好,成为春日大社的独特景观。



我们眼下到了东大寺,其正名是大华严寺,728年由信奉佛教的圣武天皇所建,距今己有1200多年的历史了。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古代木制建筑,仿照唐朝时中国寺庙恢宏大气的结构建造,高大巍峨、端庄肃穆,是日本知名度最高的寺庙,1998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远远看见东大寺著名的南大门了,它相当于中国寺庙的山门,历史悠久,始建于760年,经历了一千多年的风风雨雨,纯木结构的庞然大物,仍屹立不倒、雄伟浑厚。



巨大的门楼没有粉刷油漆,完全保持着原木本色,看上去斑斑驳驳很有历史的沧桑感。大门上方用汉文繁体书写的牌匾“大华严寺”字体很正,每一笔都感觉很用心用力,给人以庄严的感觉。


我们站在南大门下,人显得是那样渺小。古朴雄浑的重檐庑殿型屋顶,在大唐时属最高等级的建筑规格。抬头仰望,其斗拱层层叠叠,是用中国的穿斗式技术构建,使悬挑出的部分非常巨大,浑然天成、非常结实



南大门古老而巨大的木柱有几十米高,特意放上一张蹭拍的游客照片,照片中可看出木柱二个人都难以环抱,它历经千年的风雨,虽早有损蚀,但是榫卯仍稳固地支撑着庞大的拱顶,巍然不动。



南大门高大厚实的大门也很让人震撼,一股古风扑面而来。好多游客在大门前留影,有的人想去摸那古老的门环,踮起脚也够不到,从照片中人与大门的比例,能看出这古门的巨大了吧。



南大门东西两侧的门殿内,仿照中国寺庙建筑中的佛教护法神“哼哈二将”,各有一个高大威猛的金刚力士木雕像,高约三丈余,怒目圆睁、筋肉暴涨、动感十足、呼之欲出,都是日本国宝级文物。


门殿左边的木雕像是广目天王,全身铠甲却手持毛笔和卷轴,似乎在记什么帐?威严中透着公正不阿和几分慈祥。



门殿右边是多闻天王木雕像,脚踏狮子,全身铠甲泛着金光,右手托着小佛塔,左手持长杆的三尖枪,威武不容冒犯。


整个南大门给人的感觉相当古朴,古老的木头泛出斑驳的腐杇气息,但不去修补仍保持原貌,以证明它不同寻常的历史。这种质朴的感觉,与中国寺庙的金壁辉煌形成鲜明的对比,发人深省。



东大寺寺域广阔、规模宏大,在南大门与中门之间,有七重塔遗址、二月堂、法华堂、正仓院、讲堂、僧房等,我们因时间关系,不能一一走到,边走边看一带而过,直奔东大寺最重要的大佛殿。



绕过中门进入内院,参道两边是大片草坪,中轴线上矗立着一座古朴而恢弘的建筑,这就是奈良最著名的东大寺主殿一一大佛殿。


第一眼看到大佛殿,你会被它惊人的体量所震憾,它宽57.5米、高49.1米、进深50.5米,相比北京故宫太和殿连同基座在内高度才35米,它高的令人仰望,大得足以惊叹。其正统大气的风格,与日本其它佛寺清寂枯瘦之美大相庭径,大唐宏伟壮观、瑰丽精美的建筑风格尽现其中,不愧是世界上现存最大的木结构建筑。



大佛殿前古老的金铜八角灯笼铸于752年,是奈良时代的器物,距今己有1200多年的历史了,是日本国宝级文物。灯笼高4.6米、宽1米,上面镶嵌八块铸有精美图案的壁板,四块雕有腾云而下的狮子,四块是手持铜钹、笙、横笛、尺八的音乐菩萨,非常精致。灯笼立柱上刻满中文,可见奈良时代的日本受中华文化影响之大。


公元753年,大唐高僧鉴真和尚受当时日本圣武太上皇的邀请,历尽艰辛东渡日本,就是在大佛殿前八角铜灯笼处设戒坛为圣武太上皇及僧众授戒,得到日本皇家和僧众的认可尊崇。大佛殿西侧的戒坛院即是当年鉴真和尚皮授戒律的埸所,真是有历史故事的地方啊!



