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淡人的广记100】


百味人生终归老,此情无计可消除


24

老秦俩口子是离城很近的村里人,虽说现在有社保六十岁以上养老的那点钱,可人老了,事也多,一会这儿疼了,一会那儿痒了,都需要钱。于是老秦就当了清洁工,承包了一段一千多米的路,每天早出晚归打扫卫生,一月能收入一千五百元钱,老俩口生活就有了着落。

这是“停手就停口”的日子。

城市街道空了,没人也没车,老秦打扫很轻松,早晨扫一遍,一天都不用扫。但也不能离开,得守着。

城管局给开了一个盖着红章的信,老秦才能早出晚归的离村进村。

早晨,秦嫂早早给老秦做好早饭,一碗玉米糁,一个蒸馍。

老秦吃着早饭,秦嫂赶紧给老秦烙油饼,热热的油饼装在一个塑料袋里,用一个看不出本色快没毛的毛巾包起来,再把一个不保温的塑料瓶子装满热水,这是老秦的中午饭。

老秦拿着中午饭离开的时候,秦嫂把口罩递给了老秦。这是城管局发的一个口罩,每天晚上老秦回来秦嫂就赶紧开水烫烫,然后烤干,让老琴第二天戴。秦嫂交代老秦,可别去掉,戴好。

老秦戴上口罩,就匆匆出门了,外面黑漆漆的,东方还没有曙光。

这一去,就是一天。

扫了一遍地的老秦,平常的日子里很忙,要保洁,谁扔下一片纸,驶过的车丢下来一个塑料袋,风刮过来几片树叶,都需要马上清理。现在街上没人没车了,检查也不那么严格了,扫完地后,老秦就可以找个路边店前的台阶坐一会了。

中午饭就吃秦嫂做的油饼。过去还能用自己的塑料杯子在路边的小饭店里打到热水,现在店都关门了,老秦就喝口杯子里的凉水凑合着把油饼咽下去。

元宵节了,看着月亮冷清清的挂在天上的时候,老秦才下班回家了。

秦嫂早早的在大门口等着老秦,面条,洗脚水等,秦嫂早就准备好了。

更要紧的是,秦嫂要给老秦洗口罩。

夜很静,月很亮,村里连狗叫声都没有。


25

我原来写过老焦的事。

老焦每隔三天,晚上去湛河钓一次鱼,不为钓鱼,就为打发妻子在医院透析那四个多小时。

到处都隔离了,老焦隔离不了,还得三天一次开着三轮拉着妻子去医院透析。

只是时间改成了白天。

街上没人了,医院看的严格,进出都测体温,登记姓名电话,老焦是医院的常客了,只测一下体温就进去了。

现在的变化是不用排队了,老焦的三轮车也有地方放了,即使放在医院外边的便道上,城管也不会拉走了。

但也有不方便的,老焦去不了湛河了,整条湛河河堤封了,人进不去。也不能在街上坐着,街上也找不来吃的了。老焦只有在透析室门口的长椅子上等着。

老焦说,戴口罩戴得胸闷,坐长椅子上坐得屁股疼,隔着玻璃看老婆透析看得揪心,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


26

老冯老俩口子在家里生气。

老冯是个老商业,儿子媳妇没工作,老冯退休后在小区门口租了个房子,开了个小超市,打牌的买盒烟,下棋的买瓶酒,针头线脑的啥都有,日子还算凑合着过得去。

过年是小超市营业最旺火的时候,许多走亲戚看朋友串门子的,都会买件奶掂着,买些点心拿着,买兜水果带着。

老冯年前借了两万元钱,储备了足够的年货卖,尤其是进了几十件砂糖橘。

年后人不能上街了,店铺也不准开门了。

奶啊点心啊还都好说,能放一段时间。可这几十件砂糖橘可咋办呢?现在你就是不要钱,你也不能去店里,也没人能到街上去啊。

这砂糖橘,一个烂了,隔几天,一筐就烂了。 敏感,听着就吓人。这世上,为啥坏的东西都会物传物、人传人。

老冯媳妇是个碎嘴子,这两天不停地嘟噜老冯,借的钱要还本付息,房租要如数交,一大堆货啥时候能卖出去,砂糖橘堆着已经开始滴水了。

老冯喝了几杯酒,骂了几句媳妇,半晕着睡了。

此情无计可消除。

202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