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春,北京鲜花港。


去晚了点,花期有点过,稀稀拉拉的。


有好大一片花枯萎了,似被霜打的。


不再红颜粉妆,更无蛱飞蝶舞,红的变紫,紫的成玄,竟千姿百态,色彩斑斓,不可预测,一种不屈的壮美,别样的炫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