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牛粪里醉了

•虫子•

初春的下午

一头扎进雾中

和肥胖的水牛一起奔走


此刻,我最亲的牛饱饱的

路边还没有嫩芽的枯草

早已穿越了宽敞的舌头


甜美的味道反刍回来

又要穿过我的鼻孔

雾水中有了淡淡异香


我馋涎欲滴

酒醉般学着咀嚼

把牛粪的味道吞咽下去


尽管满腹空空

也要守着一堆牛粪诞生

仿佛抢着了我养命的饭食


如释重负的惊叹

欣喜若狂的疯癫

好比金子化作耀眼繁花


捧一把金子入土

还要好好发酵得淳熟

厚厚的泥土醉了


嫩嫩的秧苗破土而出

又有斑鸠在丛林歌唱

它们赞美鲜花、秋水、月夜


待我从熏香里醒来

光阴骄傲地挂在牛尾巴上

甩下一串雾珠,晶莹透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