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霄节一过,按扬州人的风俗习惯,十八落灯,这个年,算过完了。2020春节,过得真是史无前例,恐怕要载入中国历史史册了,这是我有生以来过的最安分守己的一个春节。这空前绝后的新年,估计会在所有国人记忆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幸好有万能的网络陪伴着我天天泡在里面畅游,可时间长了不行,累了总要出来喘一会儿气,喘气之时就把以前拍的片子拿出来看看并加以整理来消磨时间的另一种办法。自己努力做到美篇按时编写,顺着一定的顺序发表,这样时间似乎打发得快一些。
       今天翻到了相册平山堂,顺便就上一篇平山堂的美篇吧!因为平山堂(大明寺)跟今天风行的一副对联有关。平山堂几乎年年都去,每次去或多或少地拍上几张,都是随心所欲地拍,谈不上有什么目的,可以说如果把前后平山堂的所拍的片子加起来,可以算得上是一部平山堂的发展史。记得小时候的平山堂,其规模要比现在小一半,西园是有的,大雄宝殿东面的鉴真纪念堂及钟楼、古楼和栖林塔部分是没有的,小时候我记得在平山堂的现称之为平远楼是普通老百姓泡茶吃素食的地方,非常的好吃!在西园的南边的一个水榭也可以休憩泡茶,站在平山堂的院子前面可眺望对面镇江的山峦......,现在是不可能的了,一,前方有高楼阻碍了视线;二,就是我们今年的春节不放鞭炮,工厂工地大部分停产,马路上行驶的车辆比以往少之又少,照样有雾霾笼罩,成了雾里看花,况且那么远的“花”,现在连个影子也见不到!
       扬州人习惯地称去大明寺都叫做去“平山堂”,因为平山堂就在大明寺里面,二者无可分割。从大明寺的山门进去左手有一座仙人旧馆,这就是很有名的平山堂,平山堂是在北宋的时候建造的,是欧阳修当任太守的那个时候,平山堂院子很清净,堂内古色古香的建筑皆保存完好,古朴的灯笼加上古朴的牌匾,刚进入堂内的游人也会产生一种厚重的历史感!以前在这里能看到江南诸山,刚好是视线相平的,“远山来与此堂平”,欧阳祠堂内供奉的有欧阳修的雕刻画像。可以说在扬州人的眼里,去大明寺即去平山堂,反之亦然,这显然和其它的名寺有所不同。
       我又记得我记事的时候,大明寺不叫大明寺,叫法净寺。该寺初建于六朝刘宋孝武帝大明年间(457——464年),故称大明寺。隋唐叫“栖灵寺”,到了清代因为犯忌讳继续沿用隋唐名称,清乾隆年间,因忌用大明二字,改称法净寺。恢复大明寺应该是“文革”之后的1980年,今人为恢复历史旧观,重新更名大明寺。现在大家都习惯地称为大明寺。
       大明寺离瘦西湖不算远,出瘦西湖北门一直往山上走就到了,大明寺座落在扬州蜀冈中峰,蜀岗说是大别山的一个尾巴,说是山岗,在人家的眼里分明就是一座土丘,但土丘是扬州城的制高点,身处平原的扬州人看到土丘也就自认为山了。

       大明寺的门外东边的墙壁上,镶嵌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的是“淮东第一观”五个大字,这个石碑是在清雍正年的时候立下的,是由宋代的一位很出名的诗人秦少游在游玩大明寺的时候称赞的,石刻上面的字是由金坛书法家蒋衡亲自写的。

