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菜花是春天的流苏,坠在伊人的裙衣上,若舞似蹈。 

     静谧真好,可以悄悄的梳理青丝,悄悄的采撷一束黄花。


  

      远离嚣市的转身,扯千线万缕,缝制成飘然,不肯回眸,情思羞涩托腮,谁的百亩黄灿,百亩明澄。


  

      一笑莞尔,落在发髻上的洁花,分明是清澈的思念。



      朦朦胧胧,早已穿过了白昼,仰面嗅花,美浸骨髓,却又这般的透通,透过鼻翼幽香。



  

       沉湎,羞怀。芳霭近,却忘了白云间,只捧了黄澄的一束情怀。

       悠悠,常常是一种感觉。顶着花篮摘采,却又微闭眼脸。知道吗?尘世繁华如梦,亲昵乡土的清与纯依旧。


    

       不愿改变,这份真,如同黄花簌簌,总是春意渐暖。

       眉睫早已衔住了春光,有一番风景,临水照水;另一番风景,是翻篇不过的黄花。



       谁没走过风雨廊桥?谁没仰见木栏斜瓦?情不是无意花,爱也不是风景画。

       田畦之间,蜜蜂开始飞攒,绕着舒袖缠绵,嘤嘤的说着春色的酝酿。


 

既然如此,就让情思包裹着甜蜜,不徐不缓的,望着伊人的倩影荡漾。

如此温婉,精妙绝伦。在油菜花间,返朴归真的精妙,在于若即若离,伊人离现实太远,离藩篱黄花很近。



  于是,任凭画描清纯,与黄花地咫尺接壤,密不可疏。自然是眉如柳叶,唇如桃花,素心依旧而不妖。

      谁锄了东篱,谁又目视了花蕊朝露?自是清露花幽沾裳。



不胜绝美,禁不住想把伊人与书一起折叠,然而在留不住今春的季节里阅读,让眉心识读油菜花以及伊人的美颜。


摄影:可丁

出镜:雪儿

文字:江荻(江巴石)

化妆造型:雪儿

拍摄时间:2019-2-23

拍摄场景:重庆


非常感谢江老师友情配诗🌸🌸

谢谢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