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染病是一种可以从一个人或其他物种,经过各种途径传染给另一个人或物种的感染病。通常这种疾病可借由直接接触已感染之个体、感染者之体液及排泄物、感染者所污染到的物体,亦可透过喝水、食物、空气或其他载体而散布。

人类同传染疾病的斗争从来没有停止过,从几千年前的瘟疫、霍乱、麻风、结核、麻疹、破伤风、狂犬病、疟疾、黄热病、鼠疫、黑死病、流感、禽流感、非典SARS、埃博拉病毒……到今天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NCP,这样的敌人我们还可以开列出长长的一串。在人类历史上,每个上述疾病名称的背后,都是无数的生命和血泪。

为了抗击病魔,为了人类的健康,千百年来,一代又一代的医务人员,义无反顾地走向了战场。这个战场的险恶和敌人的可怕,丝毫不亚于真正的战争。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掌握了先进武器的医务人员终于开始逐渐取得战场的主动权。我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重大胜利,我们征服了一个又一个肆虐千百年的恶疾。同时,我们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在110年前清朝末年,1910年11月9日,鼠疫由中东铁路经满洲里传入哈尔滨,随后一场大瘟疫席卷整个东北。因图是受感染死亡的尸体。

东北鼠疫疫情。因图全家死亡财产无人认领。

东北大瘟疫持续了6个多月,席卷半个中国,造成了6万多人死亡。因图死于鼠疫的尸体。

东北鼠疫疫情,因图焚烧尸体。

东北鼠疫时修建的滨江疑似病院。

东北鼠疫发生,人们用马车运送死于鼠疫的尸体。

东北鼠疫疫情。因图清末整治鼠疫戴口罩防感染。

东北鼠传染疫情罪魁祸首就是旱獭这种野生动物,所以大家千万不要乱吃野味。

东北鼠疫治理中伍连德采用普通外科纱布、内置棉花、用纱布绷带经耳朵上方缚结于脑后的防护措施,有了今天口罩的雏形,后世称为伍氏口罩。

东北鼠疫时消毒车

当时参与疫情控制的医护人员。

当时,所有参与疫情控制的人员都必须全副武装穿上防护服。

在当时的主管伍连德主导下,仅用 67 天,就将这次的鼠疫彻底扼杀,消灭疫情。因为伍连德医生在此次鼠疫的防治工作中居功至伟,其能力也得到了世界医学界的肯定。

伍连德在疫情防治中,探索出三条十分有效的路径,一直到今天,很多做法依旧在沿用。

一,明确传染源;二,交通管制;三,分病情缓急隔离治疗。

清政府于1911年4月3 日一4月28 日在奉天府(今沈阳)隆重召开了中、 美、 英、 俄、 法、 日等 11个国家参加的“ 万国鼠疫研究会”,伍连德任大会主席。

上个世纪初,令人闻之色变的西班牙流感,或称1918年流感。

1918年3月到1919年底,全世界大约20%的人感染了西班牙流感。

人们被强制性要求戴口罩,特别是红十字会和其他医护人员。这次流感有一个温柔的名字——“西班牙女士”。

图为1918年1月1日,在科罗拉多州科林斯堡的一所兵营医院里,西班牙流感病毒感染者躺在床上接受治疗。西班牙流感曾经造成全世界5亿人感染,5千万到1亿人死亡,传播范围达到太平洋群岛及北极地区。

图为1920年2月17日,日本东京,流感期间女孩们戴着口罩去上学。

1937年1月5日,威尔士卫兵们每天早晨都要漱口以预防流感。

1937年1月28日,英国,威尔士的士兵正在漱口。

20世纪,孩子们在认真漱口

20世纪,一个科研工作者正在放置病毒小样以便进行检测。

1920年3月,英国,一名公共卫生工作者戴着口罩,手拿喷雾泵在各个公共汽车上喷射防流感喷雾剂。

20世纪,一个带着防流感面罩的警察正在维持秩序。

1949年,一只感染了流感的猫流着长长的鼻涕。

1957年10月22日,因为流感的原因,教室中只有几个学生在上课

1957年10月3日,美国,在市中心哈莱姆区卫生诊所,人们担心他们患了亚洲流感,在这里等待治疗。因为病情相对温和,卫生、医院和福利机构敦促纽约人不要集中在医院增加医院的负担。

1957年10月12日,得了亚洲流感的丹麦海军人员在病床上。

1969年1月17日,流感转移到了俄罗斯,在莫斯科国民餐厅的女服务员戴着纱布口罩以预防香港流感。

1968年12月20日,美国,流感警示牌,牌上写着:“香港流感不是美国制造”。

1968年12月14日,美国,一家医院在门口贴出告示,限制游客进入。

流感期间,理发店的员工带着口罩为顾客修剪头发。

1954年12月28日,戴着口罩的行人。

1976年11月25日,美国,人们在接种流感疫苗。

1947年4月14日,纽约排队接种天花疫苗。天花是一种由天花病毒引起之人类传染病。古埃及或为天花的起源地。已死去逾三千年的法老拉美西斯五世可能是史上首名天花病人,专家在其木乃伊身上找到了明显的脓疱痕迹。在随后的岁月里,天花于世界各地展开大流行,并夺走无数人的性命。19至20世纪期间,多番的防疫行动减低了此病对群众的威胁。最终,世界卫生组织于1980年正式宣布扑灭天花,使之成为首个于世上绝迹的人类传染病。

1959年6月24日,一位脊髓灰质炎(俗称小儿麻痹)患者在接受治疗。她的身体从头部以下都是瘫痪状态。大约有90%到95%的感染并没有任何症状。剩下5%到10%有发烧、头痛、呕吐、腹泻、颈部僵硬以及四肢疼痛等轻微症状。这些有症状的患者往往在一到两周内就会完全复原。只有约0.5%的患者会发生肌力变弱而导致行动困难。它侵入神经系统并可以在几小时内导致不可逆转的瘫痪。 脊髓灰质炎通过人与人之间的接触传播。

1955年4月18日,8岁的Ann Hill在接种小儿麻痹疫苗。如果足够数量的孩子已经充分接种脊髓灰质炎疫苗,病毒就会无法找到易感儿童来感染,进而便会死亡。

1946年1月5日,Lillian Montgomery在展示一个用来给小儿麻痹患者的治疗仪器。

民国时期的防治鼠疫的宣传画

传染病史与生物的出现及进化史同在,占据了从史前到现代人类疾病的大半江山,人类也在不停和病毒做“斗争”。人类与传染病毒抗战的历史,是一部充满血与泪的历史,也是一部社会经济变革史。历史证明,只要大家齐心协心,众志成城,再恶劣的流行传染病最终也会被人类所战胜!更坚信这次的新型冠状肺炎疫情在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一定能够战胜病疫情!

武汉加油!中国必胜!

(收集整理,图片摘选自网络)