       大明寺的牌楼,是一直顺着上百个石阶走向大明寺的广场,正面是一座看似很庄严的牌楼,牌楼是为了祭奠栖灵塔与栖灵寺庙才建筑的,牌楼有四根红色的柱子和三楹,在每根柱子下边是四块正方形的石头,中间的门上写的栖灵遗址四个大字,是清光绪的那个时候姚煜亲自写的,字体特别的好看,牌楼的两边是两尊石狮子,非常地吸引人的眼球,这两尊石狮子是根据国家园林规定雕刻出来的,很雄伟健壮,这两尊石狮子是名刹重宁寺里最古老的遗物,在六十年代的时候被迁移到这里,寺庙门前两边的墙壁上东边镶嵌着淮东第一观五个大字,西边是天下第五泉五个大字。
       大明寺的天王殿,天王殿大门的正上方写着“大明寺”三个大字,大明寺里边供奉的有弥勒佛,两边供奉的是四大天王,大明寺的院子里古树都生长的特别茂盛,寺庙里边的香火非常的旺,常年烟雾缭绕。
       大雄宝殿是清朝年代的时候建造的,一共有三间,前边和后边都是走廊,殿堂里最高的地方镶嵌的有一面宝镜,大雄宝殿里边雕像的表情都很严肃,庄严,而且里边的刑具也很齐全,坐在莲花高台上的就是释迦牟尼的佛像了,被人们称为大雄,佛像的两边是它的十个大弟子里的迦叶与阿难,在左边的是药师佛,坐在右边的是阿弥陀佛,佛坛的后边是海岛观音的雕像,两边则是十八罗汉雕像,殿堂里边的所有佛像都重新进行过修建,所有现在的画像都是发着金光,面相庄严。
       大雄宝殿的东北面是鉴真纪念堂,鉴真纪念堂是大明寺里边最具有特色的一座建筑了,建筑纪念堂是根据周恩来的指示来的,是为了纪念鉴真法师的一千二百周年,在一九六三年中国和日本两个国家完成纪念鉴真一千二百周年的祭奠,是到一九七三年的时候建造完工的,在二零零七年的时候,大明寺终于来了一位很特殊的日本游客,他们将自己珍藏了三十多年的一尊观世音菩萨白玉佛奉还给我国,而且还是无条件捐赠给大明寺,来纪念佛首回归到我国在大明寺里边建造了一座弘佛亭。
       刚入寺内便能看到高耸入云的佛塔,佛塔总共9层,塔尖做顶,一般的塔寺都是圆形塔,而这里的塔则别具一格。只有游人到了这里才能看到的方形塔。
       而在寺庙内的观内,则是有着精美雕刻的磁石佛像,佛像各种姿势,也无不显示着佛家之美,到这里的游人不仅可以上香也可以感受这佛家独有的佛像气势。

       除了上香拜佛之外,这里的园景也是相当的不错,寺庙内有浅湖,是信徒们放生的地方,并且种植着各种各样的树木花草,若是到了花草盛开之时,更是别有一番美景。而站在高处看寺庙内的景色,则更是独树一格、寺庙一圈是湖,而湖的中心则有着一处小岛,这种天工也就只有这大明寺一处了。只怕是跑遍全国的寺庙也看不到像大明寺这般的秀丽美景。