与中国佛殿以红黄二色为主色调不同,大佛殿以黑白二色为主,有种简洁古朴的风格。大殿内外也没有香火缭绕,只有鲜花和果品等简单供养,反而显示了一种原始的、纯净的佛教教义和大众诚恳的敬仰。



进入大佛殿,也是中国一佛二菩萨的布局,正中是一尊高15米的铜制卢舍那大佛象,盘随坐在莲花座上,一只手伸出,另一只手置于腿上,大佛头顶上的发螺,每个都有真人脑袋般大小。我们站在这尊世界上最大的铜佛像前仔细瞻仰,对1200多年前工匠的高超技艺心生敬佩啊!



我们沿着大殿规定的顺时针方向依次游览,大佛右手边,是虚空藏菩萨的金身像,面相静穆而庄重;大佛左手边是如意轮观音,面相平和而睿智。


东大寺是日本最具中国唐风的寺庙,它的建筑、雕像、艺术文物在日本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如今在全世界同类型、同规模的建筑当中,唯有东大寺的建筑群与我国唐代最高级的寺院规格一致,完整保留着唐代寺院的独特风格。


在京都和奈良,我们所到之处,隋唐时期的古建筑比比皆是,折射出日本对古建筑和历史文化传承的高度重视。让人不仅联想到我们,本是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的文明古国,属于我们自己的隋唐时期的古迹和建筑却基本绝迹,而这些隋唐古时的模样竟在日本被原汁原味地保留着很多,还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老祖宗的东西,竟然“墙内开花墙外红,”真是说不出的滋味,令人无限感概啊……。


大佛殿如意轮观音金身像



壮美的富士山是日本的象征,也是我们这次赴日本最想观赏的自然风光。可是赴日第1天就听导游讲富士山下暴雪了,这次可能看不到清晰的富士山了,不免有点遗憾。


惊喜的是我们真是运气太好了,今天整个富士山地区竟迎来了雪后第一个难得的大晴天,虽然富士山海拔2300多米大半山腰的五合目仍封路上不去,但1000多米的一合目己经可上了。


我们兴致勃勃向富士山进发,车子在山路上盘旋,空气清新寒冽,山路两边的原始森林上雪景晶莹纯美,富士山则忽左忽右地一路陪伴我们。



我们的司机是近70岁、但精神状态极好的老人(日本这样的老人很多,退休了还继续工作),超理解我们的心情,因雪后上山的人不多,五合目又上不去有时间,就在一合目一个能清晰看到富士山全貌的最佳角度处短暂停车,(不是停车埸,平时人车多时根本不让停),让我们拍照欣赏一下。


一下车,团友们都不由自主叫出了声,太壮美了!前方视野开阔,田野与远山相连,给你一种超然、豁达的感觉。淡蓝色的雾霭涌动处,富士山圆锥型山体清晰地呈现在我们眼前,大自然令人敬畏的气势扑面而来,我们这一趟没有遗憾,超值了。



车子终于到一合目停车埸了,这里海拔只有1000多米,如果天气好,一般旅游团可以乘车上到海拔2305米的五合目观赏。但我们的导游说其实真上五合目,也只能看到富士山光秃秃的火山熔岩山体,远眺山脚下的丛林、湖泊等,要看到较完整的漂亮山体全景,还是要在近山的山脚远观,就象刚才一合目司机停车处。哈哈,我们是因雪得福啊!



终于亲身站在富士山上,它远离尘世的喧嚣,孤独中透着冷峻孤傲,有着沧桑粗粝之壮美。


我喜爱风光无限的自然风光,这里虽然是异国,但大自然的美是不分国界的,欣赏这种美更是人类之共性所在。



富士山周边有五个湖,我们去了两个,分别是西湖和河口湖,在晴天从不同角度,都能观赏到富士山美景。


当天离开富士山,我们先到了西湖边的合掌村,其四周是海拔2000米左右的高山,小小的盆地里自古就有居民在此聚居,环境优美、生态原始。村里的房屋大都是有一、二百年历史的古屋,当时人们为抵御严冬和暴雪,将屋顶建成60度的急斜面,形状尤如双手合掌而得名。