       鉴真纪念堂是为纪念唐朝律学高僧鉴真而建。正殿中央坐像为鉴真干漆夹像,是我市雕塑艺术家刘豫按照日本招提寺“模大和尚之影”而造,结跏趺坐,合闭双目,神态安详。殿前石灯笼是鉴真大师象回故里时,现招提寺住持森木孝顺长老所赠,已经十多年,长明不灭,站在灯前,不由使我们想起郭沫若先生对鉴真的赞誉:“鉴真盲目航东海,一片精诚照太清。舍己为人传道艺,唐风洋溢奈良城”。
       大明寺的高僧自然就是鉴真和尚,唐代僧人,最有名的就是鉴真东渡日本传扬佛法的故事,由于当时的交通没有现在方便,这一路可谓是艰险重重,活脱的现实版西游记,他不畏艰险,东渡日本,弘扬佛法,传播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在中国和日本都有着很高的声誉。鉴真是扬州人,少年出家,游学四方。曾在大明寺讲经授律。唐天宝元年(742年),应日本僧人荣睿、普照等邀请,从大明寺出发东渡日本。几经挫折,到天宝十二年(753年)第六次东渡,才到达日本九州南部的秋妻屋浦。翌年在奈良东大寺建筑戒坛,传授戒法,为日本佛教登坛受戒之始。759年,鉴真在奈良建唐招提寺,传布律宗,成为日本佛教律宗的创始人。除传授佛教外,他还把中国的建筑、雕塑、医药学等介绍到日本,为中日文化交流史写下了光辉的一页。在鉴真纪念堂有一副对联: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较好地概括了大师的功绩。纪念堂碑亭里,正面有郭沫若的题字,背面有赵朴初撰书的碑文。这次新冠肺炎日本赠给我国的救灾物资的包装箱上就有“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八个字。八个字的出处来自于此,与鉴真大和尚东渡传经密不可分。
       大明寺里的名人指的是欧阳修,北宋期间范仲淹联合一些当时的官员发起了“庆历新政”其中就有欧阳修,相当于一次政治改革吧,更改一些当时不公的制度,由于新政策触及了当时一些权贵的利益而失败,欧阳修被贬扬州,在执政之余建了一座平山堂,经常与一些文人墨客在此搞学问,一时之间学者云集。后来苏轼为了纪念师傅欧阳修,在旁边修建了一座谷林堂。

       大明寺里的栖灵塔,隋朝仁寿元年,有一个叫杨坚的皇帝,为了庆祝自己的生日,于是乎下令全国建塔30座,用于供养一些得道高僧的佛骨舍利。于是大明寺也建了一座塔,名曰栖灵塔,塔高九层。后来栖灵塔经过大火焚毁,再重建等一些列工作,终于变成了一堆废墟。现在的栖灵塔是1988年大明寺方丈重新选址1993年建造的。

       在塔的西北是藏经阁,里面放的都是经书。塔的北面有卧佛殿和戒台。卧佛殿,坐北朝南,建在高高的台基上,为单檐殿庑式建筑,檐下正中处高悬“卧佛殿”金字匾。大殿外为花岗岩地面,内为方砖地面。殿内靠后居中位置,设有一座石榻,上卧一尊释迦牟尼玉佛。玉佛长5.8米,重18吨,为缅甸仰光市市长吴哥礼1996年所赠。戒台是和尚受戒之处,一般影响巨大的寺庙才有。当年鉴真和尚东渡日本传播佛法的日本奈良东大寺内修建了一座宏伟的“戒台”,可偌大的大明寺之前却没有一座戒台。2016年复建了大明寺戒台,戒台大门朝西。
       寺院的北面是扬州著名的佛学院,有着浓郁的历史文化气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而一座寺院出名的地方,起码要有高僧,名人,宝塔,  有山有水。
       大明寺有高僧鉴真,名人有欧阳修,宝塔有栖灵塔,本身就建在蜀岗的山峰上,西园内有一泓浅湖,该有的都有了。



       

       本篇完。
       本文作者:笔名田丁,50后。从字面上一看便知其含义。其实这是父亲的笔名我拿来用了,我是为了纪念他。闲暇时,喜欢用摄影来记录生活,抒发情感。现在有了“美篇”,为了更好地为看官理解图片内容,略赘上几段文字加以说明。不求专业,不索知音,只是漫步人生中留下一串串脚印。所发图片都是原创,图片如若阁下喜欢,随便拿去。
       我喜爱摄影,我摄影不刻意追求最终的结果,但注重享受拍摄和整理图片的过程,从中亲嗅自然的味道,品味一生中点滴的美好时光,把日常中那些触动人心或平常的画面记录下来并分享出去,把自己当时的情绪传递给另一个志趣相投之人,真的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如果了解或增长一些知识更是锦上添花。我很幸运我选择了摄影作为我的喜爱,並与之快乐为伴。这种快乐只有自己知道,仅仅是开始,没有结束。

       敬请期待下期的《美篇》。谢谢您的欣赏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