我们气喘吁吁爬上村中高处的观景台,合掌村四面环山、阡陌纵横,原始优美的自然风光和淳朴宁静的田野乡村一览无遗,不愧被誉为日本最美乡村。



相比繁华的东京、充满古韵的京都和奈良,合掌村并没多少名气,但对于喜欢原始纯朴的自然风光的人来讲,这里就是人间仙境。它作为日本农村原始风貌的代表,1995年被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


我们进入村庄,这里所有民居都不上锁,游客自由进出,房子尽管看上去很旧,但到处都一尘不染,山中原生态小村那独特的“合掌造”古屋在红叶的映衬下,分分钟吸引着你的眼球。



合掌村在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上做的很好,这里有数个家族式展览室,展示昔日本地区的历史、合掌造茅草屋不用一根铁钉的构建方法,还有当地陶瓷工艺、素烧着色、纸制手工艺品等。


它并没有因被列入世界遗产而改变,村民仍平淡自在地继续着自己的生活。整个村庄与田野树林、小溪水车、丘陵草地和谐地构成了生态之美,给世界各地游客留下了美好印象。



村外田野里庄稼己经收获,只有粗壮的红枫仍火红热烈地渲染着秋,煞是好看。



合掌村很多地方都能清晰地看到富士山,那锥形的山形衬托在绿色树林中,好似多了一份清柔,又是另一种韵味。



而在村外大片收割后空旷的田野里,没有遮挡,又有红叶衬托,我们拍到了富士山与红叶的同框,效果还不错,很是满足。



今天又是好天气,我们继续富士山周边游。河口湖是富士山周边五湖的第二大湖,湖岸线近21公里。这是一个很美的地方,秋色明澈而纯净,在任何一个角落都能给你带来好心情。



河口湖也是五湖中眺望富士山角度最好的地方,今天天气晴好又无风,湖水平静如镜,很高兴我们拍到了富士山的倒影。



从河口湖出来,我们又到了附近的新仓山浅间公园,这也是小众的景点,一般旅游团不会到。我们边上山边观景,走走停停也不觉得累,上到海拔850米的山顶,眼前豁然开朗,在观景台上,可以一睹富士山及山脚下的城市风光。


最惊喜的是公园内有一座五重塔,虽没有名气,是建于现代的忠灵塔,但将富士山、五重塔及红叶都纳于同框时,景色简直美爆了,绝对堪称日本风景最经典的画面。



富士山周边的忍野八海,其实就是忍野村周围散布的八个涌泉水池而己,是富士山融化的雪水流经地层过滤而成,在富士山背景的映衬下,风光也确实不错。



忍野村日式的田园风光怡静舒适,小桥流水、水车谷堆,家家阁楼庭院篱笆,户户绿树青藤鲜花,小巧精致的景色不错,但我们能感觉到创意的痕迹较重,没有合掌村那样自然古朴的味道。



但这里的池水确实漂亮,清澈呈蓝绿色,清晰地倒影出岸上的树木、房屋及游客,很美。



我们还自行购票进入忍野村内的一处景点,那里面有一个较高的观景台,可俯瞰忍野村,背景中的富士山也较清晰。



静冈的三保松原也在我们富士山周边地区游的行程中,这里也是远眺富士山,拍攝富士山全景的绝佳处。其7公里长的海岸线上生长着5000多颗松树,海滩上是火山岩黑色沙滩,风光很壮美,是静冈的风景名胜之地,2013年与富士山作为一个整体,被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



到三保松原海边要沿着被称为“神之道”的松林木栈道步行进入,神道两旁的松树形态各异、遮天蔽日。我们兴致勃勃地走在幽静的松林里,似乎远离尘世,心旷神怡啊!



这些松树树龄大多在300年以上,有的高大挺拔、有的虬枝盘曲,一直延伸到海边。



我们在松林间的木栈道上走了大概十来分钟,后离开栈道穿过一片松林就到了海边,一下子就被眼前景色感动了。这里海天一色、古木参天,蓝蓝的天空、苍茫的大海、茂密的松林、独特的黑沙滩,如诗如画般壮美的自然风光,是我的大爱。



我们为了拍富士山,向海边走的很近,选了一个较好的角度,将庄严巍峨的富士山和独特的黑沙滩同框,还正好将一个在海边垂钓的人也纳入了镜头。



当天最后一站,我们还去了川越小江户,这里建筑保留了江户时期的风格,拥有许多江户时代(1603一1867)的文化遗产和古迹。我们因时间关系,仅是跟着导游走了一圈,但也能感受到日本江户时代的历史气息。



天很快就黑了,导游给我们半小时,使我们体会了一下川越小江户的夜景,很是古色古香。



我们日本游的压台戏就是东京了,一早出发经过东京湾到市内。在汽车上望出去,天气稍有薄雾但不影响视线,东京湾虽是初次见面,却有似曾相识感,城市风光很不错,其高楼大厦的大都市气息,与京都、奈良的古朴形成了巨大反差。



日本有1.2亿人口,但土地面积狭小,尤其在首都东京,环境拥挤,城市里极少有绿化,街道两旁很少见到树,一眼望不到头的建筑,拥挤和繁杂,真让人有种压迫窒息感,什么叫混凝土森林,你在东京会切身感觉到。


但我佩服东京的高架路,那些高架盘桓在高楼大厦之间,见缝插针,我们在汽车上远看,好像路直接插到大楼里,转个弯从楼的另一面路又拐出来了。这些高架极大解决了交通问题,又占地很少,真是不容易。



我们先到东京皇居,皇居外的广埸和园林很开阔壮观,这在东京寸土寸金的地方,实在是很难得了。



尤其是大片的黑松林,柔软的绿草坪,形态各异的黑松,很有特色,风光也很美,勾起了我们的兴致。



黑松林外远处有2幢高楼,楼顶上都有盘旋的高塔,导游介绍那就是有名的东京警视厅。



皇居广埸除黑松林外,是碎石子地面,据说在旅游旺季,这里是各个团队的集散地,人满为患。但现在空旷之处,只有孤零零地一辆警车停在那儿。



东京皇居是禁止入内的,它是天皇一家居住和办公的地方,负责皇室事务的宫内厅也在这里办公。像我们这样的旅游团只能在规定地方,看一眼城墙、护城河及皇居外苑二重桥而己。



用镜头吊近一点,也能看见皇居的部分建筑,看上去在树林的包围下,环境很幽静安逸。




银座商业街我们是肯定要到的,它是日本最豪华的高级购物和娱乐埸所,一共有8个街区,从一目丁到八目丁,总长一公里,与巴黎香榭丽舍大街、纽放第五大道并称世界三大繁华中心。我们在这里有半天的自由活动,满足了大家的买、买、买。


东京最繁华的银座四目丁



入夜后,我们到点集中离开,夜幕下的东京夜景和东京塔也很漂亮。



日本之行很快结束了。在日本的日子里,大自然的美好带给人类的感觉是相同的,但穿行在各个城市之间,直接频繁地接触这个与我们渊源流长的民族与文化,带给我们的感受却是复杂而一言难尽的。


我们不去深究政治社会等深层次的东西,就凭我们在日本看到的一切,虽时间不长,但日本高度的社会文明,一切严格按规则运行的极致有序、以人为本服务达到的细致入微、已无需约束习以为惯的干净整洁、良性循环的环境保护,足以让你从内心深处不由自主地敬佩;日本人礼貌侍人、敬业自律、不给别人添麻烦的国民素质,也让人反省我们与之的差距。


另外,日本虽然经济高度发达,城市现代化水平很高,但对民族的东西却始终保存得很好的现状,也让我们感触很深。要看中国隋唐古时的模样,只有去日本奈良、京都,这句话确实是一针见血、发人深省啊!


最近,中日关系回喛,“RCEP”谈判和中日韓自贸区谈判分别有实质性进展和提速。目前,在我国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中,日本政府也释出诚意,向中国损赠医疗物资,表示愿尽全力帮助中国抗击疫情、度过难关。这一切,对于国家和普通老百姓来说,都是乐见其成的,毕竟在和平年代里,正视历史、合作共赢,求得人类的共同发展是唯一出路。


期待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